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似醉非醉岳不凡

第一百三十九章 似醉非醉岳不凡

    “道士,你的大梦死人经,哪学来的?”玄二一下场,无果就一脸好奇地问过来。

    “天子峰,懒,睡,醒,有。”玄二简单交代一下,然后又是砰的一声,整个人砸在地上,不知是战了一场累了,还是懒骨发作。

    玄二说的不明不白,多数人他听不懂,正一头雾水。

    无果这个专业翻译听得一清二楚,可不知为何像是着魔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上习惯性的笑容都没了。

    沈若凡大感纳闷,不知道玄二说了什么,让无果这个不着调的都感觉崩溃了。

    “玄二说,他进了天子峰,然后懒得走,就原地睡了一觉,睡醒之后,就有大梦死人经了。”还是同为三毒的岳不凡客串了下翻译。

    然后大家才都懂了无果的崩溃,于是也都陷入崩溃,尤其是那些曾经参加过天子峰的。

    失败者羡慕嫉妒恨不用说,便是沈若凡这几乎可以说是最大赢家的此刻内心也是只能用一个无比没文化的词汇——卧槽才形容,为了天子峰的奖励,自己半玩命,司马青楼和洪厚德把点苍派和雁荡派弄垮了还什么都没得到,结果这家伙进去睡了一觉,然后就得到大梦死人经。

    苍天呀,你真的是偏心眼吧。

    这一刻,无论正邪,心里想的都是这么个想法。

    而一早被震撼的无果更不用说,甚至他的想法,可能会让通玄方丈一掌劈死他。

    因为他想的是,玄二是武当的,信真武大帝这么灵验,睡个觉就有天级武学,自己信佛祖信了这么多年,好像都没捡到过什么便宜,要不改信真武去算了,或者信三清?

    “一个废人懒鬼也有这样的武功吗?那,下一个华山。你们谁来挡本侯啊?是死人还是疯子啊。”逍遥侯一步走出,终是忍耐不住,先一步走出,成为第一个走出的没到巨头。

    紫东来目光直视逍遥侯,华山和逍遥门恩怨已经纠缠了不知道多少年,同出一源的情份早没了,只剩下仇恨。

    历代逍遥侯和华山掌门都是不死不休的死敌关系。

    “我来。”秋寒枫道,玄二情况不明,但睡了的玄二是怎么都叫不起来的,所以可以忽略,正道如今能战的还是只有沈若凡和他,而沈若凡能支撑时间更久,所以这一战,他来。

    “不用,你对付笑东阳吧,他的武功算是最差的,逍遥侯速度太快,你的剑未必追得上,杀得了。”沈若凡道,“逍遥侯,也是老朋友了,我还真没和他公平打过,如今有机会不错的。”

    目光相对,秋寒枫终究还是没有拗过沈若凡,选择退让。

    “等一下,同为三毒,玄二死人都活过来,那我这个醉鬼也该醒一醒。前辈,这一战,算我。”岳不凡看着逍遥侯道,“华山和逍遥门数百年恩怨,今日前辈应该更想跟晚辈比斗。”

    “和你打?”逍遥侯皱了皱眉头,“你师父来还差不多,可你,赢了,旁人未免说我以大欺小。”

    “华山、逍遥门同出一源,算一算侯爷还是不凡的长辈,今日不妨打个赌,若不凡能接侯爷十招,便算不凡胜了,若接不了十招,也请侯爷饶了小徒一命,从此百年之内,华山见逍遥门人绕道而行。”紫东来忽然道。

    “师父?”岳不凡诧异地看向紫东来,华山和逍遥门同出一源,但信念截然相反,而且华山以正宗自居,最是不屑逍遥门,可如今竟然为了他……

    “怎么?我还没罚够你,要是你死了,以后我气了,找谁骂?”紫东来不客气道。

    “师父,原来我活着的意义就是被你骂呀。”岳不凡笑道。

    “你们师徒俩感情还真好,不过这里不是给你们耍宝的。紫东来话是你说的,岳不凡如果撑不过本侯十招,我让你承认,逍遥之意才是对的,修炼天道就是要忘我逍遥,顺天方是荒谬。”逍遥侯道。

    “那是不是晚辈能撑得过十招,前辈便同意逍遥门所讲之道皆是荒谬。”岳不凡反问道。

    “你们没有谈条件的资格。”妙公子道。

    “好,不凡,去吧,让侯爷点评点评你的武功。”紫东来应下道。

    “前辈赐教。”岳不凡一口醇酒尽数饮下,双眼泛红,猛地飞到逍遥侯身前,一柄醉仙剑握在手中。

    “剑气不凡,含而不露,华山弟子,有你不错。”逍遥侯点了点头,“我看你恣意放荡,华山也不合你,该入我逍遥门才是。”

    “天下之道,顺而逆之。倘若人人想着逆,这天下早崩。便如异人说的,若有一日龙得水,必让长江水倒流。何等豪迈霸气,可江水之中其余鱼儿岂不无辜?逍遥门欲要让长江水倒流,自然也该有被天下所恶的觉悟。汝为邪也。”岳不凡道。

    “身为九天之龙,如何能被江中鱼虾所束缚?”逍遥侯傲然道。

    “然而侯爷您身旁无鱼虾否?又或者前辈您确定您为龙吗?”岳不凡道。

    “哈哈,好了,空口白话是儒家那些掉书袋子说的,我们武林人还是手上功夫最重要。这些信念,我们的前辈已经不知道吵过多少回了,要是能靠说话解决,如今便不会有逍遥门了。”逍遥侯笑道。

    “本侯长你一辈,又大了你一轮不止,再加上你还中了散功散,让你接本侯十招也是为难你。本侯再让你一分,十剑之内,本侯不还手,十剑之后,本侯再出十招。而你要是能在这十剑之内,将本王逼出台外,便算本侯输了。”逍遥侯道。

    “那便多谢前辈。不过因为常年喝酒的缘故,所以晚辈常含一口酒在腹中,刚才吃的饭,都已经连同酒水一并吐出来了,那些药力影响不大。”岳不凡道。

    “原是这般,你和玄二并称,正道之耻,不成想最后正道最能打会是你们二人。来吧,让我看看紫东来这家伙能教出什么样的弟子。”逍遥侯道。

    “晚辈冒犯了。”岳不凡目光微凛,醉仙剑骤然刺出,剑光森寒如水,剑芒催吐足有数寸之长。

    逍遥侯脸色稍稍凝重几分,无愧潜龙榜上有名之辈,单凭此剑,门下无人可掠其锋芒。

    只是就此一剑,欲伤逍遥侯却还不够,一剑刺去,只刺了个虚影,留下一个淡淡声音。

    “第一剑”

    岳不凡面色不改,又是一剑刺去,好似歪歪扭扭,不像名家剑术,简直就不该是出自他这华山大弟子的手笔。

    然而这歪歪扭扭的一剑过去,剑尖却出现却在逍遥侯第二个现身处,逍遥侯好似也有些惊讶,只不过原本飞速前进的身体,又迅疾地朝一边斜过去,从容躲过。

    “第二剑”

    慢悠悠的声音响起。

    岳不凡脸色不改分毫,又是一剑挥去,歪歪扭扭,又带着浑然天成的自然之意,饱满圆融,普通人看不明白,可虚叶道长沈若凡这般的高手却看得分明,好剑术。

    尤其虚叶道长等前辈更是惊叹,又是一个术近乎道的,好个后生可畏,如今正道年轻一辈超出自己等人想象。

    一连五剑,都引得旁人惊叹不已。

    但沈若凡的眉头却微微皱起,因为一连五剑,都没有伤到逍遥侯分毫。

    玄天九变,当世第一轻功身法,绝非浪得虚名,起落之间,整个场地好似同时出现了四五个逍遥侯一样。

    哪怕是地级高手面对岳不凡这样的高手,只躲不攻也是极为困难,可逍遥侯显然是一例外。

    转瞬间已经过了五剑,这五剑恐怕也多少被逍遥侯看穿岳不凡醉仙剑法的奥妙,如果等逍遥侯反击,便不一样了。

    唯独金九爷一脸淡然地喝了口酒,还把酒葫芦丢给沈若凡:“知你不喝酒,但接下战斗还需你,喝口暖身酒吧。差不多要结束了。”

    “嗯?”沈若凡不解地看着金九爷。

    金九爷不以为意地一笑:“小子,你试过醉生梦死?感受过醉梦之间的玄妙吗?没有!所以你不懂,接下来的这一剑,很有意思。”

    沈若凡心头不解,却也相信金九爷的眼力,目光看去,旋即便见岳不凡脚步晃荡,好似个醉鬼一样,招式都有些莫名混乱。

    看着毫无章法,无数高手都提起了心,而金九爷笑得更开怀,甚至干脆毫无形象地躺了下来,只是已经没有人关心了。

    逍遥侯本人都奇怪,为何岳不凡的剑越来越乱,前五剑有木有样,第六剑和第七剑却乱七八糟,心中摇头,暗道求胜心切,这华山弟子也不外如是。

    心念正闪过,岳不凡忽然一剑逼来,刺穿他的衣袍,逍遥侯脸色微变,心道这剑怎么突然……

    心中讶异,玄天九变再动,却惊讶发现,竟无法再从容闪开。

    不过,逍遥侯武功高强,好算是撑过了十剑,开始反攻,四季轮回掌打出,掌风霸道强烈,四季轮回,一套掌法打出,就似要送岳不凡下轮回。

    然而岳不凡剑法好似超神,看似歪歪扭扭的剑法蕴含无限变化,而逍遥侯的攻击则丝毫不能打在岳不凡身上。

    场面甚是奇异,逍遥侯身法如仙,双眼当中紫光闪烁,瞬息间好似有七八个虚影,魅影无踪,轻功之高绝灵妙,在场众人无一人敢说自己轻功可以与之相比。

    可就是如此快极的身法招式,在招式上被岳不凡压制了。

    如果说逍遥侯是速度的极限,那岳不凡就是敏捷的极限。

    在一个方圆当中没有怎么移动过,可是出剑如飞,剑法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像是瞬移一样,逍遥侯无论如何快速躲避,岳不凡的剑就会出现在他下一个出现的地方,而逍遥侯的攻击,无论多快,都会被岳不凡提前预知,每次逍遥侯打去,岳不凡总能稍稍挪动一下地躲过去。

    分寸拿捏得近乎完美无瑕,令人叹为观止。

    沈若凡一直以为招式巅峰是化为无,而无之前是一,要达到这一境界,方法就是两种,一是快,快剑无双,不需要对方有什么招式然后对招拆招,根本用不着第二剑,二是慢,如太极一样,先看对方出招,然后看穿对方破绽,继而一招制敌。

    可现在岳不凡让沈若凡开了先眼界,原来招式还能这么用,岳不凡的动作和逍遥侯比算是慢的,达不到极限的快剑,但也不是慢的,已经是岳不凡的极限,只是和逍遥侯相比就好似兔子和猎豹比,极限没人快,他是用一种近乎没道理的直觉躲过去的。

    没错,直觉,这是沈若凡经过几次观看综合判断出来的,虽然荒谬了点,可沈若凡相信的确是这样的,因为这是他的直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沈若凡笑了,因为这种状态下的岳不凡,莫说十招,便是百招,逍遥侯也未必能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