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赤帝兵锋 第一百二十章 霸王末日

第一百二十章 霸王末日

    满地血泊,尸体堆积如山。

    项羽很强,真的很强,没有任何一个武将敢说在勇力上胜过他。

    等到兵家强化之后,项羽更强,先前击杀李元霸、宇文成都、裴元绍不算,如今以一己之力面对众多猛将,斩秦琼、杀薛仁贵、灭李存孝……

    当真是一绝世狠人,哪怕他被打得披头散发,哪怕他的盔甲被打得只剩下半幅,哪怕他身边的四大猛将再次身死,但依旧没有任何人敢小觑他。

    沈若凡面上带着分敬重,项羽在当君主这方面,他连及格线都未必达得到,但在豪杰、猛士这方面,项羽的个人魅力快炸天了。

    “下一个是谁?”项羽面上依旧带着血,他的体力有些不支了,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连杀百员青史留名的猛将之后都会体力不支。

    当然,除了这一位之外,恐怕也没有哪一个能连杀百员青史留名的猛将还只是体力不支。

    “我来。”沈若凡一步走出。

    赤帝宫最顶尖的武将,现在除了阿山之外,都已经被项羽劈死了。

    不是沈若凡有心保留实力,想自己最后,在这种情况下,他其实说了也不算。

    而是那些死了的猛将们自发让沈若凡在后面,他们先打,甚至抢起来。

    为什么?

    因为项羽武力高啊,身为武将,尤其是一个时代的高傲武将,能杀死或死在这样人的手里都是种骄傲。

    也因为这样,所以最后是车轮,而不是群殴。

    这是他们所有武将,自发的留给项羽的最后一点尊严。

    傻傻的,蠢蠢的,却让人敬佩。

    “好,再来一个受死的。”项羽大戟举起,厚厚的威压扑面而来。

    沈若凡轻轻一笑,手里多了柄薄如蝉翼的飞刀,三寸七分,华美的不像是杀人的工具,而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

    这时候当初藏在白玉观音里面的飞动,留着苏晨的刀意和传承。

    当日还在逍遥侯手下,救了沈若凡一命。

    也是沈若凡目前除了七杀碎片之外,唯一还留在身上的兵器。

    用这把刀了结项羽的性命,这是沈若凡给他的尊重。

    一代霸王,被刘邦逼的乌江自刎,千年之后重生,历朝历代的名将对拼,然后又要走向深渊。

    项羽还想再说,但从沈若凡那柄玩具一样的飞刀上,他感觉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仿佛自己动一下,就要遭受到雷霆一击,顿时眯起了眼,在生死之间徘徊养成的有如野兽一般的直觉让他清晰的感觉到这次或许真的躲不过去了。

    这一次,没有惊天动地的战斗波动,也没有黑龙盘旋,惊雷闪电。

    仅仅只是沈若凡手中的飞刀突然消失,就像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而同时项羽八尺之躯,沉沉地向后倒下,咽喉处插着一柄明晃晃的飞刀。

    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但就这么结束了,赤帝宫最强武将,亡!

    沈若凡走过去,将项羽眼睛合上,同时拔出飞刀,然后看着其余武将:“你们是要降还是要闹吗?”

    说着话,韩信站在沈若凡左边,阿山站在沈若凡右边,后面还有甘宁、高顺、麴义以及坐在一边擦拭赤霄剑的朱怡睿。

    如今活下来的人里,韩信统帅第一,阿山武力第一,还有代表皇道的赤霄剑,这些人怂了!

    朱怡睿握紧赤霄剑,将根基修补好,同时也在这些人认同之后,操控了这些人的生命。

    然后巍峨雄伟的赤帝宫一瞬间消失,和天子峰一样永远消失。

    武尊三圣地,三去其二。

    沈若凡一群人看着天空,都有重见天日的感觉。

    “终于可以回江南,要去好好问问若眉,这脸上的伤怎么治?不能留疤呀。”柳心妍道,她在战斗中,意外地受了些伤。

    “没问题的,再说,就算毁了容,嫁不出去,也有我养你,放心是真养,不是肉包馒头,是大鱼大肉。”沈若凡笑着捏了捏柳心妍的脸。

    “你要养的话,还得先把寒和傲媚养了,否则我怕是要被分尸。不过沈帅哥,你个渣男,撩完就跑,是不道德的,她们两个不养,你是不靠谱的。”柳心妍忽然道。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你死在马路边上,我也不会给你钱。”沈若凡恶狠狠道,不知道有些话说多了,会伤人的吗?而且什么叫做我是渣男,我什么话时候撩人了?我特么要是会撩,也不会进了游戏才有老婆。

    秋寒枫等人见状微笑不语,总算是轻松下来过日子了。

    “师兄,这里还有人要解决呢。”朱怡睿忽然道。

    沈若凡闻言,目光看向朱怡哲和燕天锋几人,赤帝宫里,朱宜哲损失惨重,现在就剩下天泣宫的人了。

    “成王败寇,你们要怎么处置,由你们。”朱宜哲倒是很光棍,桃花岛的人,不管做什么是正是邪,反正做了,就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不管是端坐云霄,还是掉落深渊,都做好了准备。

    “燕老伯放了,继续控制天泣宫,不过幕后就有你的人亲自掌控,置于危险不危险,有我在,天泣宫没前途的。”沈若凡没有多加思索,随便就说了对燕天锋的处置。

    朱怡睿点了点头,的确,一个燕天锋,发不起多大浪花,虽然这个人曾经以一己之力搅得武林腥风血雨,整个正道战栗不安,但现在也就这样。

    不说沈若凡,就是朱怡睿自己也有把握镇住燕天锋。

    燕天锋听到天泣宫没前途的这几个字,面皮一阵抽搐,很想和沈若凡对喷几句,只是打不过沈若凡,只能认怂。

    即便憋屈,也不能不承认,这个以往当作干儿子的家伙现在的成就远远的超越了自己,天泣宫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

    “至于他,世界这么大,去看看风景吧。”沈若凡看着朱宜哲道。

    “师兄,你还真放呀?”朱怡睿挑了挑眉,一脸不信道。

    “哦?不放,那就杀呀,赤霄剑就在你手里,自己动手。”沈若凡道。

    “那也不至于吧,师兄,这太狠了。”朱怡睿面色为难道。

    “呵呵,要你杀,你动不了手,要你放,你不敢,咋滴永远囚禁?得了吧,这么多年兄弟情,你动得了手?只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货在江南好好安生着吧。”沈若凡道。

    “在江南安生?这也可以吧,有师兄在,他翻不起什么浪花来。咦?不对呀,这样他不就天天可以见到师兄,他赚了,我亏了呀!”朱怡睿忽然反应过来道。

    “那要不,你们换换。”沈若凡翻了翻白眼,亏你妹呀,朱宜哲虽然可以安心生活在江南,但是除非特殊原因,这辈子别想离开江南一步,还是囚禁着,只不过,把囚禁范围扩大,变得舒适。

    “那还是算了。”朱怡睿果断怂了,皇位还是留着给自己用的好。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们真的不赶尽杀绝?”朱宜哲一脸诧异地看着沈若凡和朱怡睿,这有点超出他的预料。

    “你师兄我不是政客,只是个江湖人,虽然你这个逼想朝我动手,但是鉴于你次次失败,姑且饶你,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有下次,我会杀你全家的,说到做到。”沈若凡道。

    “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和哥一起下江南,然后跟着哥一起叫你师兄。”朱宜哲笑道。

    “叫的这么亲热干什么?你没哥。”朱怡睿在一边翻了翻白眼,现在知道叫我哥了,之前干什么去了?

    “哦。那我不叫。”朱宜哲道。

    “你想进鬼门关就试试。”朱怡睿眼睛一瞪。

    “哥。”朱宜哲微微一笑,温润如初见。

    这些年,他一直谋划如何篡位,如何安插实力,虽然很有成就感,但也真的很累!

    如今奋斗过了,也失败了,够了,自己还能传宗接代,起码对得起祖宗了!

    否则自己死了,建文帝一脉连后代都没了呢。

    就当个太平王爷吧,也不错,放下……

    就这样,一件足以动摇大明社稷的叛乱,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平静下来。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沈若凡站在山上,看着江南的方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回家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