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十三章 八百水泊,窥探明月

第四十三章 八百水泊,窥探明月

    站立江边,看着一望无际的水面,沈若凡内心真的被万马践踏,系统啊系统,你到底是有多狠,八百里水泊。

    没个万千水军谁能轻易上岸?

    沈若凡皱眉许久,却忽然笑了,他一时想不到破梁山之法,可是能破梁山之人一定是他,或者说只能是大明。

    因为岭南也好,蒙古满清也罢,都没有水军。

    毕竟蒙古和辽东靠骑射发家,既没有建立水军的需求,又没有建立水军的条件。

    现在能派兵攻下梁山的就只有大明可以。

    当然,如果梁山有青石碑的话,那也可以让武林高手偷偷摸上山去毁了青石碑瓦解所有。

    只是沈若凡如今也不知里间情况,虽然可以骑乘冰凰飞过这水泊,但飞得低的就被这些人看见,不说来个万箭齐发,自己未必能挡,就说被发现,自己全然无功,而飞得高了,有都看不清楚,不说下降困难,就说落到哪里心中都无数,着实不好。

    摸黑上去?

    沈若凡心中有了些定计,悄然消失,飘向远处,忽的瞧见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月后。

    三千青丝垂下,风采依旧,肌肤晶莹如玉,玄功上乘。

    沈若凡嘴角微微翘起,惊魔一刀大成之后,月后是唯一一个轻易接下他一刀的人。

    太阴罡气,着实了得,沈若凡心里算了算时间,今天二十,还是算增幅。

    强取不得,不过围殴她的话,便是在夜晚,自己加寒枫加怀钰,却是容易。

    至于以多欺少,三个男人对付一个女的,这样是不是有失体面,沈若凡自是不在乎,人家还是前辈高人呢。

    只是沈若凡心中又不禁思索起月后此番前来是为了什么,说起来满清和蒙古前来,他能想到,可是这些门派,沈若凡至今想不明白他们来干什么?

    苏文安那边的情报也有限,整个苏家似乎只有苏安骋一个人清楚。

    略微一思索,沈若凡悄悄朝月后靠近,他本就胆子大,如今看见月后,不悄悄跟上,却是难。

    月后浑然无觉,看着梁山水泊,蛾眉不禁轻轻皱起,以她如今的武功倒是可以一路悬空,冯虚御风,强行上岛,可是想要半点不被发现,却是千难万难,而若是自己上了岛被发现,就算自己武功卓越,也只能立即离开,想要查谈什么全然不可能。

    目光掠过整个梁山地形,月后得出和沈若凡一样的结论,若是没有青石碑,这座梁山就只有大明官军可以攻克。

    明月宫若要独立攻克,就只能寄希望于青石碑存在,然后让女帝去打碎青石碑。

    可想要攻克实在困难。

    想了想,月后飘然离去,沈若凡悄悄吊在后面,跟了上去。

    月后轻功卓越,少阴月舞虽是极美的舞蹈,但更是上乘的身法轻功,不过直线的奔腾速度并不如何卓越,而沈若凡如今的轻功已然大成,便是遇见墨如雪和白如砚,如今也是不惧,远远跟着,竟是没有被发现。

    直到了一个幽静的山峰,沈若凡远远眺望见到日月帮的人在要害守卫,心中了然,此地该是日月帮在岭南的临时驻地,他之前都没有发现,现在倒是意外收获。

    月后进去段时间后,沈若凡缓缓闭上双眼,放弃用五官观察世界,而用玄之又玄的心,身体沉浸自然,精神无限放大,人即自来。

    风来。

    沈若凡陡然睁开双眼,丹田一股真气涌动,同时放出一股磅礴气息,一把沙子撒去,守卫们顿时眯起了眼睛。

    沈若凡眼中精光一闪,好似离弦之箭一般迅疾蹿出,快若流光,守卫们根本无从察觉,只感觉一股狂风掠过,等睁开眼睛便毫无所觉,不以为意。

    沈若凡终于进入其中,看着里间一间小屋子,外面还有人把守,这一次不能再贸然,只能远远窥探,好在他听力过人,尤其是在他闭上双眼,所有都注意力都在耳朵上的时候,静心聆听,四面八方声音当即传来。

    “金燕子,还不肯妥协吗?你无门无派,入我明月宫正好,何必苦苦硬撑?”

    沈若凡眸光一闪,金燕子竟然给月后抓了?

    还真是件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内的事情,金燕子纵横江湖多年,武功高强,轻功更卓越,犯下累累大案,依旧能逍遥自在,被抓,这的确是出人意料的,不过月后武功更恐怖,存心设计,想要抓金燕子也不难。

    只是月后抓金燕子干嘛?邀请金燕子进明月宫又是为了什么?明月宫多一个金燕子不多,少一个不少,想借金燕子做什么?

    “我偷东西从来由心,不受任何人能逼迫,更不加入任何门派,月后你想要逼迫我做事,妄想!”金燕子激烈的反驳声响起。

    “金燕子,何必呢,加入我明月宫,就能有我明月宫做你坚强后盾,从此之后再无人敢欺你。而你若不同意,只会受许多苦楚。”月后声音响起。

    “宁为饥腹狼,不为饱肚犬。”

    “金燕子,本后真的欣赏你,武林之中女性本就少,能称得上杰出的更少之又少,盗榜之上,你是唯一女子,本后平时真喜欢你,只是如今关系的是我弟子的要事,所以只能用强。如果你不配合,本后就只好送你些丹药了。”月后道。

    接着沈若凡就听见一些强行喂东西的声音,然后接下来就几句吵闹什么,沈若凡估计是月后给金燕子强行喂药了。

    不过沈若凡反倒松了口气,这样等金燕子出来之后,自己再给她解毒,不管明月宫的毒誓什么毒,他都有自信解开,目前除了蛊毒,沈若凡有些忌惮之外,其余任何毒素,他都不放在眼里。

    “没想到堂堂月后竟然也会用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金燕子讥讽道。

    “也没什么见得人,见不得人的,这世上只有成王败寇。原本本后是想让你去探察沈若凡的消息,成为本后在他们那边的卧底,在关键时刻一举建功。不过如今出了更麻烦的梁山,这交易也改一改,你去梁山,将梁山地形地图画出,还有将青石碑在的房间重点标注,只要成功,本后就给你解药,放你自由,并且从今以后不再为难你。”月后道。

    “你若让我去沈若凡那边当卧底,就算一死,我也不会同意。不过帮你查探梁山,可以。”金燕子道。

    “这里有一些梁山的信息给你。”

    又一个女声响起,沈若凡听出这是女帝的。

    “行,七天之内,我给你们想要的地图。”金燕子应了一声,就要离开。

    “等等,你就不多问些吗?”女帝不解地皱了下眉头。

    “你们不是都写了吗?我何必再多问?而且无论你们写的真假,我都会自己去查。你们给的情报对来说本身就不重要。”

    金燕子清冷的声音响起,沈若凡随即就见着一道矫健的身影从里面飞出,直往外面而去,一下子就消失在沈若凡视线之中。

    沈若凡不敢跟着走,伏下身子,继续倾听里面声音,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的事情更大。

    “师父,七天之内,金燕子真的可以吗?梁山可连您都不能进去。”女帝不确切道。

    “术业有专攻,我的武功虽然远胜过金燕子,可是论偷盗和勘察,你我加起来也不如她分毫。”月后道。

    “这么了得吗?可是金燕子不是还不是盗榜第一吗?甚至连前三都没有进。”女帝惊讶道。

    “如果是前三,就是为师也抓不到他们呀。墨如雪、白如砚两个人,虽然武功还未入真正一流,可是普天之下,他们想走,没有任何人可以留下,包括为师。至于萧如风,武功并不比为师差多少,为师败他可以,抓他很难。”月后笑道。

    “那其他人可以再找吗?”女帝道。

    “不行,因为盗榜里面没有水贼海盗,真适合的也就飞盗可以用用,朱来和徐迁两个阴盗不能算,玄天机擅长八卦阴阳,但轻功并不如何出色,而余千面,从来只有他找别人,就没别人找他,而最适合的除了金燕子就只有沈若凡,所以其实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月后道。

    “不过师父我们要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外人身上吗?”女帝道。

    “暂时只有如此,不过我们也不能闲着,慕容明成,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厉害些,他联络的人,可比你多,要么是他背后还有一股势力,要么是他参与了某件大的连我都还不知道的事情。”月后道,“本后甚至怀疑他已经通过逍遥窟,成为新的逍遥侯。”

    沈若凡眼珠转动,新的逍遥侯,逍遥令也在月后手里?

    沈若凡静静听着,今天应该还能听到不少惊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