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八章 流光剑道
    “这东瀛倭人是来找死吗?”天泣宫青王凌空子一脸不屑地看着柳莲二,心道秋易青的剑实实在在的天下无敌,这帮东瀛人敢在这时刻上门挑衅,不是寿星公吃砒霜活腻味了吗?

    “聪明的小矮子。只是这么做对东瀛似乎没什么用,难道东瀛也想攻占大明?”月后脸上露出一分嗤笑。

    “还是愚蠢,这么想死的人,我也是少见,你看他们能活多久。”沈若凡冷笑着。

    月后微一侧目,轻笑道:“看来,王爷短时间是无暇来管明月宫,本后可以在江南多呆些时间了,正好看看这江南山水。”

    沈若凡瞥了眼月后,他就说,不喜欢和聪明女人打交道,果然这样,聪明女人最讨人厌。

    此番挑衅看似是找死的行径,因为秋易青武功目前来说天下第一,东瀛蒙古辽东三股势力加在一起也不是老爷子一个人的对手,可是武功不能决定一切,还有更关键的性格问题。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至于魔头畜生是什么都不管的,文明人是可以用规矩去套的。

    今日是御剑山庄的大喜之日,柳生一龙是光明正大的挑战,所以反而不会有事,就是看准了秋老爷子正派又古板,大喜之日不宜见血,免得晦气,而且光明正大的挑战,不会以大欺小地对他们出手。

    所以赢了,没事,可以走出去,输了也不会横着出去。

    怎么看都不会赔本的买卖,建立在对方仁义而欺负的买卖。

    只是这一套对秋老爷子可以,可对沈若凡来说,就是嫌自己命长,太想进鬼门关,今日不动手,那就只是今日,这些人能活着离开江南,沈若凡就去东瀛把人家所谓的天皇杀的断子绝孙。

    半跪着的秋寒枫闻言也站起了身,如玉般的面庞露出一分冷意,今日在山庄闹事,无论是什么目的,都要面临他的报复。

    “好。”

    秋寒枫一口应下,在众人情理之中,身为御剑传人,带着御剑复兴的伟大荣光,在这个日子,他不能拒绝任何人的挑战,就算是对手比他强,他也要正面一战,何况这柳生一龙的实力和他差不多,而因为在御剑山庄,所以他的胜算更大。

    一步踏下,好似天剑袭来,剑冢的万道剑光亦因秋寒枫的剑气而呼啸,给予无限威势。

    柳生一龙瞳孔紧缩,来时他们已经调查过御剑山庄,知晓秋寒枫武功了得,寻常上忍都不是对手,必须要是上忍中的上忍才有能耐与之一战,所以才让他柳生一龙,这个东瀛剑道丰碑前来,以最强武功击败他,挫中土锐气,可如今他没了这份自信,说不定死的是他。

    “柳生一龙。”柳生一龙郑重地自我介绍一句,将自己的剑拔出,“剑名梦魇,由深海玄铁所铸,长三尺七寸,随我杀了三十八名成名高手。”

    无比郑重的姿态,柳生一龙深吸了口气,目光专注地看着秋寒枫,原本的些许想法,忽然都没了,这一刻他就是专注的剑客。

    感受到柳生一龙决绝的剑意,秋寒枫微微侧目,心道东瀛竟有如此专注虔诚的剑客,其对剑道的尊敬投入恐不在自己之下。

    “我已无剑。”秋寒枫淡淡地回了一句,认可柳生一龙的对手身份。

    他的确无剑,随身佩剑锋影剑在和剑惊风的战斗中断了,便再也没有找一把佩剑,以他的剑道修为,除了天级神剑之外,一般的地级宝剑,多一把少一把对实力影响亦是不大。

    柳生一龙双眼眯起,心中忌惮更甚,敢以无剑对人,此人的剑道修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明。

    长剑挥动,柳生一龙一剑朝秋寒枫劈去,剑气浩荡,剑光布满方圆数丈,众人皆惊,方才晓得这倭人了得,纷纷退后,给他和秋寒枫留出足够空间场地。

    剑气来袭,秋寒枫面色淡定从容,好似一朵悠悠白云,毫不费力地往左退了一步,却恰好将这剑气多了个干净,剑指上前,剑气长纵,柳生一龙连忙举剑来挡,剑气击打在剑身上清脆作响。

    柳生一龙握紧剑柄,稳住晃动的剑身,眼角余光留意到剑身上的细点,心中凛然,好个锋锐的剑气,心中更是不敢大意,剑似流光,长剑飞舞,招式看似简单,却与中原的剑法大为不同,甚至显得诡异,旁观一众剑道大家见状,心中本不屑,可设身处地想与柳生一龙比剑,却惊讶发现,自己怕是撑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要被柳生一龙击杀。

    眼见柳生一龙剑法高超,秋寒枫又手中无剑,众人不禁担忧,眼下乃是国家大事也。

    秋寒枫面色沉静如水,好似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劣势一样,将御剑山庄的精妙剑术施展,剑气锋锐,坚不可摧,柳生一龙剑法虽古怪奇特,但所谓剑法终究万变不离其宗,还迷惑不了秋寒枫。

    光影交错,二人错身而过,秋寒枫一剑而来,柳生一龙肩头点点鲜血沁出,秋寒枫毫发无损。

    正道一片顿时欢呼,月姬暗暗松了口气,松开了攥紧的手。

    “这便是中原第一剑临天一剑吗?果然厉害。”柳生一龙由衷感叹,脸上露出一分敬佩之色。

    “这不过是临天一剑的皮毛,还未得其中精妙。不过如果你就只有如此剑术,那我便不陪你玩了。”秋寒枫道,方才他可以说是用尽了全力,但也可以说没有,因为现在在御剑山庄,同样会万剑归一的他可以随时随地调用剑冢剑气,取之不竭用之不尽,都可直接以力破巧。

    “公子不是在虚言,那柳生只有出这最强一剑,这一剑自从练成以来,还未有人能在此剑之下生还,如今全力而为,希望公子准备好,否则怕要饮恨此剑之下。”柳生一龙握紧手中之剑,身上剑意不断增强,身体竟渐渐虚幻了起来。

    柳生一龙是一名剑客,但他也是一名忍者。

    他在东瀛剑道一界所向无敌,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翻阅无数古籍,翻到了东瀛六十年前的禁忌,见血魔苏夜杀人,皆是一刀,一刀破万法,故而也追求招式简单,认为多而无用。

    柳莲二见到这一幕却直接站了起来,竟破天荒地开口叫停,他与柳生一龙一同而来,深知柳生一龙这一剑的恐怖,柳生一龙东瀛剑圣的名头就是因为此剑才创下的,从未有人在这一剑下生还,而他不想或者说不敢让秋寒枫在这里死了。

    柳莲二料定秋寒枫接不下,而无论秋寒枫就死,还是秋易青出手救人之后恼羞成怒,他们都出不去,他们可只想挫一下秋寒枫锐气还有中原武林威名。

    只是比剑比到了极致的柳生一龙根本不在意柳莲二说的话,这一刻他的心里只有剑,什么使命国家全部都抛之脑后,心里只有纯粹的剑道。

    耀眼日光映射在剑身上,耀眼的光芒从柳生一龙身上散发出来,整个人好似变作了太阳,四周一群人都纷纷闭上了双眼,只能感觉到强烈的剑气。

    秋寒枫也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电光火石间,思绪无比快捷。

    传闻东瀛有一流光剑道,剑若流光,更能借四周光芒为己作战,以弱博强,果然名不虚传。

    生死一瞬,柳生一龙什么都不顾了,只想着剑再快些,他也是一名存粹的剑客,一分的内力能发挥五分的杀伤力,在分秒之间决定胜负生死。

    漫天流光皆是自我,柳生一龙的剑道领悟猛地拔高了个层次。

    一剑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