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章 浩大的东瀛队伍

第四章 浩大的东瀛队伍

    沈若凡轻功高绝,身影几动,便来到了街上,见识到了信息里面的东瀛队伍。

    沈若凡一眼看穿他们身份,倒不是沈若凡眼里有多好,也不是什么先前消息,而是这一群人都穿着木屐,一副东瀛服饰,沈若凡只要不是瞎子就能认出来。

    尤其是东瀛那独有的跟个笼子一样的小轿子,整个人都缩在里面,被两个人抬着。

    沈若凡看得眉头皱起,实在无法理解这些东瀛人的思维,脑子是秀逗了吗,大老远地从海上飘过来惹事也就算了,闹事的常常有,可是还带这么些个东西,智障吧?

    抱着这一态度的并非只有沈若凡一人,江南经济发达,民生富足,同样的闲人就比较多,再加上国人几千年未变的特性看热闹,纷纷围在一起看热闹,三姑六婆的都在讨论着。

    指指这个,点点那个,却是闲聊的好。

    “这些个倭人还真有意思,自己坐在那么小的箱子里面被人抬,也不嫌闷得慌。”

    “听说倭人都不高,都是三寸丁,可能人家觉得更舒服。”

    “这么给人抬,我看着就不像是官老爷,反倒像是两个人用一根大柱子扛大母猪呢。”一个大妈说道,当下引得一群人捧腹大笑,不过倒没有多少恶意,只是看的热闹。

    只不过大妈们说的随便,听在行走的东瀛武士耳中却是皱紧眉头,一个武士目光凶狠地扫过围观的人,如同凶狠豺狼,四周人顿时脖子一缩,身体发寒,议论声小了不少。

    沈若凡眉头微挑,冷不丁把一连串的鞭炮丢进浩浩荡荡的东瀛队伍当中,顿时噼里啪啦地爆响起来。

    出乎预料的响动,登时吓得一阵鸡飞狗跳,人群骚动,东瀛人里不少人都慌乱了起来。

    “嘿”

    领头的一个武士一声沉喝,腰间倭刀猛然砍出,一刀耀眼的刀光闪过,那一连串的鞭炮立即断裂两截再无声响,地面上也出现一道深深的裂痕。

    旁观的人真的被吓住了,不敢再再议论,生怕这些人一刀劈了自己都没处说理去。

    而那一刀劈碎鞭炮引线的东瀛武士,却没有继续向前,而是目光尖锐地朝沈若凡方向看来,即便在混乱当中,他依旧还是判断出了扔鞭炮人的所在。

    目光如刀,站在沈若凡身前的人不敢停留,纷纷向左右两侧散去,直把沈若凡留在了那名武士的视线中。

    东瀛武士目光尖锐如刀,只是沈若凡淡然地站立着,东瀛武士的训练既复杂又简单,只为杀人而存在,顶尖高手产出率不高,但是一般层次的高手产出率却不低,杀伤力惊人,只不过这点杀气对沈若凡来说等同没有。

    目光打量东瀛武士,沈若凡眼中闪过一分思索,又是上忍层次的,就是不知道是甲贺还是伊贺又或者是什么新流派的高,说来他对东瀛的确是缺乏了解。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冒犯我们大日。”东瀛武士皱着眉头道,却是隐约察觉到沈若凡的不好惹,不敢贸然动手。

    “冒犯?跟我谈这个?那你们又知道不知道,自从你们踏上江南这片土地开始,你们就冒犯了我。”沈若凡道。

    “你?”东瀛武士手握着倭刀,目光游移不定。

    “踏上江南便是冒犯了阁下,那敢问阁下是否是逍遥王冕下?”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轿子里面传出来。

    沈若凡目光微变,轿子里有人这是意料之中的,没人才奇怪,但如果不是这人说话,他真的发现不了饺子里面的人,此人隐藏形迹的忍术恐怕已经登峰造极。

    “正是本王,你们东瀛好大的胆子,上一次在我大明境内闹事,本王还没有去你东瀛找你们天皇算账,竟然又敢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江南,是又想死吗?或者说你们太想念木更津仁他们,想下去陪他们?”沈若凡心中有所忌惮,但脸上却一脸不屑表情。

    此话一出,莫说是那个为主的东瀛武士,就是其余东瀛武士也是一般无二的表情,心中恼怒,目光冰冷地看向沈若凡,百余人的杀气和内力相结合,威力端是恐怖,四周观众更是远远离开。

    “哼”

    沈若凡冷哼一声,内力磅礴,一声震碎所有人的气息,身上一股凶煞的刀气翻涌,肉眼可见的血红色内力蔓延沈若凡全身,就好似粘稠的鲜血一般,好似地狱魔神出世,浑身上下散发着死亡的危机。

    一众东瀛武士本以为自己已经无惧生死,但在这股气息之下,心头却升起一股恐惧,甚至想要后退离开。

    “哼”

    又是一声冷哼,带着一股精纯剑意,与沈若凡的恐怖杀意分庭抗礼,不落下风。

    沈若凡瞳孔一缩,好强的剑道修为,竟然和凌虚子不相上下,东瀛剑道吗?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

    一只枯瘦的手掌掀开窗户,露出轿子里面人的身影,赫然是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身体干瘦,又跪坐着,这个狭小的轿子对他来说竟还显大。

    “老朽柳莲二参见逍遥王,此番前来中土宝地,乃是参加大明第一剑,御剑山庄的更名之仪。久闻王爷与当代藏剑山庄传人情同兄弟,想来不会把前来观礼的客人给提前杀了,尤其是在江南之内,免得引来旁人对藏剑山庄的非议。”柳莲二道。

    “小老头,你倒是算盘打得很精,用藏剑的名誉来约束我,只是这更让我你觉得居心不良,让我想要在这里就提前解决你。”沈若凡眼中一抹杀气流露,他是真的想动手,一个用剑高手,再加上这个小老头,不算上还可能藏着的,这就已经有两个地级高手,说是来观礼的,谁信?

    尤其是上一次来的人,被沈若凡宰了个遍的时候。

    “大明乃是礼仪之邦,我等是客人,无论是否恶客,总该还要以礼相待。除非畏惧,但想来是不会的。更何况御剑山庄重出江湖,这等大喜,总不会提前见血吧。”柳莲二道。

    “小老头,不得不说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希望你能老实吧。”沈若凡微笑着散去身上杀意,这老头说得没错,不管怎样,人家现在是客人,至少御剑山庄出名之前,不能随便杀了。

    “那便多谢王爷,日后再会,走。”柳莲二笑着又关起来轿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