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十三章 沈玄驱
    沈若凡走过去,揭开三个人的黑巾,果是东瀛倭人,手在三人怀里摸索,摸出一块墨绿玉佩来。

    夜色昏暗,但好在满月光辉尚算明亮,沈若凡稍稍挪了挪位置,到一光亮处,看清了玉佩,样式典雅,像是出自名家手笔,必是中原之物,只是这样式的玉佩在上流雅士之间也不少见,难以分辨是何人的,仔细看看方才看清玉佩后的蝇头小字。

    “吾儿玄驱,周岁之礼。”

    沈若凡摸着下巴,玄驱,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呀,玄驱,在哪见过来着?

    沈若凡过目不忘,这一年来所经历的事又远超常人,却是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儿看过这两字。

    允玄复礼,驱除鞑虏。

    沈若凡瞳孔猛地一缩,却是想了起来,老夫子家族的名讳次序,还有老爷子的毕生志愿。

    这是老夫子的亲儿子。

    沈若凡猛地跳了起来,沈家一门忠烈,固然可敬,但除了老夫子一脉,其余都死绝了,而老夫子有一长子如今在岭南为官,似乎是因为当初朝廷斗争失败的缘故,可是到底是做了什么所以被老夫子逐出家门,沈若凡就不知道了。

    所以,沈若凡到如今也不知道老夫子为什么宁死也不和儿子往来。

    当下,沈若凡把这三个人弄醒,好生拷问一番,不过效果并不显著,这三个忍者武功并不如何,所谓忍术在沈若凡面前还不如变戏法,但意志力却比沈若凡预想的要强。

    拷问这方面,沈若凡到底并不擅长,摄魂术对着几个忍者效果也不显著,想来是东瀛忍者专门应对过类似的。

    沈若凡孤身在外,但这里是江南,沈若凡想找人却是轻而易举,私人发送信息给寒。

    不多时,黑夜之间,一抹靓丽的黑影浮现,自带寒气而来,除了寒以外也没有旁人。

    自从进了武尊,寒也入乡随俗地留起了长发,只有额前还留着飘逸的短发,紧身的衣物勾勒出婀娜的身形,加上修炼了冰属性的功法,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东瀛倭人?你又惹事了?”寒瞄了眼地上的人道。

    “不要这么一副我是熊孩子常常惹事的口吻好吗?”沈若凡额头冒出三根黑线道。

    “你不是吗?”寒一脸淡漠地反问道。

    “我是吗?”沈若凡继续反问。

    “是。”寒一脸肯定地点头。

    “这么不乖,会嫁不出去的。”沈若凡伸出手在寒白嫩的脸颊上捏了把,寒一脸嫌弃厌恶地拍开沈若凡的咸猪手,“走开。”

    “不要这个样子咯,成天这么冷,会把自己也冻坏了。早知道当初我就不给你找寒冰真气,找本乐观大法给你。”沈若凡道。

    “你能找到再说。”寒道。

    “你确定,我找到你就真的练?”沈若凡挑逗似的挑了挑眉。

    寒本来想开口说是,但忽然想起玄二的死人经,话顿时卡住,武尊的武功种类太多,各种奇葩也太多,谁知道会不会真有乐观大法这种东西。

    “你大半夜不在御剑山庄,出来做什么?风盗的瘾又发作了?”寒问道。

    “闲着无聊,手瘾犯了,约月后打了一架。”沈若凡道。

    说完之后,寒淡然地看着沈若凡一点回应都没有,沈若凡不禁打:“你就不好奇结果怎样?”

    “你没死。”寒冷漠地回了一句。

    沈若凡脸色发黑,寒的话他懂,自己没死,看得出来,不用说,至于比斗胜负,她不关心,她只在意生死。

    “以后千万不要见玄二,否则我怕你被他带过去。”沈若凡严肃道,虽然寒说话一直很简练,但他总感觉寒是越来越简练。

    “这帮人是什么?”寒瞄了眼地上的人。

    “如……此,这般……。”沈若凡简单地将事情复述一遍,“接下来,怎么把消息拷问出来,就靠你了。”

    “精神催眠拷问,炎比我擅长,你该找她。”寒道。

    “找她,她说不定会把我给扒了,而且大半夜找她,会被骂的。”沈若凡道。

    “那你大半夜找我就不怕被我骂?”寒扭头道。

    “不怕。”沈若凡笑嘻嘻道,丝毫没有大半夜把人叫出来的罪恶感。

    寒娇俏地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沈若凡:“我把这三个人带回去,几天后给你答复吧。”

    “嗯,不急,接下来几天还陆续会有人来的。”沈若凡道。

    “陆续来人?东瀛在御剑山庄闹事,是真的自己找死。”寒初时疑惑,随即恍然道。

    “没办法,地狱无门,往往就是人自来投。这大明的各大门派如今都已经和我混了个脸熟,许多大门派更是熟人多多,没有发挥空间,东瀛那地方,我人生地不熟,随随便便偷抢。”沈若凡道。

    “东瀛?没有熟人,正好你发挥,不至于闷坏。”寒道。

    “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吗?我去那边可以给你弄来,东瀛皇室供奉的传说神器八尺琼勾玉怎么样?”沈若凡问道。

    “三神器有名无实。而且你东西拿好送若眉她们就是,送我做什么?”寒道。

    “一样的一样的,而且八咫镜更适合眉儿。”沈若凡道。

    “还有要我抓的吗?没有我就回去了。”寒没有继续话题。

    “没有,不过这么急着回去干什么,大家聊聊天嘛,顺道去吃点夜宵。江南发展繁荣,大晚上通宵的店也是有的。”沈若凡道。

    寒懒得回应沈若凡,一手一个地拖着两个东瀛忍者往前走。

    “你这可很没有形象呀。”沈若凡伸手拉起剩下一个东瀛忍者追上去道,“要点形象啦,你这样子下去真的嫁不出去,别让我养你一辈子啊。”

    “滚。”寒冷冷地回应一句。

    “对啦,沈玄驱和爷爷断绝关系,你知道为什么吗?”沈若凡道。

    “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是老实人,你可别忽悠我。”

    “……”

    “不要不回答啦,你这样很闷的诶。”

    “……”

    “行,我们接着聊天。要吃什么?去吃烧烤吗?”

    “……”寒绷紧的脸终于融化,“沈玄驱当年闻名大明的风流才子,大明文坛对他无不钦佩,十四岁就过了童生试,十六岁中了举人,十八岁进京中了头名状元,连中三元,而且是大明最年轻的状元,一时风光无两,年纪轻轻便入了翰林编修,当时京城歌姬无不仰慕……”

    “大明版升级柳三变。”

    “诗词方面他比不过柳永,或许是他少年得志,太功成名就,没有落魄,所以倾注不了多少感情,不像柳永颠沛流离,所以晓风残月。不过最后沈玄驱还是被贬黜了,贬到岭南当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