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舅甥相见

第三百三十五章 舅甥相见

    “紧张吗?”寒看着沈若凡道。

    沈若凡一愣,不知道寒这句没来由的话是什么意思。

    “今天早上开始,我看你就很紧张。”寒道。

    沈若凡看着寒黑白分明的清丽眸子,知道自己有事或许能瞒得住其他人,却绝瞒不住这个一起住了六年的室友,开口道:“只是要在游戏里见些过去的人而已。”

    “我从阎罗出来后,本来以为生活能一直这么安安静静地活下去,可最后若不是你,现在也就没有我了。许多事情,我们以为不会遇到的,或许终究要去面对。而面对的时候,或许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寒道。

    “或许吧。”沈若凡脸色复杂道,本来以为能面对了,可临近时间点,却莫名地有些紧张,而若是真见面了,自己又真能控制得了自己吗?

    寒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浅笑:“上线吧,终究要面对的。只是如果需要安慰或是支持的话,都可以来找我。朋友总是要一起面对的不是?拿你当自己人的,不是只有六耳。”

    沈若凡闻言心中稍稍一松,只是转头朝寒笑道:“这么温柔说话,我忽然有些不适应呀。”

    寒稍稍一愣,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

    “刚说温柔了些,现在又变回去了。其实寒,我觉得都是名字的问题,冰是寒的,水是柔的,要不改个名叫柔吧。韩柔不错的。”沈若凡朝着寒的背影道。

    寒只当作没有听见一般,径直走了出去。

    沈若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闹闹玩笑,紧张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戴上游戏头盔进入游戏之中。

    看着时间还不到八点,打算等上一等,却听着人说有人已经提前半个时辰在包间等着他。

    沈若凡面色一动,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小二,随即快步走向那个包间,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脚步却又生生停了下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自把心中的情绪压下,恢复成平日的表情,客气地敲了敲门。

    听着里面响动,大门打开,一个面相儒雅白净的中年人出现在沈若凡眼中,和记忆当中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衰老了些而已。

    沈云灵也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沈若凡,好似要把沈若凡看个通透,高了,壮了,这眼睛和小妹是一模一样呀。

    紧紧盯着沈若凡的脸,沈云灵越看越是欢喜,好像是看到了自己那个妹妹,眼眶不禁微微泛红。

    沈若凡鼻子也有些发酸,险些开口说出二舅,只是临时收回道:“二……爷,可否让我先进去。”

    沈若凡一句二爷,沈云灵心中的欢喜凭空少了大半,只是多年养出的涵养让他依旧保持着笑容,让出半个身子道:“是我疏忽了。”

    进来后,沈云灵与沈若凡分宾主位做好,沈云灵先道:“你要老师,绝无问题,我们沈家的孔子书院有着许多这样的教授人才,能有机会和这些明朝大儒研究,他们也是求之不得。如果消息放出去,都不用什么太多条件,他们自己都会进来。”

    “麻烦了。”沈若凡客气道。

    “不麻烦。”沈云灵摇了摇头,心道这事儿又怎么算得了麻烦?

    事情解决,一时间两人竟是无话可说,包间中陷入了一片沉寂。

    纵然一个有心想说,可一个用心逃避,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沈云灵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拿起一边的茶就要喝下,沈若凡鼻子嗅了嗅,眉头忽然一皱,朝外面喊道:“麻六。”

    “沈爷,在。”麻六连忙打开房门,探了个头进来。

    “去沏一壶上好的龙井茶。”沈若凡道。

    “好嘞。”麻六念了声,然后立即朝外走去。

    沈云灵喝茶的动作一顿,眼眶微微泛红,好似回到了十七年前,那时候父亲还在,小妹还在,一个知道自己腰部的小鬼就这么站在自己旁边,看自己喝茶。

    “你还记得?”

    沈若凡话语一滞,不知怎的,只是习惯性的流露了出来,吸了口气道:“来迟了,有劳沈二爷久等。”

    “不久,我也就是提前了半小时,想早点见你,忘了游戏里面还是双倍时间,想想也就算了。”沈云灵道。

    沈若凡身体一颤,只是笑道:“麻烦,下次一定注意时间。”

    “没事,等等就等等,在游戏里面多待些时间也好。”沈云灵不在意道,“说起来办书院的也还是我们本家,以前都没有发现,这也有尊鸿儒大神,早知道也早来了。”

    “你在江南如何,我有意是想把沈家在鲁地的力量转移一部分到江南来,也和风云公会合作一二,壮大一下沈家力量,也帮你分担些压力。”沈云灵道。

    沈若凡看着沈云灵,知道他的想法,是想表示他要罩着风云公会,要动的话,就要把沈家一并算上,只是既然叫了沈若凡,许多事便与自己无关,只是道:“风云公会的事情,我不插手,您要合作的话,找公会会长刘尔。”

    “合作是相互的,我想让小代和小霜参加桃花帮,你看怎样?”听着沈若凡不答应也不拒绝只是推个干净的话,沈云灵心中微微失落道。

    “也好,只是我希望沈家不要喧宾夺主。”沈若凡微微正色道。

    虽然这里松了口,但沈云灵却感觉到一阵排斥,带着些苦笑道:“你是信别人,更信过我们吗?”

    “严格说起,桃花帮是我送给六耳的,他也的确是我可以交托一切的人。”沈若凡道。

    “那我会让你知道,不管你做什么,你身后总是有些亲人在支持着你。”沈云灵一脸正色地看着沈若凡道。

    沈若凡见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换了个话题道:“另一栋公寓里面住着的是小华还是小绝小代?”

    “你竟能发现?”沈云灵奇道,沈家这些派出的人可是专业的特种部队出来的。

    “太过明显,自然不会看不出来。”沈若凡道。

    “你真的很出色,比我想象中的出色,如果小妹在这里,一定会很欣慰的。”沈云灵露出温和的笑容。

    沈若凡心里一颤,眼前仿佛浮现了那张慈祥而苍白的笑脸,沉声道:“会好好的活下去。”

    “我知道你会,从来不曾对你失望,也不会让你失望。我知道你不想回到过去的事情,我不会逼你,只是我们沈家会坚定地站在你这里,让你好好地钻研这个游戏。不管遇到什么人,都不用害怕现实的报复,我们沈家虽然比不上当年,但十七年的隐忍不是没有回报的,若真狠下心,鱼死网破,拉一个世家陪葬绝无问题。保护你更没有问题,做到一切游戏事情游戏解决。”沈云灵一脸郑重道。

    “我想到坟前去。”沈若凡忽然道,身为人子,不但没能见到最后一面,甚至十七年来,从来都没有去拜祭过,算是不孝至极。

    “好,我们早就把她的坟迁出来,不愿让小妹葬在那污秽地方。你尽管来,不用怕。”沈云灵喜道。

    “好,谢谢。”沈若凡道。

    “以后,不要对我说谢谢,这本就是我该做的。”沈云灵道。

    沈若凡没有再说,他怕自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里有围棋吗?我们下一盘怎样?”沈云灵忽然道。

    “好。”沈若凡点了点头,立刻让人拿了副棋来,“我黑你白,我先。”

    说完,沈若凡自己拿了黑子先下了一棋,沈云灵一愣,随即露出舒心的笑容,道了声好,拿起白棋落下。

    你来我往,陌生而又熟悉的棋路,沈云灵看着眼前的沈若凡好像看到了个七八岁的孩子,又好像看到了个老者,莫名眼睛发涩。

    沈若凡也心中感慨万千,下着下着,感觉根本不是在下棋。

    恰在这时候,一个消息发来——西子湖畔的论武大会终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