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七十一章 牢狱独思,天魔教徒

第七十一章 牢狱独思,天魔教徒

    十二月十六,花玉楼大婚的日子,沈若凡在牢房度过了自己的晚上。

    透过牢房的窗户看着外面的月光,沈若凡拖着长长锁链躺着,虽然进了牢房,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睡牢房觉得挺舒心的。

    真的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休息。

    他发现自己真的挺有病的,和语曦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怎么发觉,可是今日一番争斗,他就有种想要大开杀戒的冲动,尤其和朱怡睿目光交锋的时候,沈若凡有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一种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武功的预感。

    沈若凡摇了摇头,思考起郭巨的死。

    的确是死在惊神一刀上,证明除了自己之外真有人会惊神一刀。

    沈若凡心中推算,除了自己之外,会惊神一刀的人,第一个创始人苏晨,他铁定是,第二个他儿子,这时候铁定活着的,但这两个人肯定不会闲着和自己斗。

    细细回想,纵观整件事情,可以确定几点。

    第一,李剑南和慕容明成有联系,他们武功迅速提升,是有人帮了他们,甚至可能是有一个人能操控两个人。

    第二,慕容明成好像很想闹一场,大杀特杀一番。

    第三,这番人千方百计,不惜杀害郭巨,为的就是把自己弄进牢里。

    三点分析,相对应的,第一能操控李剑南和慕容明成的,最差是燕天锋这种地级无敌水准,强的或许就是什么天级老怪物。

    而且如果真有天级老怪物,那杀郭巨的未必很强,因为老怪物可以强行控制住郭巨,然后让人一招杀死郭巨。

    如果是这样,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从头到尾秋老爷子都没有出面。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六扇门的缘故,出于朝廷公义,所以不便插手。

    第二,慕容明成大闹一场,如果成功,产生后果,从最广义的角度出发,武林力量大损,这对慕容明成个人来说应该没什么好处,对朝廷有好处,对满清和蒙古甚至东瀛有好处;最小角度,江南力量锐减,自己可能越来越陷入杀戮。

    第三,这帮人把自己抓进来,到底能干嘛?即便身陷牢狱,交出七杀断刃,被铁链束缚,可是要杀自己也没那么容易。

    分裂自己最多就是让自己和朱怡睿关系越来越恶化,这样又能怎样?

    沈若凡忽然觉得好烦,这一次,游戏难度真的加大了。

    牢狱之外,也真如沈若凡所想的一样,李剑南、慕容明成出现在了一个地方,甚至还多了个邪王。

    三人一起,也就代表了黑道的最强势力。

    不过三人具是不敢有丝毫狂妄,看着眼前的人,脸上皆是一片敬畏。

    “事情办成了?”这人缓缓道,赫然就是关外深山中的雪人,也就是爱新觉罗胤禛口中的天魔。

    天魔离开关外,一路向南,偶然机会遇见了血妖女,听到血妖女是要诱拐走武当大弟子,顿时停下了脚步,故意帮助血妖女冲击武当。

    这种对付老对手晚辈的事情,天魔做起来不但不羞愧,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最后救下李剑南,天魔却意外发现李剑南是难得的隐形邪体,修炼魔道功夫事半功倍,所以亲自走了趟血影门血池,把李剑南和血妖女投入血池之中。

    血池七日,李剑南和血妖女承受了非人的痛苦,两个人心性大变,不过武功飞速进步。

    而天魔似乎调教人上瘾,听了慕容明成,顺道收了慕容明成,至于邪王,那是顺便。

    因为邪王也想收服慕容明成,于是一番交手,邪王跪伏。

    再接下来,因为慕容明成的臣服,天魔多知道了些事情,对天下大乱更有信心,于是挤出些时间来,和这些人玩玩,想和八十多年前一样,只在幕后做事。

    一切由弟子动手,不想招惹出什么人来。

    “因为朱怡睿的突然插入,导致不二庄的战斗没有发生,不过现在沈若凡如计划中的一样被关进了牢房中。”慕容明成恭敬回道。

    “朱怡睿?修炼了朱重八天子皇拳的人。”天魔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天子皇拳,残酷的帝道武学,修炼的人,极其容易被霸道的真气影响,凝聚霸者之心,而一旦凝聚了这霸者之心,就是残酷偏执,像朱重八一样扒皮实草。”

    “人影响武功,武功也影响人,若他没有凝聚这霸者之心,修炼天子皇拳有害无益,说不得会想朱标一样自爆身亡。”邪王道。

    “不错,而沈若凡惊魔一刀已经大成,又常年佩戴七杀,他心中早就已经种下了一颗魔种,魔心和霸心都是不容违逆的,这两人凑在一起,绝是一山不容二虎。只是可惜,你们没有先进行一番杀戮,否则杀戮能刺激沈若凡的杀念,增强他魔种的生长。真正入魔的沈若凡或许才是我最完美的作品”天魔道。

    “沈若凡进入大牢,接下来就是如何彻底分裂他和朱怡睿。如今大明安稳,基本靠四根支柱,政坛平稳依靠六艺的新锐,财力支撑依靠江南的水运,江湖平稳依赖沈若凡的强硬,边境依靠秦家军队。而这四根支柱,另外三根都与沈若凡逃不开关系。一旦朱怡睿彻底和沈若凡决裂,以沈若凡的傲气,江南水运必乱,辽东亦生乱,到时候加上岭南,沈若凡自己就会自立为王,大明四分五裂的可能性极大。”慕容明成道。

    “说的不错,不过还是差了些。就是可惜,如果不二开战,大明江湖必定元气大损,甚至一蹶不振,而你能借由这股乱力,武力再升一个等级,到时候开战,江湖也就彻底失去阻拦的力量。当年就是因为这乱七八糟的江湖,才让我的修为停顿。你们不要像努尔哈赤跟皇太极一样不中用。”天魔道。

    “师父放心,这一次,不会失败。不过师父,还有临天一剑,如果他出面,我们抵挡不了。虽然对面是皇帝,秋易青有忠义之名不会对皇帝出手,可沈若凡对秋易青又断腿再立,甚至可以说是重生之恩,难说结果。”慕容明成道。

    “放心,有我在,秋易青出不了御剑山庄。如果不是剑冢的剑气太深,以及江南还有一股剑气不知道藏在哪里,两人联手或许能打伤我,我就直接进御剑,灭了他。”天魔道。

    “师父厉害。”慕容明成语气敬佩,心中却升起一团火热,天境,以天下为棋,这才是他的目标。

    “不用羡慕,你们三个人的天赋都有达到天境的可能,只是一直被埋没了而已。记得修炼万象本源经,要断情断义,剑南,关键在你,如今在江南的武当人,就别放过了。还有成儿,如你所说沈若凡的弱点是情,需要用情逼他入魔,他最在乎的应该是周若眉,你去亲手解决她吧。”天魔道。

    “师父,周若眉不好对付,还是换一个吧。”慕容明成道。

    “嗯?”天魔压着音调望了眼慕容明成,慕容明成顿时感觉身体一冷,好似陷入了阴鬼地狱一般,饶是城府阴沉如慕容明成,依旧忍不住发抖,这是质的差距。

    “不要和我说你对周若眉还有感情?成儿,你是我最看重的人,不要因为感情自误。”

    慕容明成脸色微变,不过却沉声道,“师父,不是我还有感情,不属于我的女人,我会亲手把她毁了。但周若眉确实不好对付,花玉楼、周怀钰、周和、湘西四鬼,全部都是地级层次的,尤其周怀钰和花玉楼,如果对付她,可能会损耗太多还徒劳无功,除非师父您出手。”

    “算你说得有理,那就宋青瑶好了。”天魔道。

    “就她吧,不过不要自己动手,好好设计,让那些武林正道出手。只有沈若凡和武林彻底决裂成魔,我们才能既收获一柄无坚不摧的刀和天罡地煞晶石。”天魔道。

    “明白,今番沈若凡虽身陷牢笼,不过他有恩正道,要让正道杀宋青瑶,还需要一番筹谋。弟子打算散播一些沈若凡因为惊魔一刀和七杀断刃的双重影响,夜间就会成魔,然后不断杀戮的谣言,再让人假冒沈若凡在夜间到处行凶。那些愚蠢的正道一定出手。最后的胜利者就会是我们。”慕容明成道。

    “没问题,些许时间我还等得起,主要是你们三人,尤其方问,你要管好自己的徒弟,司徒多情的天赋也是绝佳,只是被师婉清那人耽误,必要时候杀了师婉清也无不可。”天魔应允了一声,又看向邪王道。

    楚方问,邪王本名,只是这个名字太久没有人说,就连邪王自己都有些忘了。

    “师婉清不碍事,可是慈航静斋还有两个地级层次的,赤帝宫开启时候需要用到,如果我们杀了她,会不会影响和另一个人的合作?毕竟他也是大人分了大明的重要棋子。”邪王道。

    “这倒也是,朱重八连自己的身后事都没有料理好。”天魔冷笑道,“那就暂时留着。”

    “行了,杀人去吧,只有鲜血才是你们成长的最好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