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两败俱伤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两败俱伤

    楚狂云见得眉头皱起,眼前这番大战是龙争虎斗,不可谓不精彩,无论是阿山的魔狱霸体还是智勇的疯魔杖法都让他打开眼界,设身处地其中,无论任何一人,都是万万敌不过的。

    可无论怎么看都是阿山更胜一筹,自家的智勇实力虽已超出自己想象,但论实力还是不及对方,已经隐隐被压制。

    这一场之后,必是两败俱伤,智勇不好过,阿山也不好过,但这阿山一定倒在智勇后面,而在他彻底倒下之前,他的力量都是恐怖的,甚至可能比他正常状态下好要勇猛,因为他的气势状态都已经到了盛极而衰的极致。

    心中思量,自己此番前来,一是为了自己兄弟被欺负的事情找场子,二则是存着立威的心思。

    赵文倒了,现在都还没把等级升回来,武尊之中叫得最厉害的就是沈若凡和女帝。

    欺负个女的,说出去也不光彩,所以楚狂云几乎没什么选择地挑了沈若凡,可现在沈若凡尚未逼出来,自己的神将就先要被对方的击倒,倒是先把脸给丢了。

    想到此处,楚狂云当即高声喝道:“沈若凡,今日我霸业帮帮众来此,你却避而不见,只让手下高手出现,莫不是当了缩头乌龟?如果这样,那以后把你那威猛哥外号改成乌龟哥,并向我弟弟道歉,我这就走人。”

    “放屁,你个乌龟儿子王八蛋的,竟然敢污蔑我老大。看我把这贼和尚打一顿,再把你这乌龟儿子打一顿。”

    听到楚狂云的话,沈若凡还没有冒出来,一边正和智勇激战的阿山听到楚狂云对沈若凡的不尊敬,直接开口怒骂,他平素不怎么讲脏话,但他主管这些从各个阶层选拔出来的护卫,脏话儿自是听了不少,如今开口就骂,也是顺畅。

    楚狂云听得脸色一黑,他出身上流社会,却是从未有人敢这么直接骂过他,当下恼怒地朝阿山看去,一见之下,当即吓了一跳,直接原本只是稍占上风的阿山骂完之后,身上的力道好似暴涨了起来,同样疯魔的智勇愣是给他打的守多攻少,渐渐的已经没有多少还手之力,当下脸色一变,心想同样是神将,差距不该这般大才是?这叫阿山的怎么好似没有极限一般,要有多少力量就有多少力量。

    他出行前明明听了师兄说,他这神将一旦陷入疯魔状态之中,力量必然增强,如战斗狂人一般,只是与自身有害,战一次之后,怕要数日不能动武,慎用。

    可这哪里有狂人的模样?

    只是见智勇落入下风,楚狂云心中不禁握紧了手里铁棒,无论是背后偷袭还是以多欺少,他平日里都最是不屑,但眼下沈若凡迟迟不现身,智勇又不是对手,他若再坚持规矩,怕就要输了。

    心下一狠,眼见智勇就要落败,也就顾不得其他,只是这时头顶忽然被人踩了,耳边传来了个声音。

    “阿山,大庭广众别说脏话,罚你三天不准喝酒。”

    那边的阿山听了后顿时脸色一苦,从疯魔状态之中走出,当即苦着脸道:“老大,别人骂你,我怎么能忍呀?而且他们本来就是乌龟儿子。”

    楚狂云循声看着阿山口中的老大,只见一道白衣身影飘然落下,如鹅毛漂浮,落地无声,心中一紧,知道沈若凡的轻功高超,非自己所能比,凝声道:“你就是沈若凡。”

    沈若凡却未回楚狂云,只是朝阿山笑道:“别人个是乌龟儿子王八蛋,那是人家的事情,由得你去骂,乌龟永远是乌龟,而你是人,干嘛和乌龟说话?”

    “那以后注意,这次能不能不罚酒呀?”阿山心存侥幸道,说着话,分了神,却是没有防着对面已经入了疯魔的智勇,一棍打来,就要打在身上。

    沈若凡不假思索地运气轻功冲去,那边楚狂云恼怒沈若凡和阿山对话,一口一个乌龟儿子王八蛋,简直让他发狂,如今见这大好机会,当下出身横挡,沈若凡却看也不看他,如白驹过隙,浮光掠影,轻易地穿过楚狂云,横插入智勇和阿山之间,手中精钢铁扇举起,挡住智勇强势一棍,内力交击只感觉压力甚大,奋力一震,勉强逼开智勇,却感觉体内气血一阵翻腾,他终究不是蛮力型。

    “老大!”见沈若凡因自己受伤,原本已经从疯魔状态下走出的阿山当下暴走,身上气血翻腾,血黑色的铠甲溃散凝聚成阿山手中一把大戟,奋力砍出,智勇举棒来挡,却是连人带棒重重地摔出门外,口吐鲜血。

    奋力挥出一击之后,阿山手中的血黑大戟瞬间溃散,阿山高大的身体一个晃荡,险些摔倒,沈若凡连忙扶住他,带着分忧虑怪责道:“以后不准再用这种超出你身体负荷的招数,还有那种疯魔状态也能不进就不进,否则我让一辈子喝不了酒。”

    魔狱霸体,阿山的独门武学,但阿山知道的,沈若凡便不会不知道,魔狱霸体,毋庸置疑是一门上乘的横练武学,与寻常那些只能当当普通刀剑的横练功夫截然不同,就算是比之少林金钟罩和金刚不坏神功也不差分毫。

    可阿山现在所能使用的只有前三层,修罗炼狱的魔王状态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会伤害到阿山自身,而像刚才那种攻击,更是超越阿山目前实力,真气凝形,至少是玄级,也就是六十级以上。

    现在的阿山使来,根本就是使用禁忌招数,一招使出,如今便没了力量。

    “他打伤老大,我就打残他,老大不准我打,我也要打残他。”谁知道一向对沈若凡唯命是从的阿山在这时候却是犯起了倔。

    “他打残就打残,可你别残了,你若是残了,日后谁来保护我,我这风云阁里面好酒,又给谁喝?”沈若凡笑骂了句。

    “好酒?”本是摇摇欲坠的阿山听到这两个字,身上却硬是爆发出了什么神秘力量一般,精神焕发地看着沈若凡,露出期盼的表情,“老大,你看我受伤的份上,能不能就不禁我酒了?”

    “行!要想喝,以后就算是大内御酒,我也想办法帮你弄来。”看着阿山如此还惦记着酒,沈若凡不禁摇头轻笑,阿山一根肠子的就只有个他,心里怎能不感动?区区酒水,又有什么关系?只是还不是怕这家伙性子直,伤了自个儿吗?

    “那就好,不过御酒就不用了,睿哥儿会帮我弄的,他答应我了。”一听到能喝酒,阿山就傻笑了起来,看的沈若凡大摇其头,得亏阿山不是领军的,否则说不定和张飞一样喝酒闹事,最后被士兵暗杀了。

    笑着把阿山交给一边小二,沈若凡转过身来,脸上笑意却是半点没有,目光锋寒如刀地看向楚狂云几人:“今日不把你们几个横着出去,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来撒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