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金刚不坏身

第三百二十七章 金刚不坏身

    楚狂云出身阻拦沈若凡不得,暗自惊叹沈若凡轻功,接着见智勇重伤,心中大忧,但随即见到重伤了智勇的阿山也浑身无力,心中方才大大松了口气,果然,都是神将,虽然实力有差距,但还好,不至于那么离谱。

    眼下见阿山休息了,只剩下沈若凡一人,楚狂云心中便也不惧,都是玩家,他还提前进入,又拜入了少林,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任何一个玩家。

    听着沈若凡的发难,当下道:“你若要出手,我便接着,倒也想看看到底是谁横着出去!”

    今番前来立威,结果帮派神将被打的生死不知,还被沈若凡当着所有人的面踩了头,刚才沈若凡和阿山交谈间,更是一口一个乌龟儿子,让他这个天之骄子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来?

    今番前来,楚狂云虽是想要立威,却没有立即要和沈若凡大战的念头,他来此是震慑沈若凡,在大庭广众之下压过沈若凡一头,然后让沈若凡不得不去参加他举办的论武大会。

    是的,论武大会,这才是他的目的,他在少林古刹,待了整整半年,整天青灯古佛,粗茶淡饭,如果不是现实当中还能吃肉,真的差点让他哭出来。

    现在好不容易熬出头能下山了,自是想要风光一把,经历了卧薪尝胆的煎熬,就想要三千越甲吞吴的伟业。

    所以按照楚狂云的计划,是把武榜前十的人,叫到一块儿,一并解决,树立他无敌的形象,为接下来霸业帮招收新成员和帮派战积累力量。

    身为楚家长子,行事看似意气,但内里却有诸多思量。

    只是如今怒上心头,却是顾不得其他,只想着在大庭广众下败了沈若凡便是,有直播影像,也可当作论武大会的开场。

    有了气势,旁人玩家若是不来,便是怕了自己。

    “哥。”关键时刻,却是楚晴开口叫醒了他,出面道,“沈若凡,我们今日来这里,是请你参加三天后的论武大会,以武会友。你自己畏战不敢出来,派出自己的手下,妄图以此解决事情,不料解决不了,彻底被我们逼出,还动手伤人,两人并战一人,以多欺少,真是卑鄙下流。”

    “不过你卑鄙,我们不和你一般计较,三日后,西子湖畔,我们霸业公会邀请所有公会,所有武榜玩家,上台一战,重定武榜,凡是能赢得魁首的,我们给奖金五百万!你敢不敢来!”

    虽是女子之身,但楚晴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大气磅礴,丝毫不显的娇弱。

    盛怒之中的楚狂云闻言火气也不禁消退,朝楚晴投了个赞赏的目光,自己的确冲动了。

    做大事,不管暗地里怎么阴暗,但必须要有一层遮羞布,便是赤果果毫无人道的侵略,不也是打着送先进文明,先进拯救落后的幌子吗?

    如今霸业帮根基不稳,自身的形象还是需要注意,纵然护短霸道,也要说出个道理来,不能像天下公会和春秋公会一样,怨声载道。

    一番话,先把自己提升到了道德的正义一方,错的是沈若凡,如此一来动手,别人也就说不得什么了。

    沈若凡听得一乐,笑道:“不愧是专门做外交的,嘴皮子倒是很溜。一番话先让自己站到了道德至高点,只是你好像没有搞清楚两个问题,第一,谁和你家的是朋友,以武会友?我不和乌龟做朋友;第二,不是我敢不敢去,而是你们能不能走出这里的问题。”

    “怎的?你还敢把我们都杀了?有种的来呀,看我们是不是先把你这酒楼打残。”楚狂云旁边个男子一脸嚣张道,他是楚家旁系,楚狂里。

    其余人也均是一副如此表情,如今是他们霸业公会占优势,何况帮主刚从少林寺里面出来,天下武功出少林,你们打得过吗?

    “有种?”沈若凡面上露出一分笑容,身影猛地前进,楚狂云脸色顿变,连忙出手阻拦沈若凡,一棍挥扫,棍势强大,吸取上次教训,防的严严实实,沈若凡不得前进,只得后退,楚狂云见状,面露喜色,却见半空中的沈若凡好似雄鹰忽然下坠,猛地来到楚狂里面前,凌厉一脚踢在楚狂里下身,一脚踢飞至门外,至于是否鸡飞蛋打,便不得而知。

    楚狂云几人见状连忙围上,却见沈若凡从容抽身,再次回到原地,轻笑道:“那家伙不是说他很有种吗,我只要一脚,下去看看他到底多有种,不曾想却是个绣花枕头,万草丛中一根针,还真有些刺脚。你们也不用感谢我帮你检验了成员成色,我知道你们公会的人都是面对任何挑战,都不畏惧,都会迎难而上的人。”

    楚晴脸色难看,沈若凡一番话分明是在回敬自己说他畏战不敢出来的事。

    “你们也该庆幸,这是在风云阁,正经酒楼,我受雇在这里,要保护各位客官,不能让大家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否则吃不下饭。不然,刚才出去的,就是一具尸体了。”沈若凡轻飘飘地说着风凉话,说我不敢出来,那你们都是敢出来的咯,那我主动动手算得了什么?

    “知道沈爷豪情,多亏沈爷顾及我们,伤了自家的脚,否则我们还不知道这还有人万草丛中一根针呀。”楼上一个酒客在上面起哄,顿时引来一大群哄笑声。

    沈若凡在底下想着,这群人也都是老司机呀,不过想想也是,这里青楼合法,而在座的多半都有些小钱,上一两次青楼也正常,思想多纯洁,怕是没有。

    “真是劳累沈爷脚疼,不过按照我看来,那小子外强中干,该是万草丛中豆芽菜才是,伤不得沈爷。”

    沈若凡念头刚刚闪过,楼上又是荤段子不断,暗自摇头,感觉酒楼都是这些顾客,不行了呀。

    心中念着,只见楚狂云气势汹汹地一棍袭来,却是满腔怒火难以抑制,当着他的面打伤了他的人,还当众嘲笑,若是不找回场子来,谁还当他霸业公会是回事儿?

    铁棒厚重,沈若凡轻身闪过,楚狂云早有预料,长棍抽身,虽不如智勇的棍法,却也非凡俗,招式之间甚有章法。

    “朴实厚重,看似平凡,内藏锦绣,少林伏魔棍法,果真名不虚传。”沈若凡身似飞燕,在楚狂云密如狂风暴雨的棍法之下从容闪过,还适时地发出感叹。

    说起来,进入江湖日久,却还一直未曾与少林高手交过手,如今倒也不急着击败楚狂云,只想见见这缺了十二门绝技的少林功夫到底如何。

    楚狂云攻击猛烈,沉稳厚重,一棍棍轰在空中,发出轰鸣之声,若是打实,非骨断筋折不可,可他愣是连沈若凡的衣角边都没有碰上。

    二楼酒客平日里甚少见过如此精彩的比武战斗,一时间,只看的双眼发亮,甚至连饭都顾不上了。

    “沈若凡是个男人就堂堂正正的打,光躲着不还手,不嫌丢人吗?”楚晴见沈若凡轻功高超,楚狂云打他不中,心中急切,开口讥讽道。

    “上门闹事的地痞无赖都不嫌丢人,我这正经人家如何会丢人?”沈若凡冷笑着回了句,耳旁听着劲风袭来,足下轻点,身体凌空而起,右手折扇一转,一道指劲从扇中射出,直射中楚狂云胸口,楚狂云却只当作不知,棍势不竭地打来,沈若凡险些被打中,匆忙闪过。

    “原来只有轻身功夫拿得出手,手上功夫这么差,不过也是个绣花枕头。”楚狂云冷笑道,虽然心中对沈若凡这一手隔空攻击的手段非常惊叹,但面上却绝不会流露分毫,战斗至今,也只有在场面上找回了场子。

    “是吗?那就看看,你这少林弟子到底有几斤几两,免得丢了少林的脸面。”沈若凡脚下一蹬,如离弦之箭猛地蹿出,手中折扇不断点出,指劲激射。

    楚狂云铁棒迅速抽动,如罗汉伏魔,一棍强过一棍,沈若凡随风逐流飘动,如鸿雁翻飞,脚踩楚狂云头顶百会死穴,楚狂云安然无恙,反倒狂性大发,一棍子抽打而上,沈若凡勉力闪过,手中折扇连连点动,几下点中,连连射在楚狂云胸口,连膻中穴这种要害穴道都点了,却只见到楚狂云胸口微弱的金光闪过,安然无恙,分毫未损。

    沈若凡分心攻击,躲闪上难免有些顾及不来,楚狂云一棍横扫抽来,力扫千军,沈若凡躲闪不及,只得对抗,折扇硬对,内力交锋,沈若凡气势受阻,连连朝后退了四步方才止住。

    “看来你的武功不过如此呀。三日之后,敢不敢来?”楚狂云没有追击,铁棍一指沈若凡,下着战书,一番战斗,心中已是稳操胜券,想着在擂台之上打败沈若凡。

    沈若凡却并未回他,而是脸色凝重道:“少林金刚不坏身。”

    楚狂云面色微变,正色道:“好见识。”

    在场的不仅有武尊世界npc还有一些玩家,见着游戏世界两大名人过招,直看得热血沸腾,不亦乐乎,既想学楚狂云一身强大的防御和精妙的棍法,又想学沈若凡高超的轻功和犀利的指法,现在听到楚狂云的护身神功竟然是少林绝技金刚不坏神功,顿时双眼发亮,露出羡慕表情。

    许多偷偷拍了视频的人,更是暗自高兴,可以痛快卖一波了。

    不少人则是感叹,有金刚不坏身在,玩家里面有谁还能打得赢楚狂云呀?武榜第一又要换人了。

    “见识一般,只是少林金刚不坏身乃少林不传之秘,寻常的弟子都学而不得,我倒想知道你是怎么学到的?或者说你学得到底有多少,是真金刚不坏身,还是伪金刚不坏身。”沈若凡脸上露出一抹战意,玩家之中除了柳随风之外,就是女帝都不能给他这样的感觉,真是痛快。

    “接我一掌吧,看看你这金刚不坏身到底是什么水准。”沈若凡收起折扇,手掌轻轻挥动,却有龙吟虎啸之声,楚狂云顿时感觉压力大增,握紧手中铁棒,身上肌肉犹如铜铸铁打一般,好似定海之柱。

    沈若凡身影暴进,一步跨出,就已然来到楚狂云身前,猛地一掌,虽不曾有龙形真气,掌风之间却又龙吟声响,一掌打在楚狂胸前铁棒,楚狂云一声怒吼,一口丹田之气升腾而起,谨守一口真气,身上衣服直接爆裂开来,露出健硕如刀削斧凿一般的肌体,内力已然升到了极致。

    沈若凡掌力长驱直入,锐不可当,两股内力激荡一时,沈若凡便打弯了铁棒打中楚狂云胸膛,楚狂云连连后退,身后楚狂雨几人伸手来撑,却连着他们一同后退,直退到了门槛方才停下。

    一掌拍出,沈若凡长出一口气,才将手掌收回,冷笑道:“少林金刚不坏身也不过如是,今日若让你这么直接走出去,别人便真觉我风云好欺。”

    话语落下,沈若凡抬手一指点出,直朝楚狂云双眼而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施主何必如此赶尽杀绝。”

    就在指劲即将得手之际,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两道指劲射来,将沈若凡的天星指指劲抵消。

    旋即,沈若凡见着门口处一个穿着素白缁衣的青年和尚徐徐走来,面相温和,让人有亲近之感,眼珠之中光芒转动,好似蕴含着诸多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