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十六章 充满阴谋的岭南

第四十六章 充满阴谋的岭南

    “是谁?”

    梁山山寨,一声悲愤至极的怒吼声响彻夜空,震散白云,一股浩然气息笼罩在整个山寨上空,麒麟呼啸,九纹龙狂吼,豹子飞舞……

    幸存的梁山众将看着满地狼藉,漫天红光,无不怒发冲冠,气得睚眦欲裂。

    “山寨损失多少?”宋江强压着怒气,冷静问道。

    “哥哥,此番山贼遭敌入侵,山寨粮仓付之一炬,颗粒无存,兵器仓库也毁于火灾,最后,包括军师吴用哥哥和花荣哥哥在内一共三十多个山寨头领,死去。”铁面孔目裴宣斟酌着语气,小声道。

    纵然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听到孔宣的话,宋江依旧忍不住火冒三丈,一个巨大的蓝色虚影凝聚在头顶,脚下地面寸寸裂开。

    “哥哥息怒。”

    卢俊义、林冲等人不约而同劝道。

    “息怒?如何息怒啊?前世,我等弟兄受昏君奸相迫害,聚义失败,如今出师未捷,便受如此浩劫重创,让我有何脸面见各位兄弟?”宋江双眼竟然泛出点点泪光。

    “哥哥勿悲伤过度,保重身体要紧,梁山众弟兄还要靠哥哥呢,请哥哥振作。”一众人道。

    宋江深吸一口气,将复杂的情绪收敛起来,沉痛道:“好,还需要给兄弟扶持,如今山寨可谓百废待兴。”

    “接下来该如何安排,全赖哥哥了。”铁面孔目裴宣道。

    “好,如今山寨百废待兴,兵器缺乏暂且放在一边,但是粮食却是重中之重,我等不能饿了弟兄们,需要下山向乡亲们借粮了。”宋江道。

    “可是哥哥,岭南不比前世,此地并无大户,若是我等借粮,不说会残害百姓,就说普通百姓的粮食对我们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林冲道。

    “如此,便换做别的山寨为目标吧。我等也是为人除害,另外向升龙寨的发出一封信函,上一次,若不是我等,他们早已亡命,哪还有机会继续猖狂?”宋江道。

    “哥哥有定计便好,只是哥哥觉得今夜到底是何人所为?”林冲道。

    “这还要查,若是时迁兄弟还在便好,可惜……都是那该死的沈若凡,对我等穷追猛打。”宋江怒道。

    “沈若凡?公明哥哥,你觉得是否会是沈若凡来了,听闻他武功高强,尤其擅长这入室行窃、偷鸡摸狗。”裴宣道。

    “若真是他,我就算倾尽全寨之力也非要为众弟兄们报仇。”宋江咬牙道。

    “罢了,夜已深了,各位兄弟都先下去安抚,我再详算今日之事。”宋江道。

    旭日初升,梁山暂且归于平静,而另一边明月宫驻地,金燕子冷酷地出现在那里。

    “飞燕神偷果然名不虚传,短短一夜就将东西拿来了。”月后赞叹道。

    “青石碑存在,有武松和史进两个人护卫,地图已经给你,现在把解药给我,从此之后,你我一刀两断,再无瓜葛。”金燕子道。

    “等等,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给的是真的?”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金燕子下意识看过去,顿时皱起了眉头,这到底是男是女?是男的,穿女装,又在明月宫是什么人啊?是女的,胸部扁平,声如老牛,嘴唇胡子浓密,有这样的女人吗?

    “看什么?”对方冷冷喝了句。

    金燕子以多年经验,最后判断,这应该是个女的,因为没有喉结,但是这样的女的?

    “你练功伤了脏腑,经络受损,体内阳气过剩,若再不自废武功,早晚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金燕子道。

    “不用你管。”女人也就是修炼了向阳宝典的柔儿脸色难看道,这又哪里是她愿意的?初时修炼向阳宝典倒没问题,只是随着时间发展,阳气不断增加,最后全面超过她女子阴气,女性特征一点一点消失,最后男性特征涌现,除非她愿意放弃这一身功力,否则就只能这么维持着。

    金燕子也懒得理会她,她和柔儿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道:“就凭我金燕子三个字,月后你信是不信?”

    月后微微一笑,天地仿佛黯然失色,手里一瓶药丸飞到金燕子手中:“本后信你,不过本后还是希望你加入明月宫,本后亲收你为徒,甚至可以传你少阴月舞。”

    “月后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还是喜欢一个人无门无派的生活。只不过还有一个消息,昨夜我去的时候,遇见了风盗,他顺便烧了整个梁山,还杀了大半梁山头领,活捉梁山水战第一好将浪里白条张顺,打算在后日午时法场行刑。”金燕子说了句,随即整个人就化作一道红影迅速离开。

    “好轻功,不入明月宫真是可惜。”月后看着金燕子离去的身影由衷感慨道。

    “师父,真的可信吗?就凭她一句话,她不会故意画假的地图来蒙骗我们吧?”女帝不信道。

    “一诺胜千金,江湖之人贵在一个信字,金燕子这样的人,虽然介于正邪之间,正道不喜,黑道不收,但在信字上,比武林中九成九的人都要出色,她以金燕子之名,那便是真的。处处计较,只不过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贻笑大方。”月后郑重道。

    “弟子受教。”女帝点了点头,心道这古人还真是奇怪,阴险算计,并不比自己这些今人差,有些甚至更狠,可是有时候又傻过了头,真不怕被骗吗?

    这就是江湖之上,一个信字的魅力?

    “金燕子暂且不说,后日沈若凡就要动手杀张顺,这该是我们好好谋划的。”月姬正色道,“沈若凡的性子决定他不会做无用功,光明正大地在法场处决一个张顺对他有什么好处?立威?”

    “立威固然,不过沈若凡只要将在梁山干的事情一说出去,估计所有人就都知道,没有比这威风更大,这公开处斩没什么意义。应该是类似围点打援,用张顺这个饵调梁山大军,然后一举围歼。”女帝略一思索道。

    “那梁山的人一定会去吗?梁山宋江外号貌似黑宋三。”日月夏瑶道。

    “一定会去的,因为梁山其实近乎一个宗教信仰组织,信仰就是替天行道。毕竟当初聪明的都当官了,梁山基本都蠢人,就是宋江这么忽悠上的。而义是基础,就算暗地下黑手,明面上也不能不救。何况作为一个领袖,抛弃手下人,必离心离德。”女帝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帮哪个?”夏瑶道。

    “帮忙?”女帝挑了挑眉,露出思索表情,随即面前一亮,“师父,师姐需要你们帮忙了?”

    “你想趁梁山大批军队出笼,山寨空虚,张顺被抓,水军防御较弱的关头,偷袭山寨,由我们击败武松史进,然后你击毁石碑,获得最大的兵家传承,聚集力量,到时候或和朝廷对立,或和朝廷合作,想法不错,可是没那么容易。”月后道。

    “但不试试总不行,这或许是我们唯一机会。”女帝道。

    “好,为师便助你一把。”月后道。

    “多谢师父。”女帝感激道。

    与此同时,苏家驻地,苏家公会,同样一封信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