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十三章 一家欢喜一家愁

第三十三章 一家欢喜一家愁

    副本:岭南贼窝

    战役:翠屏山大战

    任务难度:困难

    成就:共击败山贼十万、斩杀山贼三万余,降服山贼四万余,剩下山贼四散不知所踪。

    收获:春秋刀法传承、千古名将张辽、玄级神马追风、包括鲁智深在内梁山好汉元灵共达二十晶石……

    通关评价:完美

    沈若凡写下一份成果清单。

    “大家努力,尽量不要超过一个月,要提前完成任务。”沈若凡道。

    “房子,能不说风凉话吗?你个管杀不管埋的,杀人好杀,那些死了的,一把火烧过去,就只剩下骨灰,一了百了。可是活着的才麻烦,那些逃出去的暂时不管,以后慢慢清理,也就是耗费时间。可现在那些投降的俘虏才麻烦。四万多,比我们人都多,要是放出去,可能又为非作歹,都关着,可能还会被人家里应外合攻破府衙。如果不是你在雄狮寨那把火没有把粮食烧完,还能对付着,现在这些人可能就已经闹起来了。”蚊子道。

    “当初白起坑杀赵军四十万降卒就是因为投降的人太多,怕生变,所以才一了百了地坑杀的吗?”六耳道。

    “喂喂,我都能杀了,你们连后事都不能解决,low啊。”沈若凡一脸嫌弃道。

    “你特么管杀不管埋,留下一堆事情要让我们给你擦屁股,还有理了。”六耳腾地一下跳起来,虎目圆瞪,杀气腾腾。

    “别摆架势,关公睁眼就杀人,可他的眼神都能轻松接受,更别说你。再说这些事情和你什么关系,都是傲华、君义他们管得好吗?”沈若凡道。

    “就是这样,我才替他们抱不平,像现在傲华君义都没有来聚会,然后你就在疯狂秀恩爱。”六耳道。

    “你有资格说秀恩爱这话吗?”沈若凡翻了个白眼,“岭南难的是这些山贼,能投降,事情就完成一半,接下来的东西很难?四万人,把胆魄震慑住,四千就能看住,而且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想做贼的,尤其是一群拖家带口的,能平平稳稳过日子,哪个喜欢刀头舔血?接着让自己儿子继续干?还有四万人是一个整体吗?没听过军委的思想教育吗?”

    “听过八荣八耻和社会主义价值观吗?有没有经受过马列主义思想教育的?知道不知道战斗洗脑,听话接受教育的,有红苹果吃,不听话的,接着当俘虏?最后自我催眠,把这当成一门学问,努力钻研,立刻成信徒。不要把自己跟山贼对立起来,让山贼自己跟自己对立起来,山贼里面会有没有软骨头吗?会没有为了红苹果投降的人吗?一旦有人投降树立榜样,那么要么会有一群人效仿,要么就是先攻击他们,而不会攻击我们。”

    “还有江南的军队和帮派人现在都朝岭南这边涌过来,认识越来越多,想要压住这些人还不容易?”沈若凡一脸你个弱智神情。

    “这么秀吗?”六耳道。

    “就是这么秀,思想教育这一块儿,沈家认第二,全国没人能认第一,至于军队这一块,秦家人第二,苏家也不能认第一,所以你来找我干什么呀?没听说,想要富,先修路,岭南要发展,百姓要安康,还要发展经济,这些才是你要干的。这点你还不如人家绍阳。”沈若凡道。

    “你把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然后你在这和语曦谈情说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六耳道。

    “你问蚊子会不会痛?”沈若凡道。

    一边悠闲没什么事的蚊子回头瞄了眼六耳道:“不仅不会痛,而且还很舒适。出去修路去。”

    “你个死单身,谁给你说话的勇气了。”六耳道。

    原本默默坐在一边的蚊子听到这句话,默默起身,六耳本能地察觉到一丝不妙,正想开闪,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闪,蚊子就已经飞到他身边了。

    沈若凡愉悦看戏,如果损友不被拿来看戏,那么损友将毫无价值。

    “要不玩玩去。”沈若凡朝秦语曦道,六耳有些地方说的还是不错的,他有把握,七天之内,让半数岭南之地都变成总体安稳,偶有波动的情况,一月之内让岭南之地总体归心,三月变得安稳。

    但这只是预估,需要不断的努力,一边要清除境内的流寇,一边要抵御外边人的兴风作浪。

    像现在除了沈家负责思想教育,秦家负责武力威慑,还有江南商界的帮忙发展经济之外,其余的都被沈若凡扔出去四处剿匪,赤帝宫一时没发展,至少也先拿下一半岭南来。

    “好啊,一边剿匪一边找机遇,还能度蜜月。”秦语曦微笑道,这是周若眉和宋青瑶都没有的福利。

    “我们哪天抽个空去民政局登记吧。”沈若凡柔声道,度蜜月,总是结婚之后。

    秦语曦面色羞红,细若蚊呐地应了一声,靠在沈若凡的肩上。

    沈若凡温柔一笑,等这里事情结束,我也算是有家室的男人了。

    目光远眺在一边闭目养剑的秋寒枫,沈若凡脸上忽的露出一丝诡笑,怎么说呢,发现月姬是个意外,但是他觉得这是最好的让月姬“意外”的机会。

    反正经过翠屏山一闹,霸业、日月都损失惨重,他们两帮人的确提防苏安骋有所不良,所以带了足够多的人,结果那一战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帮派高层几乎死了八成,现在都缩着,那月姬为日月奔波意外地遇到什么那也都是很有可能的。

    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沈若凡自是春风得意,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另外一半岭南的匪盗还有苏安骋这么一批为他人做了嫁衣的人。

    苏安骋此刻正在大发雷霆地狂砸东西,整个小房间里面的东西被砸了个干净。

    日月、霸业损失惨重,但冰河也没有好受到哪里去,虽然当时大战的时候,沈若凡没怎么理会他们,但是事后,楚狂云和女帝轮流来发泄一番这且不说,那些被沈若凡设计的山贼们的残余也来发泄,现在冰河的损失也就是比日月和霸业好一些。

    就在不久前,苏家又召开了一次大会,他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如果不是他现在是苏家武功最高,而且有苏文聘这些力保,恐怕这个冰河帮帮主的位置都要被下了。

    “这么生气干什么?如此沉不住气怎么成得了大事?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就跟你说过,什么时候都要忍的吗?”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苏安骋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一分喜色道:“你出逍遥窟了?”

    “当然。”

    一个俊朗的身影从阴暗处走出,赫然便是慕容明成。

    “生气什么,前人种树,他摘桃,这本来就是他沈若凡最擅长的事情。你的想法已然不错,计划也尚算周详,不过碰上了他,自认倒霉吧。”慕容明成道。

    “我不甘心,秦语曦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却成了他的女人,秦家本来是我的助力,结果成了他的助力。我是天之骄子,他只不过是一个破落草根,与什么资格跟我比?靠着女人起家,如果不是秦语曦,就算有沈家我也一定在现实杀了他。”苏安骋面色狰狞道。

    慕容明成听到女人,眼中也闪过一分不悦,只是他表情控制得极好,没有显露半分:“行了,双管齐下,你们的世界,尽情给他找麻烦,而这边,明月宫找我,我可以联络,还有天泣宫和慈航静斋我也能帮你联络上,甚至还有万象门、长生天,乃至升龙寨蓝天寨也可以,让你拥有足够多的可以和江南相抗的高手,让你们在这里的背景相同,可是你可以和沈若凡相抗吗?”

    “当然没问题。抛开了这些武林高手,沈若凡他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有什么资格和我斗?”苏安骋道。

    慕容明成轻蔑地扫了眼苏安骋,凭什么和你斗,你要是真能胜过他,何须在此大发脾气?罢了,让他多耗些便是,用他还不如明月宫的女帝,不过败了沈若凡便好,异人的异是有消失的一天的,等他等级下降一半之后,还有什么能力与我斗?

    “不过你是怎么联络到这么多人的?真的都可以联络到吗?”苏安骋好奇道。

    “当然可以,岭南是山贼的岭南,沈若凡猛龙过江,还灭了雄狮寨,你当岭南其余的真的不会唇亡齿寒吗?只要我上门游说,升龙寨那帮乌龟就会出来,至于蓝天寨义气为先,虽不容易说动,可是寨中人大多个性冲动,只需要计算一二,蓝天寨必然和沈若凡他们冲突。至于其余,那都不用我联系,祸起萧墙之内才是多数人失败的原因。”慕容明成道。

    “我来给你收拾烂摊子,你也给我稳着接下来毕竟是你们异人的游戏,我不会出面的,我的舞台是赤帝宫。”慕容明成起身离开,却是有些不信苏安骋,又去找了几份保险。

    苏安骋在慕容明成走出后,脸上才露出阴沉歹毒的笑容,不愧是主角命,沈若凡你怎么和我斗?主角光环笼罩下,你只有死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