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七十四章 江南三璧
    “剑南,回头吧。”

    屋子上,周怀钰看着李剑南道。

    “回头?哈哈,我还能回头吗?我又需要回头吗?要打就打,别以为我还是当初那个有名无实的大师兄,我现在是血影门的血影神君。”李剑南道。

    “坠入魔道,怎能再沾沾自喜?剑南,你再不回头,就永远回不了头。”周怀钰道。

    “血影门是魔道,你们武当就是正道?论武功,论才识,我哪一点比梁书航差?为什么惜香爱的是他,为什么掌门之位也是他,我到底哪里比他差了?从小到大,我都知道掌门师伯还有各位师叔以及师兄弟都喜欢他,所以我让着他,都让他表现,可我没想过让到最后,要把所有的都让出去,凭什么?”李剑南怒吼道。

    “你不比书航差,但反过来问你一句,如果你没有练血影门的武功,书航又哪一点比你差?书航品性敦厚,掌门师伯他们一致认同,选择他为掌门候选人。除你之外,武当上下没有意见。再者说为掌门,武功只在其次,否则莫惜、玄二的武功何人不在你二人之上?”周怀钰道,“区区一个掌门之外,真有几十年的兄弟情重要吗?至于惜香,不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只说一句,她本不爱你,不曾骗你,无论她与书航又何错?”

    “好,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那我就一错到底,又怎样?仁义道德,都是狗屁,这世上只有强者为王,弱肉强食。想要教训我,就先打赢我,周怀钰,你的不胜参化诀,注定不胜,你现在打得赢我吗?”李剑南道。

    “的确,现在的你,我的确没有必胜把握,不过与你动手的,非我。”周怀钰道。

    “除了你之外,江南还有什么人?”李剑南一脸不屑。

    “是我。”

    一个阴沉声音响起,李剑南只感觉一股森寒剑意凝聚,浑身冰冷,当下化作一团鲜血,但剑光已来,一道冲霄剑光斩落,鲜血炸裂。

    秋寒枫一身白衣,恍若绝世剑仙,目光冷然地看着四周,万道剑气呼啸闪烁。

    “应该是逃了,不用再打了。”周怀钰道。

    “血影神功,果真麻烦,偷袭倒在其次,这保命确实麻烦,这一剑能伤他元气,却难杀他。”秋寒枫道。

    “这边如此,另一边如风也不知道怎样,血妖女的武功也不差。”周怀钰道。

    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从远方天地一线的地方迅速而来,缩地成寸,眨眼间,就到了周怀钰两人身边。

    “差了点,也逃了,以前和血影神君打的时候没有感觉,现在才深刻感觉血影门逃跑的能力实在强大。”萧如风道。

    “算了,把这两个重伤,江南死伤能大大降低。”周怀钰道。

    “降低是一定降低,不过大大未必,现在的江南真的是一锅乱粥,现在数得上名号的,还没有到江南的都快屈指可数了。”秋寒枫道。

    “若凡在哪,哪就有乱子咯。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周怀钰道。

    “也对,若凡出来之前,江南可是平稳得很,倒是北方长乱,我常去北方,哪像现在,北方几乎没有什么乱子,倒是江南。”秋寒枫道。

    “说起若凡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周怀钰道。

    “这点你倒是可以放心,他在任何地方都能生活如意。而且皇上现在努力做的只是绝情,他终究不是无情,若凡现在在牢房里面要比我们过得滋润。”萧如风道。

    “说的也对,现在整个江南人都打若凡主意,若凡被关起来,若凡也安全。”周怀钰道。

    “安全?你不觉得,如果若凡出来,该担心安危的不是若凡,而是现在外面的这些人吗?”秋寒枫道。

    “是彼此不安全,秋爷爷说的,陛下凝聚了霸者之心,唯我独尊,骄傲霸道,而若凡的近来杀气太盛,在岭南学了兵家绝学,又吸收了太多兵气,有魔心形成的初兆,如果若凡出来,这些江湖人必死无疑,可若凡也有可能真正坠入魔道,而且是连秋爷爷都没有把握对付的魔刀。”周怀钰道。

    “如果不是这样,我就直接偷入天牢把若凡救出来,然后让若凡一个人往江北跑,这样江南所有压力都会往别的方向跑去。反正这些人加在一块儿也奈何不了若凡。”萧如风道。

    “若凡要是知道你有这个想法一定打破大牢来打你。”周怀钰道。

    “若凡我倒不怕,相较之下,我更怕你姐。她可是现在江南的无冕之王。”萧如风道。

    “若凡不用我们操心,我们该操心的是那个假冒若凡的人。根据现有情报来看,他至少会一门和惊魔一刀类似的上乘刀法,而且可能真的会惊神一刀。”秋寒枫道。

    “天下刀法至邪至魔,莫过惊魔一刀,其余类似,最多地级上品,无足挂齿,倒是惊神一刀,我想接着看看。”萧如风道。

    “打破惊神一刀,从不失手的神话?”周怀钰道。

    “那我可不敢,惊神一刀从不失手,那是在神刀苏晨手里,就我这斤两恐怕连让他出刀的资格都没有,至于惊神一刀本身被打破,秋老爷子已经打落了若凡的刀。”萧如风道。

    “若凡的刀,当初第一次和若凡见面的时候,我若用全力,若凡接不下我三招,可现在我没把握接他一刀。”周怀钰摇头笑道。

    “我们四个人里面,刚开始见面的时候,我们三个差不多,若凡被我们甩开几条街,可是现在我们三个依旧差不多,各有长短,而若凡,就不知深浅。”秋寒枫道。

    “所以先试试看能不能接下简单的惊神一刀,再去看看,能不能接下若凡的惊神一刀。”萧如风道。

    “也是,不只是不能被若凡压制,我们和欧阳前辈还有个十年之约,前辈动手不留情,我们想要活命,还要拼一次。”周怀钰道。

    “难得能从你嘴中听到拼这个字?”秋寒枫讶异道。

    “因为武功更高,可以走遍大好河川。”周怀钰笑道。

    “或许等不到你们,我父亲的失败应该让我来终结。”秋寒枫道。

    “不要有太大压力。”萧如风道,他对秋寒枫始终存着一丝愧疚。

    “你还是好好稳下来吧,婉容的孩子快出世了吧。”秋寒枫道。

    “还有一个月呢,我要让江南这江南尽快安稳,给孩子一个安全的环境。”萧如风道。

    “那就加快速度,一一清扫,正道的有九爷顶着,半黑半白的锦衣卫和六扇门对付,最后,魔门的,我们三个联手也没有不能对付的,下一个邪王。”秋寒枫道。

    “无所谓。”周怀钰道。

    三人相视一笑,三人联手,“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