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十八章 初见沈玄驱
    到山拜山神,沈若凡到了岭南地界,自也要拜个山头。

    走向知府衙门,此刻府衙门前却已是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头,

    岭南如今是游戏空间,群山峻岭之间有诸多秘境奇宝,三寨八帮十九派,则是明面上只要灭了,一定能获得奖励奇遇。

    但不说三寨八帮十九派这样的大派,就是其余小的,能在岭南扎根多年,又岂是简单的?

    所以来这知府衙门要一份攻略却是必须的,最大程度地降低难度,还能凑个师出有名。

    “这么多人,怎么进去啊?硬挤?”六耳道。

    “这么跌份的事情,你觉得我会做吗?要进去,就要别人把我们请进去。”沈若凡不以为意,腰间逍遥王令牌飞快掷出,带着千钧之力砸向大门,门前众人被沈若凡一块令牌夹杂的内气逼开,见着令牌砸入墙壁。

    门口的捕快见状无不惊骇,连忙将嵌在墙上的令牌拔下来,看着石壁缺口,捕快暗自倒吸了口凉气,能在岭南这种地方当捕快,他的武功自也不弱,四十六级,就是在六扇门也能当青衣捕头,尤其手上功夫更引以为豪,可如今这令牌竟然让他差点拿不下来,看着令牌上的逍遥王三个字,当下大惊,连忙让人将门前玩家分开,一脸急切地看向沈若凡道:“敢问前方是逍遥王当面?”

    “正是本王,通知沈大人。”沈若凡道。

    “王爷随卑职入内,沈大人即刻便来。”捕快道。

    “好。”沈若凡略一点头,带着风云工作室一众人走进府衙内部。

    “今日衙门暂停处理事务半日,非重大冤情不得入内。”捕快道了声,然后左右立刻把大门关上。

    “我靠?凭什么啊?我排队排了半天,他们人来了直接插队就不说了,竟然还直接关门垄断了,凭什么啊?”一个玩家顿时不服起来。

    “说的对,现实潜规则黑幕也就算,武尊他妈还有黑幕呀!老子不玩了!”一个玩家更激进道。

    “不想玩就滚一边去,别挡道。搞的世界围绕你转一样?还现实世界游戏世界?现在还把武尊当成普通游戏世界,脑残啊。”前边那个人刚刚说完,身边一个就讽刺道。

    “脑残就是脑残,拿自己跟别人比?也不想想里面的都是什么人?那是沈若凡,武尊第一高手玩家,唯一玩家王爷,论品阶还比人家知府高呢?进去不是理所当然的?”

    议论声分成两边,激烈吵闹,不过沈若凡都走进去了,门也关上,外面的议论声也持续不了多久,一群人就散了开。

    而沈若凡走进衙门,捕快立即进入后堂寻找沈玄驱,留沈若凡在厅中等候,沈若凡目光本能性地把厅中布置扫了一遍,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厅中布置上下加起来拿出去卖的话,怕连十两银子都没有。

    一贫如洗。

    没有能比这四个字更能形容这里的布置了。

    这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事情,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就算地方再穷,官吏们往往也能敲骨抽髓地让自己的荷包鼓起来,岭南这地方虽然相对落后,但地方够大,真狠下心来,能搜刮到的数目绝对远超他人想象,结果还只是这么清水。

    果然,老夫子的儿子!

    沈若凡坐下不久,就听着里间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脸上笑容更甚,这么急促的脚步声,无疑显示对方的着急。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官袍的中年人从里间走出,沈若凡一眼望去,不禁心中暗赞一句,好个中年帅哥。

    沈玄驱年纪应当在四十之上,又常年在岭南这土匪窝里,应当劳形显老才是,可是从外表看来却不见丝毫老态,依稀可见年少时的风流英俊,双眼黑亮犹如珍珠,似蕴含无限智慧,故意留着的八字胡更彰显一分成熟。

    沈若凡算是见识了二十年前大明风月班头的风采,心道自己老了之后如果能有这么好看,那真的要烧香拜佛感谢一下。

    “下官沈玄驱拜见王……”

    一个爷字没有出口,原本端坐着的沈若凡犹如闪电一眼蹿出,一手扶住沈玄驱准备下拜的双手,轻笑道:“我这个王爷是散职,不用算公,而论私,我该叫你叔才对,叔。”

    沈玄驱身子一震,眼眶竟然微微发红,隐有泪光闪烁,没有坚持拜下,而是趁势起身道:“这个叔字,我是当不起,不过是被逐出门墙的不孝子罢了。”

    “我出门时,曾去爷爷那里说过,当时我见他手里握着一块墨绿的玉佩,虽然藏得很快,可我在上面看到玄驱二字。”沈若凡道。

    沈玄驱身体又是一颤,泪水几欲从眼眶当中滴落,不过以强大的毅力强自忍耐着,不想在外人面前丢了脸,涩声道:“爹还好吗?”

    “不好,独在清风山庄,一年前我见他的时候,就见他生志缺乏,近来咳嗽还有些严重,腰腿的毛病也没有好……”沈若凡一桩桩一件件地说着老夫子的近况。

    沈若凡每说一件,沈玄驱眼眶就红一分,最后再难忍耐心中悲伤和愧疚思念之情,泪珠大点大点地坠落,再也顾不得什么官威不官威,外人不外人的,情难自控。

    捕快们跟随沈玄驱多年,一些年纪大的对当年事更或多或少知道些,识趣地退了下去。

    沈若凡也没有再说,让沈玄驱静静发泄一番,他虽不知到底发生什么,可父子断绝关系二十多年不相往来,不管是为了什么,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痛苦。

    “爹,你在哭什么啊?”

    一个童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沈若凡好奇地看过去,见着门口站着一个妇人和一个六七岁的孩子。

    沈若凡心中猜测,这应该就是沈玄驱的妻儿,妻子穿着简单,并不如何华丽,但模样端庄美丽,便是荆钗布裙也难掩绰约风姿,出得厅堂的最好代表,出身必然不凡,至于孩子胖乎乎肉生生的,让人看得打从心眼里喜欢。

    “你是谁?为什么让我爹哭?”孩子拿着把木剑指着沈若凡奶声奶气道。

    大大的眼睛想要表现认真生气,但除了萌之外,沈若凡是没看出什么来,只是笑道:“我是你哥哥。”

    “哥哥?”孩子眨巴眨巴了下大眼睛,萌化众生的表情,抬头看着自己娘道,“娘,你和爹每天晚上不是说给我生弟弟吗?怎么生出了个哥哥来啊?”

    沈夫人原本好奇自己丈夫为什么会大哭起来,结果听着儿子的话,脸色不禁一羞,捂着儿子的嘴,生怕他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