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会场惊变

第一百三十一章 会场惊变

    沈若凡戏言一句开个大会一起讨论诉苦,不成想竟然一致通过。

    或许真的是黑道逼得太紧,又或许是燕天锋的剑太凶,此刻正道门派和一向以正道之士自居的江湖人都在寻求着一个方法或自保或进攻。

    因为昨日一战太过激烈,少林元气未复,所以这大会有些简陋,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架子和长木凳,不过在各大武林高手眼中绝无半点轻视之色,山巅之上的裂痕犹新,谁又敢轻视?

    沈若凡本想去周若眉或是秋寒枫他们一边,只是昨日一战,沈若凡连败刀魔和猎神的战绩了得,而且麾下力量让少林寺慎重,所以单列一席,并且是左手第二,仅次武当。

    客随主便,少林既然客气,沈若凡也当然不让,如今的他有这个底气做这个位置。

    只是一个上午快结束,沈若凡听的直翻白眼,他说诉苦大会,就只是玩笑说说,可听了一上午,就真跟诉苦没区别。

    左一句,天泣宫怎么怎么为恶,右一句,魔道怎么怎么猖獗,然后让他们如何献策什么,要么就是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要么就是尽说些不靠谱的。

    最后还是金九爷看不过去,直接说大家联手,剿灭黑道,然后一群人才开始商议怎么联合。

    最后一上午过去了,也没听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沈若凡只能感慨,非正式组织人员效率差。

    少林似乎很有经验,早早地备好斋饭,因为是纯素宴,所以无肉不欢的沈若凡对饭菜兴趣寥寥,基本就没吃,打算晚上进山吃野味,无果应该能帮他找到最合适的地方

    反倒秦语曦美容养颜又塑身,所以吃的香甜。

    吃到一半,沈若凡见周若眉忽然走来,面色带笑,只是很快就又皱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周若眉脸上带着分急迫,周若眉素来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能让她难以掩饰显然有大事。

    “斋饭有问题。”周若眉道

    沈若凡脸色一变,不假思索地拿起秦语曦还没吃完的饭菜吃了一口,饭菜在嘴里细细咀嚼,沈若凡脸色越发阴沉,最后一口吐了出来,道:“七幻六阴散功散。”

    沈若凡位列左手第二席,仅在左手第一席的武当和右手第一席的藏剑之下,他的举动本就被人所关注着,现在沈若凡一口将少林斋饭吐出来,众人纷纷好奇,心道少林的斋饭虽然没什么油水,就是一般般,可是你这么吐出来也太不给少林面子

    只是当听到沈若凡口中的“七幻六阴散功散”之后人人色变,原本还算香甜的饭菜此刻在众人眼中就是致命的毒蛇,人人畏惧,少数还有些迷糊的在旁人提醒下也都醒悟过来,纷纷大惊失色。

    金九爷这样见机早的更是直接盘腿运功,只是原本浩瀚如烟海的磅礴内力,这一瞬间,竟然真成了烟,虚幻不得

    甚至随着功力的运转,金九爷脑袋还渐渐发晕,当下睁开双眼,目光狠辣如刀地看着通玄方丈恨声道:“通玄!”

    通玄方丈脸色一变,感受到周围人不善的目光,当下辩解道:“此毒非我所下,贫僧没有这唐门的不传之毒,而且贫僧也中毒了。”心中亦是悲苦,近来少林可谓多事之秋,刚刚才和燕天锋两败俱伤,少林元气大伤,现在又在少林寺里出了这档子事,真不知是到了什么霉。

    通玄方丈说的诚恳,但一众武林人却多有不信,只是内力全无,不敢发作。

    沈若凡也是面色沉下,七幻六阴散功散,顾名思义,散功的,只是效果太霸道,下毒也太让人防不胜防。

    中毒者,三个时辰之内陷入似幻似梦的环境当中,全无内力,任人宰割,三个时辰后才能缓解,期间毫无办法,而且即便是地级高手也无法幸免。

    而且散功散无色无味,无形无相,说是散,可是液态固态甚至气态的都曾用过下毒,并且中毒之后,倘若不运功,根本无法察觉,而等散功散发作之后,威力会汹涌袭来。

    与之相比,沈若凡的七香软骨散只能算是小儿科的东西。

    是唐门的不传之秘,在唐门毒药里面排名前三,据说成药极少,也有数十年没有听唐门对谁用过此毒,谁都没想到在整个唐门都覆灭的今天,竟然又出现了,而且一出现就是几乎葬送整个白道。

    “通玄方丈,唐门小公主唐果如今身在少林何处?”沈若凡目光冰冷的看着通玄方丈。

    听得沈若凡此言,众人看着通玄方丈更加不善,原本得不到的理由如今解开了。

    “逍遥王,列位同道中毒一事真与我少林无关。唐女施主确实居住在少林后山,但这是因为唐女施主家破人亡,着实可怜,少林慈悲为怀,这才收留了她,绝无想要借女施主来毒害列位同道之心。”通玄方丈极力辩解道。

    “没人怀疑你,我现在只问你,唐果哪去儿了?唐门之毒自然只有唐门人可以下。”沈若凡道,他不怀疑少林,少林刚刚才跟天泣宫拼了个两败俱伤,如今元气大伤,就盼着休养生息,还好过些日子,怎么可能傻起来坑害整个武林正道?除非少林的人都脑残,想这边刚解决,那边就被几派剩下来的人或者黑道团灭。

    通玄方丈这才恍然,连忙吩咐下去,让人去找,不过依旧没有打消别人的怀疑,毕竟在大家的推理当中,唐门是被天泣宫灭门的一派,作为唐门唯一遗孤,此刻的唐果应该是想着如何寻求他人帮助向天泣宫报仇才对,怎么可能把他们这些正道的人给害了,这不合常理。

    不过沈若凡并不怀疑,因为唐果是玩家。

    对她来说,唐门灭门是巨大悲剧,但更多的估计是一个巨大势力消散,失去了日后可以威风的资本,而不是为亲人离去的痛苦。

    而资本利益,这些都是可以交换的,只要有人能出这个价格。

    “周叔怀钰他们怎样?”沈若凡问道,直觉告诉他,真正的麻烦来了,比之前天泣宫和少林的战役,还麻烦很多。

    “不好,我发现的有些迟了,就算及时吞下解毒药,依旧受散功散影响,现在只能提起五六成功力。”周若眉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她内力极差,散功散对她的作用近乎没有,所以即便精通药理,在感应上还是不免慢了不少。

    实是七幻六阴散功散太久没有出江湖,再加上对少林千年名誉的信任,没有太多防备。

    沈若凡表情也不好看,心里唯一庆幸的就是昨天徐迁和玄天机几个人都走了,现在就只有和自己关系很好的朱来还在,而朱来武功有没有本来就差别不大。

    心想着,耳朵忽然一动,听大批高手到来的声音,沈若凡当下目光看去,当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的时候,脸色倏忽一变,露出惊讶的表情。

    竟然是这两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