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搞鬼的沈若凡

第三百一十八章 搞鬼的沈若凡

    “事情确定,分工一下,爷爷是擎天巨柱的院长,我来送信,怀泰和小睿是学生,不过选址这些需要注意,毕竟书院环境需要清雅的。”沈若凡道。

    “这个没问题,东郊那里环境清幽,我家在那里有块地没开发,我去说一下,直接送给老师,当拜师礼吧。”周怀泰道,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木已成舟,也没办法,干脆就出点力,让沈允全记得他,这样以后松一点。

    至于那块地到底值多少钱,周怀泰完全不在乎,崽卖爷田不心疼,反正不是他赚的。

    沈允全郑重一点头,倒也没有推辞,不二庄的财富他知道,一块田地并不如何重要。

    “接下来是教学,作为学生,院长,我能说一下,能不能活跃一点。按照我师兄说过的一样,各个方面一起,射、乐、礼、御、书、数,不能单单书面,是否可以加些运动的,比如蹴鞠,又比如骑马射箭,不能太过文弱是否?”朱睿大着胆子道,虽然知道这些有些叛道,但想想以后自己可能要在这里读书,还是觉得稍微活跃一点好,就想着沈若凡在闲聊中和他说过的一些事情。

    带着些忐忑地看着沈允全,生怕这位老先生不同意,谁知道沈允全听了后,略一思索,竟然就点头了。

    朱睿大感惊讶,这才感觉沈允全这个帝师可能和别人真的不一样。

    却不知道这位帝师,学的是儒家武功,可称真儒,下马能治,上马能战,对于军事武功也都是懂行的。

    教育出来的弟子,也不希望是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而是文武双全,不能连杀只鸡都半天没胆子。

    否则他儿子也不会在岭南那土匪横行的地方还能活蹦乱跳地当父母官。

    甚至连朱睿这武功都是因为这老先生的缘故,才能学会,否则过往,哪有什么皇家子弟去学武功的。

    “那就如此,我们都是小辈多的也不会,就是爷爷,书院名字是什么啊?”沈若凡问道,沈允全活了大半辈子,吃的盐比沈若凡几个人吃的饭还多,他们真的也就是打打下手,主要是老爷子的事情。

    “名字,方才太子不是说了,射、乐、礼、御、书、数,便叫六艺书院吧。”沈允全随意道。

    沈若凡点了点头,别人家的书院必须要在名字上诸多思量,免得贻笑大方,不过沈允全开书院,就是挂个空的牌匾,来的人也如泉涌一般。

    “快到晚上,爷爷您要不就在这里吃饭,然后也干脆别回去了,反正清风山庄也没什么人。”沈若凡道。

    “也好,自从你走后,我清风山庄又冷冷清清的,尤其是语曦丫头也莫名消失,现在允良还在找着。”说到这里,沈允全看着带着面纱的秦语曦,虽然有一层面纱,但熟悉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沈爷爷,我爹那边,需要您出面为我说些好话,否则以后语曦给爹打残了,就不能再看你了。”秦语曦露出乖巧的笑容道。

    “你这妮子,谁舍得打你呀?你爹每次给你气得火急火急的,哪次又不是板子高高抬起,轻轻放下。”沈允全好笑道。

    沈若凡听了微微挑眉,心想记忆中语曦的现实父亲就是个女儿奴,没想到游戏里的爹也是一样的性格。

    不过看了眼秦语曦,心中又道面对这样的容颜,就算再铁石心肠,只要语曦不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雄性的的恐怕都做不出什么事情了,何况还是父亲。

    “有你在也正好,去通知你父亲,他这寒音先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些年闲着算是半个江湖人,干脆就老实呆在书院教书好了。”沈允全道。

    秦语曦不假思索地应承下来,沈允全说的,秦允良都不会拒绝,何况只是教书?反正她感觉自家老爹也不像是个江湖人。

    “还要请什么人不?我可以顺道一块儿邀请,春风化雨阁在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上有所擅长的不少。”秦语曦道。

    “顺道?你就顺道再请宋青瑶那丫头过来吧,她爹号称青竹先生,画工绝妙,也已经致仕退休,看我这老头子的面子能不能把他请过来。”沈允全道。

    秦语曦一口应下。

    朱睿站在一边,听到宋青瑶的名字,脸色都变了,他本来还有点小心思,想着实在不行,趁着这段时间,准备好跑路的,可现在宋青瑶来了,他要还能跑就是出了鬼了!

    偷偷看了沈允全一眼,沈允全眼中间或闪过的神采让朱睿心里一阵发凉,终于明白,不要和这样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人玩心机。

    沈若凡听到青竹先生的名字的时候,眼前猛地一亮,青竹先生,画工绝妙,而且收藏古画名画无数,那会不会有闯贼宝藏的线索。

    而且名画,白如砚最爱。

    沈若凡朝沈允全道:“爷爷,您请的这些都是鸿儒先生,品性高洁,家中应该都有些藏画,或者本人就擅长吧。”

    “不错,就算是我这两袖清风的,山庄之中名画也有些。”虽不解沈若凡的用意,但沈允全还是开口解释道。

    “如此,我觉得我们书院举办的时候,不妨开个书画展览,或者干脆设立一个房间专门展览书画,一边是老师的和先贤的,这样耳濡目染,情感渲染,可以熏陶培养学生的情操修养,朝这些看齐;一边是学生们自己所书所画,所谓见字如见人,我们还能由字观人。”沈若凡积极建议道。

    “你说的,也无不可。”沈允全微微思量便答应了下来,他看出沈若凡是有些什么别的心思,但这样的活动,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观看先人真迹名画,后人积极效仿,找不出什么问题来,也就由着。

    沈若凡见状当下一笑,能让沈允全亲自去邀的,多半都是些饱学鸿儒,这些个鸿儒通常是一不爱钱,二不爱权,爱的就是名和这些文人雅士的书画,如果过来的话,书画怕是不少。

    而且沈允全开书院的话,这江南怕是要不少有身份的人挤破头都要把自己的子嗣送进来,看见这样的盛会,必然会送些名画过来。

    这样大的书画交流会,大明恐怕还没有过。

    沈若凡就不相信这引不来白如砚。

    守株待兔,总比大海捞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