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赤帝兵锋 第八十三章 震慑黑道
    冰凰翱翔九天,双翅振动,便有浩大狂风吹起,把人吹向高空活活摔死,又有恐怖寒流涌动,寒气所过,纷纷变作冰人,立时毙命。

    冰凰,拥有上古神兽血脉,放在不二庄,周若眉也是尽心养着,天天灵药喂养,实际战斗力,已经不弱于月后。

    尤其群战之时,庞大的身躯给冰凰带来远超人类的耐力和力量。

    这是天生物种所决定的。

    一只冰凰吊打所有。

    “你的人似乎不行呀。”李剑南朝慕容明成道。

    “这些异人本来就是炮灰,试探一下沈若凡他们还有多少实力,差不多了,除了那头鸿鹄鸟、风云阿山以及沈家父子和秦家父女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沈若凡也确实外强中干,否则何须用言语摧毁苏安骋的自信?”慕容明成镇定自若道。

    “你不是也故意在让沈若凡摧毁苏安骋的自信?”邪王道。

    “不错,这个异人一直自大又愚蠢,自以为是异人,可以无限复活,所以认为可以利用我们,实际上,每次只要抛出些蝇头小利,他就会为我们卖命,廉价的跟狗一样。只不过在帮他得到苏晨留下来的惊神一刀简化传承之后,他就以苏晨后裔自居,开始自傲,渐渐有些不服管教,只能给他点教训。苏晨祖先,了得吗?胡亥亲爹还是嬴政呢?又如何?可笑。”慕容明成冷笑道。

    “一群可笑的人,何必多费唇舌,试探够了,该动手了吧。”血妖女跃跃欲试,血影神君被杀,这些武林正道逃不了干系。

    “自然。”慕容明成阴阴一笑,身体忽然变得透明起来,真人竟然已经到了百丈之外,只是速度太快,留下残像,足见他轻功高明到了何处。

    慕容明成人在半空,却丝毫不下坠,顺着冰凰的狂风竟然凭空而上,冯虚御风,至刚至阳的祝融掌一掌打向冰凰,冰凰顿时发出一声紧张的鸣叫,双翅振动,再往上拔高了几丈。

    飞禽一族虽然没有鳞甲一族有鳞片保护,防御力惊人,但强大的空中作战能力,能让冰凰蔑视一群只能在地上跑的人类。

    只是可惜飞禽一族的智慧始终比不上人类,逍遥门的玄天九变号称天下第一轻功身法,慕容明成达到地级之中,可以短时间在空中滑行。

    祝融掌以上古火神命名,威力自是恐怖,霸道的火劲爆发,以火克冰,就要打中冰凰的头。

    冰凰厉啸一声,口中喷出一大口冰箭,慕容明成一掌拍在冰块上,火冰相交,却谁都奈何不了谁。

    冰凰羽翼振动,想要和慕容明成拉开距离,但慕容明成却紧追不舍,逼迫冰凰,让它分不出力来。

    沈若凡看着天空当中的慕容明成,脸上露出一分冷笑,你到底是有多怕我,即便如此感觉十拿九稳的事情,依旧想要先跟冰凰打斗,然后让别人再试探一次,如果我真的不行,你再出手。

    一次可谓之谨慎,两次恐怕我也快成你心魔了。

    当真有趣。

    沈若凡忽然觉得自己能吓残一个天骄,很不错。

    虽然眼下是真的捉急了,他始终无法明白,秋老爷子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手的意愿,他之所以甘愿进牢,一方面是因为和朱怡睿的感情,并不如何愿意和朱怡睿真的刀兵相见,另一方面是自信有秋老爷子在,事情不会多乱,可怎么也没想到老爷子竟然从始至终没有出手。

    不过老爷子若不出手,他也有自信保护得了周若眉他们,不因为别的,因为这是江南,沈若凡的江南。

    不二庄里还有地级层次的周和、湘西四鬼,以及戴老大这样的玄级巅峰。

    人多势众,他何惧之。

    当然这关键需要一个时间差,如果慕容明成全力进攻,沈若凡只能冒险一搏,可现在他被冰凰带走,沈若凡忽然有些自信。

    因为,黑道之中,除了慕容明成之外,就是邪王,他也不是特别忌惮。

    略微一整衣裳,沈若凡坦坦荡荡地走了出去,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三道人影。

    邪王、李剑南、血妖女。

    “三位,许久不见。”沈若凡微微笑道,好似看到了自己最亲近的朋友一样。

    “沈若凡,死到临头了,你还哪来的自信在此大放厥词?受死吧。”血妖女脸色发狠,当日就是沈若凡硬生生逼死了血影神君,这仇,她一直记得。

    “哈哈,你们到现在还不知道,我还是异人吗?除非是像入魔这样的特殊状态,否则我永生不死。你们想要报仇是永远不可能的。”沈若凡狂妄大笑,猖狂肆意。

    血妖女脸色阴沉至极,沉声道:“那又怎样,能败你一次,就能让你生生世世的失败,而且你不是最重视你的女人吗?我就当着你的面杀光你所有的女人。”

    “你试试啊。”沈若凡似笑非笑地看着血妖女,手中一把薄如蝉翼,明晃晃的飞刀夹在两指之间。

    同样是飞刀,可是在不同人手里的威胁,完全不一样,沈若凡区区一柄飞刀,邪王、李剑南、血妖女三人脸色剧变。

    “我说过苏安骋不会惊神一刀,你们可要一试何为真正的惊神一刀?”沈若凡嘴角含笑道。

    “以你现在的体力,能发几刀?杀几人,不过负隅顽抗。”邪王冷笑着道。

    “这个问题你可以亲身实践,只是想你堂堂一代邪王,竟然被慕容明成这一稚子所利用,前来试探我本事,真是死得可惜呀。”沈若凡摇头晃脑道。

    “挑拨离间,这么下作的手段,你堂堂逍遥王也做得出来吗?”邪王面上冷笑,心中却暗暗提防,心道慕容明成,信不得。

    “你们把紫东来抓到哪里去了?”沈若凡出其不意地问道。

    “你说什么?紫东来明明是死在你手里的。”邪王脸色一紧,摸不清沈若凡来路,心道沈若凡如何知晓?

    “岳不凡不是一个鲁钝的让你白白利用的人,他会动手,最大可能就是被胁迫,不得不为你们效力,而岳不凡爱酒如命,却不重财色,唯一能要挟他的就只有将他养大的师父,紫东来,所以紫东来一定在你们手里。”沈若凡道。

    “好,果然睿智,只是这又怎样,你终究没有救回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我们依旧存在。”邪王道。

    “我要救的人,上天入地,也一定能找到救治的方法,死而复生,算什么?尤其是将你们所有人头砍落,或许就差不多了。”沈若凡道。

    “凭你一人吗?”邪王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笑话一样,不说有天魔在,就算是他本人实力又有何惧?

    “足矣。”沈若凡傲然道,“谁先要领死,可上前一试。”

    邪王登时进退维谷,有心要动手,但又怕沈若凡给他来一刀,当下只好道:“王爷,这又何必呢?你已入魔,算是我们魔道之人,何必与这群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为伍?他们一个个都心胸狭隘必不容你,不如彻底与我们一同。”

    “自甘堕落?你怕是活在梦里。”沈若凡道。

    “是更加的实力和自由,你就不好奇为什么秋易青不能出御剑山庄吗?”邪王反问道。

    沈若凡脸色微变,看来是真的出现了超出自己预料的东西,不过他气势总不会输,反而扔出了另一个炸弹道:“那你可知武当张真人尚在人间,少林惠能神秀二祖也并未身死?”

    “什么?”

    一众人脸色惊变,尤其是武当和少林,我们祖师爷还没死,我们怎么不知道?

    “有何讶异的?当日天子峰上,你们不就见了汉时卫仲道卫大家吗?而你们都不止卫大家师尊是鬼谷吗?你们又不知道我和他聊过吗?他亲口说的,包括惊神一刀的祖师,苏晨同样在人间。”沈若凡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懵逼吧,原地爆炸吧,我可是和这个世界最强的存在一起聊过天的男人。

    耳朵忽动,听着传来的声音,沈若凡嘴角一笑,人到了。

    果然干事情,还是要多动手,少说话,否则就会像现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