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文明的对掐

第三百一十五章 文明的对掐

    “眼下太子是不能再留在这里,我让人去通知霍掌镜使,之后太子你必须给我回宫。”沈允全斩钉截铁道。

    朱睿面露焦急之色,如果他现在就回宫,以后想要再下江南那是想都别想,还怎么自由潇洒,更别说追求凤姐。

    只是老夫子威严极深,朱睿纵然心里有想法,可也不敢表露,只是将目光看向沈若凡,师兄,全靠你了。

    沈若凡接收到眼神,深吸了口气,很想干脆利落地把这个麻烦惹火的讨厌精一脚踹出去,让自己一身清净,以后什么麻烦也没有。

    但是看着可怜巴巴的朱睿,好吧,沈若凡再次心软了,一次次地鞭挞懊悔,然后不负所望地挺身出头对老夫子道:“沈爷爷此言有所不妥,可否听若凡一言。”

    朱睿立即感动的热泪盈眶,你就是我亲哥,真的,亲的。

    沈允全似是没料到沈若凡竟然还敢开口,目光打量了沈若凡几眼,见他一片坦然,便知他心中有所腹稿,开口道:“说吧,我也想听听你的歪理,说得有理,或许我能当今日未曾来过风云阁,但如果错了,太子要回宫,你也要去清风山庄,好好钻研四书五经,把脑海之中那一股子的歪门邪说忘个干净。”

    沈若凡瞪大眼睛,浑身一个激灵,我明明只是个无辜的从犯,为什么要被连带呀?

    朱睿那混蛋明明才是罪魁祸首,我也很无奈,好不好。

    只是想想之前两次坐牢,第一次是为了抓采花蜂,结果采花蜂死了,可自己这个杀贼的也坐牢了!

    第二次进剑冢,是因为萧大哥、寒枫、嫂子三个人乱七八糟的事情,在其中,自己也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可是最后萧大哥受伤和嫂子走了,寒枫被关了,我也就被关进去了。

    沈若凡猛然惊觉,两次坐牢,自己本来的角色都只是打酱油的围观群众,可是莫名其妙就变成关键人物——然后坐牢。

    虽然两次坐牢都有了好处,可是沈若凡绝对不要再在清风山庄坐第三次的牢。

    打定主意,沈若凡昂扬的抬起头来,大好年华,意气风发,斗士之魂熊熊燃烧。

    沈允全眼前微亮,感觉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虽然感觉这股气来的莫名奇妙,但依旧重视了起来。

    “太子以社稷为重,肩负天下苍生,日后当心系苍生是否?”沈若凡问道。

    “不错,是以当勤以修身,明喻大义,精修孔孟之道,帝王之学。更不该至于危险之地。”沈若凡说的,沈允全无法反驳,因为这些都是他刚才说过的,但是他自己给自己加了解释。

    “那若凡再请教,‘夫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此言对否?”沈若凡问道。

    此言出自汉时刘向所编纂的《说苑》,即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最初版本。

    与鸿儒对言,沈若凡收起自家卖弄,拿前人说事。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沈允全望着沈若凡双眼道,他知道沈若凡接下来要说的,既是眼之所见越于耳之所闻,自该亲身见一番民间疾苦。

    若是沈允全乃是顽固腐儒,固执己见,空言大义之辈,可说些“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自言之话,或是腐儒的空言之语。

    如儒生大夫面对天灾人祸的标准套路。

    “天灾不断,是国有奸佞,圣人不德,只要清除奸党,革新吏治,陛下敬天修德,臣子尽忠职守,百姓自然安居乐业,万民安康,风调雨顺,海晏河清,四方归附。以民为本,仁人爱物,尊敬圣贤,以孔孟先师为导,一切自然而然。天子可垂拱而治。”

    这番话,很虚,很扯淡,但在古时,他就是万金油,一旦祭出,无人可挡,包括天子。

    因为这里你不能说有错,天子不该除奸党吗?不该修德吗?臣子不该尽忠吗?都该,那你就得接受这套扯淡的理论。

    但沈允全偏偏知道事情不是这么说的,他也是那些没有读书读傻掉的人,知道很多事情不像书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虽然不反驳书上的话,但知道要解决问题,不能只说这些,否则他就不会闹改革闹得官位都没了。

    所以沈允全说的很简单,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你说的是有道理,但如果过程中出了乱子呢?要是一个不慎,真死了呢!到时候,后果多大呀。

    老老实实呆在宫里面,掌握足够的权力,能把持朝局,任由贤人,让有本事的人去管,不就行了?

    说是陛下万岁,天子神威,但天子也是个人会多少事情呀?一个合格的皇帝,自己不需要多大的本事,只要能让自己底下有本事的人出头替百姓办好事,这就是本事!

    而且大明这种的行政体系不得不说已经相当完善,万历皇帝几十年不上朝,国家依旧运行的好好的。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沈若凡寸步不让,孟子说的话,你不能反对。

    那请问,何来千金之子?君都是轻的,遑论储君?

    “民如水,君如舟。浩浩之水载舟而行,荡荡汪洋覆舟颠覆。舟水共济,方长久长远。然浩浩江水之上,一叶扁舟,因一池之水,而弃汪洋之水不顾否?”沈允全道。

    君少数,民多数,纵然民贵君轻,然以比例而算一君足有百万民,乃至更甚,自不可同日而语。

    “楚虽三户,却亡暴秦。辽东之地不及大明十一,然后女真却如喉上尖刀。何为少,何为多?千人之命,真比一人之命贵乎?”沈若凡道。

    “为君者,取舍天下,苍生涂涂,便在眼中,铁心取舍,一人难敌千人。黄河泛滥之际,为救更多人,沿途必须掘开堤坝,放出些水淹没良田,甚至害了百姓,但却救了更多之人。取舍之间,怎能任性?”沈允全道。

    “倘若真多胜于寡,天下民众数亿,士人不过百万之一,为何陛下左右皆为此类,所听而非万民之言?难不成真如宋时文彦博所言‘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天子与士大夫共天下,民于何地?”沈若凡目光如出鞘利刃直视沈允全,此刻却也不管什么上下尊卑。

    你若见解不改,请为何这少便高于多?你若改,请问出为何不是益大于弊?

    “一时之变,非永恒之道,侥幸之变,岂可道哉?”沈允全何等人,岂会真给沈若凡说住?

    “大道之道,运转不息,何来永恒之言?”沈若凡挺胸抬头,说到此处,其实已经越发偏离主题,只是两人都不愿服软,已然有向诡辩发展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