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赤帝兵锋 第八十七章 退天魔
    “若凡。”沈若凡大发神威,但周若眉却一脸担忧,生怕沈若凡出了什么事。

    “没事。”沈若凡露出灿烂笑容,“我也只有祖师爷的人。”

    “祖师爷,难道?”周若眉聪慧过人,立时便明白过来,“他在江南?”

    “应当如是,除了他之外,我想不会有别的人会救我,尤其是一瞬间让我恢复所有功力,而且把根基都修复好除了他之外,应该也没别人有这能力。”沈若凡道。

    “如果这样,真的不急不慌。”周若眉粲然一笑。

    “那得先做点实验,上面两位快扛不住了,欧阳前辈还好,是壮年进入天级,爷爷比较麻烦,真拼命,消耗太大。”沈若凡道。

    想到这里,沈若凡看着天空大声道:“罗天,你个无胆鼠辈,为老不尊,以大欺小,你就是个怂逼!”

    正在激斗的天魔闻言顿时脸色一沉,怒声喝道:“竖子,闭嘴。”

    天空动荡,云霞崩裂,恐怖的威压直面而下。

    若非秋易青和欧阳浊两人联手拦他,一时无法分心,天魔非下手击杀沈若凡不可。

    沈若凡怡然不惧,这种威压气势主要在心,就像把一只兔子放老虎旁边,就算老虎不动,兔子也跑,他心中坚定,自然毫无影响。

    “咋滴,咬我啊,你咬我啊,有种咬我啊。说你不是无胆鼠辈,我师父苏晨在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还不是怕他,现在他不在了,你跳出来欺负我这个晚辈,不是怂逼是什么?咬死我师父在,我看你要跪着喊爸爸吧。”沈若凡异常嚣张道。

    “放肆。”天魔胸膛起伏,今日之前,何人敢这么辱骂他?没想到,今天来江南,竟然被自己眼中两个低贱的异人辱骂,当下长喝道,“竖子狂妄,便是汝师在我面前,亦不过是一废物,能奈我何?”

    “在吾面前,汝师亦需跪伏。”天魔道,苏晨无敌的时候,他彻底闭关,根本没见过,所以不认识苏晨厉害。

    苏老头呵了一声,一口酒灌进嘴里,看着沈若凡眼神满是戏谑,想用激将法刺激我?早知道这样,就让你死了算了。

    至于天魔的话,苏老头是半点不放在心上,到了他这样的境界,眼界和心胸都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距离道家和光同尘,捐弃荣辱的境界都不远了,否则他作为当今天下仅存的两个仙级高手之一,怎么可能甘心在风云阁做杂役老头呢?

    “你就是吹牛吧,他现在不在,你怎么说都行,要是他在,一巴掌拍死你。”沈若凡一脸不屑。

    “就他一个连自己女人都没有保护好的晚辈,如果他真能遇见本座,本座非要尝尝他夫人味道。”天魔一脸阴冷看着沈若法,“你小子的女人也……”

    天魔想说也不错,正好让你亲眼看看本座的御女之术,但这句话他说到一半就被停在了那里。

    风云阁里原本一直安详的苏老头轻松写意的双眼立即流露出浓浓杀意,人未动,一股足以令九天十地震撼颤抖的恐怖刀气骤然爆发,刀光所过,时间凝结,街道行人、酒楼酒客全部停住,就是秋易青和欧阳浊两人都是保持着出剑的姿势,而停在半空当中。

    只有已经九十九级,最接近仙的天魔隐隐有所感觉,万象变化,本源奥义,用尽全力,但在这一刀面前他所有的武功都等同虚妄,刀气穿体而过。

    天魔元神几散,不假思索地朝一边遁去。

    然后,苏晨才有空看着地面的沈若凡,沈若凡与其余人一样,都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却是毫无意识,苏晨看不过眼,一巴掌呼下去,沈若凡五体投地的砸在地上。

    强烈的痛楚袭来,沈若凡才反应过来,一脸懵地抬头,怎么了,我不是正在和天魔说话吗?

    难道是天魔出手?可是他是怎么让我眼睛都看不见的?而且他出手的话,我现在不就是个死人吗?

    沈若凡一脸懵地抬起头,咦?天魔呢?

    “走了?”沈若凡好奇问道。

    “应当如是。”秋易青降落在地,散去身上剑气道。

    “千里之内,没有他的气息,应当是跑远了。”欧阳浊同样散去身上剑气,降落下来。

    “跑了?”沈若凡眼神一亮,看着天空,隐有所悟,忽然也发出一刀,飞刀在空中急速穿行,一旁一只飞鸟正好穿过,如果按照正常诡计,飞刀必杀飞鸟,然而在飞刀即将射中飞鸟的时候,飞鸟忽然停在半空当中,飞刀疾速穿行而过,未伤飞鸟分毫。

    不过沈若凡不但没有失落,反而露出一分喜色,朗声道:“祖师爷,谢了。”

    “混账东西。”苏老头骂了一句,眼中却带一丝笑意,竟然摸到了边缘,这小子说不定真能追上自己。

    “是苏晨出手?”欧阳浊道。

    “理论上,应该只有他的惊神一刀可以无声无息的冻结时间,可以在我们面前轻易击败甚至击杀天魔,然后让我们根本不知道。”沈若凡道。

    “凝固时间?苏晨,你在哪儿?”欧阳浊目光环顾四周,意图找寻苏晨下落,他败在苏夜手下,而苏夜败在苏晨手下,可以说苏晨是他最大的目标。

    “前辈,不要想多了,他已经满级了,你才九十五,找到也只会被他一巴掌拍死,就像天魔一样,所以还是算了吧。”沈若凡知晓欧阳浊想法,还是忍不住泼了盆冷水。

    欧阳浊目光一厉,沈若凡无所谓的一耸肩,不是第一次了,欧阳浊的杀气对他影响真不大,半晌,欧阳浊才道:“八年后,我在竹林等你。”

    说完之后,欧阳浊径直离开,返回竹林。

    “那就八年后再说,六级嘛,差的也不是特别大。”沈若凡无所谓道。

    “别人是无比的大,不过在你身上倒也真不一定,好好弄一下,一个江南都不知道给你搞成什么样了。”秋易青朝沈若凡道,和往常一样,半夸半骂。

    沈若凡直翻白眼,心道如果不是你这个定海针不稳,江南怎么会乱?是你白白辜负了我的信任。

    当然在老爷子面前,沈若凡也就只是想想,不敢真说出来,组织人手救治被刚才大战波及,还有侥幸没被他砍死的一群人。

    而千里外,一处不知名的山坡上,方才还威风凛凛,天下无敌的天魔却异常狼狈地半跪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耳边传来一个无比冷酷的声音。

    “权限者罗天,降落十级,新等级八十九,丧失权限者权限。”

    “噗”

    天魔又喷出一口鲜血,他的元神几乎被苏晨刚才一刀给劈散了,如今虽然还有内力,但是根基全毁,如果没有机缘的话,可能一生都无法恢复。

    “苏晨!”

    天魔充满怨恨地大喊道,声音滚滚,惊得林中飞鸟乱飞。

    “念尔苟活百年,生于吾前,饶尔狗命一条,再犯江南,杀无赦!”

    又是一个声音远远飘来,天魔被气得再次喷血,却不敢再多说一句。

    苏晨不是张三丰,张三丰虽然可以一掌拍死他,可是念在往昔情分不会拍死他,而苏晨会。

    勉强地站起来,天魔朝一个方向走去,他要复原,需要大量的鲜血,需要战争,需要和一个人合作。

    虽然和一个自己曾经看不上的人结盟,天魔觉得丢人,但此刻也别无他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