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四十四章 画场收货

第三百四十四章 画场收货

    三日招收,两日考核,一日公布。

    总计六日时间,所有招收完成。

    然后又等了一天,安排好学生的住宿问题,要住外面的住外面,要住里面的住里面。

    最后进行开学仪式。

    沈若凡早早到来,当然他不是在意这个开学仪式,虽然这个开学典礼上,江南有头有脸,能算是一号人物的,几乎都华华丽丽地出现在了这里。

    无论朝野,也无论黑白。

    等列位大佬都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群玩家才惊奇地发现原来这家不起眼的书院这么了不得。

    这时候一个个才想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然而并没有半点用处,别说进书院,就连参加这个开业大典都没有资格进去。

    至于沈若凡真正在意的是这终于举办了的书画展览。

    好似在欣赏书画一般地在画场中间游走,沈若凡一身蓝白相间的锦衣,手拿折扇,一副秀士文雅的气派,欣赏书画毫不突兀,在场之中,也并不起眼,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连混在人群之中的六扇门捕快都没有发现沈若凡走过这些画的时候,在左袖子里面的小动作。

    幻眼之玉,分辨真伪。

    天南海北,这么多个名家手笔和他们的珍藏,近百年恐怕都没有这样的盛举,自然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寻找闯贼宝藏的书画。

    左手一一拂过,虽然做着样子,又要伪装的不被人发现,导致沈若凡的速度微微减缓,但短短三十分钟的时间,沈若凡已经经手了大半书画。

    三幅,不小的收获。

    沈若凡暗暗将这些书画和它们的主人都记住,眼下人多眼杂,不好动手,而且此刻是六艺书院的展览,身为六艺书院的建议人,沈若凡不但不能动手,甚至还要竭尽全力地阻止其余人动手。

    包括白如砚。

    外松内紧,沈若凡看似轻松地观看书画,走到一幅画前,只见到画中仅仅画着一根墨色长竹,国画重意不重形,虽只是寥寥几笔的一根墨竹,但沈若凡却好似在其中看到了一个不屈的战士,一个高风亮节的斗士。

    一根竹,沈若凡却看得发愣,感觉其中深意不凡,这时左手幻眼之玉忽然微微发热,沈若凡双眼一亮,第四幅了!

    不枉费自己花了这么多心思,一共也就十五副画,如果能一口气得了这四幅画,再加上自己手上那幅,就占了三分之一。

    再引来白如砚,此番大赚!

    陷入喜悦之中的沈若凡并未留意到,不远处一人正用阴狠的目光看着他。

    秦泰在一边眯着眼咬牙切齿地盯着沈若凡,先前来书院报名是被他父亲逼着来的,所以有些不情不愿的,以为不过只是普通书院,有什么了不得的,凭着秦家庄的名声什么书院不是求着他进去。

    所以他就没当回事儿,直到小酒喝得差不多了,才去。

    可现在这情景,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书院非同凡响?可他却没进去。

    沈若凡两指虽然没废了他的肩膀经脉,但养伤就养了七八天,武生考试根本无法参加,至于文生考试,他也就是识字的水准,还参加考试?

    至于托关系,找后门,秦允良会理会他才有鬼,而秦允益也不好主动开这个口,一来这书院的关系太大,能引得江南各大豪杰群来,除了上次婚礼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了;二来这不是亲儿子。

    秦泰不会把错归结在自己身上,心下对沈若凡就更加怨恨起来,因为怨恨他倒是想起了沈若凡来,心想一个下贱的赏金猎人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如今竟敢爬到他的头上来了!

    愤怒不断积聚,秦泰已然动了杀念。

    “就是他让你进不了书院的?”秦安走到秦泰身旁道,知子莫若父,见着儿子如此怨毒地看着一个人,秦安就猜到了情况。

    他是上一辈的人物,又跟在秦允益身边多年,是知道沈允全威名以及沈允全和秋易青交情的最后一批人,所以听到沈允全开书院,想都没想就让儿子过来,却没有想到自己儿子会出这么大的纰漏,虽然知道之后,盛怒地想要把儿子双腿都打断了。

    但气归气,父子俩都是一个性格,总不会把事情算到自己身上,自然找上了这一切的罪人——沈若凡。

    “是的,爹,我要报仇,我要他死。”秦泰咬牙道。

    “没问题,得罪我们父子,总有办法让他不明不白地死了。”秦安面色阴沉下来,只是到底经验老道又问了句,“查清楚他的底细了吗?”

    “只不过是个走了狗shi运的赏金猎人。”秦泰咬牙道。

    “嗯?”秦安眉头一皱,人老成精,听出了些不对劲的,“你们之前有过过节?”

    “有。”秦泰把在沈家庄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话语间把所有的坏水脏水都往沈若凡身上泼,而把自己给摘了出来。

    秦安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本性,只是事到紧要,这些不重要的细枝末节他也不追究,只是道:“他想杀你,而你追杀过他,已经交过手,那就留不得他了。他此刻尚未动手,该是力量尚且不足以和秦家庄对抗,我们闹些事情来也有庄主庇护,不用惧他。”

    秦安眼睛眯起来:“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武功就能提升这么多,若是再给他一两年还了得?此子决不能留!”

    听到自己父亲坚定了想法,秦泰连忙欢喜地点头,觉得自己父亲分析的头头是道,倘若出手,沈若凡必死无疑。

    心中盘算的两父子根本不知道从一开始他们的想法就错了,沈若凡之所以不去找他们俩,仅仅只是因为眼界开拓了,根本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而正在观看书画的沈若凡也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肯定了第四幅之后,继续向其它书画走去,走动间和一个白衣秀士擦肩而过,沈若凡不以为意地继续向前走去。

    白衣书生右手中出现一块晶莹剔透的淡红色玉石,朝着沈若凡的方向露出一丝微笑。

    沈若凡擦身而过,摸着手中的幻眼之玉,眉头忽然一皱,不对,手里的感觉不对劲,拿起一看发觉手里拿的不过是一块普通石头,豁然转身,正好对上白衣书生似笑非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