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蹂躏的弘历

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蹂躏的弘历

    因为事发突然,又是在少室山上,所以并没有专门的刑狱牢房,只是将弘历和那名地级高手关押在了柴房当中。

    沈若凡不是第一次见弘历,甚至还绑过,不过身份不同,看人也就不同。

    说起来,自己绑架过乾隆,貌似也能吹吹牛皮,沈若凡心里一乐,只是看着成了阶下之囚的弘历,顿时又没了兴趣。

    这家伙现在只是弘历,不是乾隆,因为背景魔改,他老子现在还硬朗着,吃嘛嘛香呢,甚至沈若凡估计那家伙武功不低,否则说不定就给暗杀了。

    想到这里,沈若凡的喜悦感顿时消散得差不多,就连大明天子现在都给自己蹂躏着,这附属大明的部落小王子,得了吧。

    沈若凡兴趣稍稍消停,可秦家大老粗,除了秦老爷子还能稍稍端着之外,其余中少两代全部都像是发现珍稀动物一样地打量着弘历,那目光火热得让昨天才被狠狠教训过的弘历毛骨悚然,那皇帝难道还想在迫害我,这些大汉就是他找来的想……

    该死的,早就知道大明这些上层贵族有些恶心的习惯,没曾想朱怡睿竟然真让这些人来找我……

    说好的待人以礼呢?泱泱大国的气度呢?

    “沈若凡,我敬你是个人物,大国征战,堂堂正正才能让人心服口服,你尽耍些见不得人的阴诡毒计,还让这些有断袖之癖的来羞辱于我,不怕贻笑大方吗?”弘历豁然怒道。

    “断袖之癖?”沈若凡挑了挑眉,一脸玩味地看着秦君义几个人,好像也没错啊,浑身上下散发着恶俗大汉的气息呀。

    “嘭”

    沈若凡一脸玩味表情,秦君义这暴躁脾气忍不住,一巴掌呼过去:“去尼玛的,你他妈才是背背山呢!”

    “背背山?”秦爸爸几个人脸上也露出狰狞的表情,本来还想玩玩,现在公然诽谤?

    顿时一大群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公然施暴,砂锅大的铁拳朝弘历的脸上打过去,可怜弘历刚刚才被向阳卫的惹收拾过,如今又被这一群大汉暴打,顿时被打只剩下一口气,奄奄一息。

    沈若凡见状才出手,一团内力涌出将秦君义几人破开:“行啦行啦,这可是难得的历史名人,别真打死了。”

    “管他什么历史不历史的,贴吧还说穿清不造反,菊花套电钻呢!在武尊游戏找历史脑残呀。”秦君义不假思索道,狠狠地看着弘历,如果不是沈若凡拦着,估计还有冲上去打一顿。

    “那你刚才还兴冲冲的,”沈若凡耸了耸肩道。

    “这不是冲着他这个炎华历史第一诗人的名头。”秦君义道。

    “炎华历史第一诗人?”沈若凡表情错愕,乾隆虽然自称十全老人,可是这历史第一诗人,怎么也轮不到他。就算是在皇帝里面,最有文采的也轮不到他,李煜这个南唐词帝政治虽然差的一批,但是说诗词歌赋,吊打乾隆跟玩一样。

    “是啊,一生四万首诗,作诗数量多到爆,可是一首都不用背,当初我知道的时候别提多喜欢这家伙,不像刘邦那老无赖就写了一首大风歌,课外阅读还让我背。”秦君义骂骂咧咧道。

    “大风起兮云风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一共就三句,而且第一句和第三句几乎过目不忘,这也嫌弃?”沈若凡无奈道,虽说他一直知道秦君义读书不好,但没想到这么烂。

    “要背的都嫌弃。”秦君义理所当然道。

    “你们到底说什么?”被打的只剩下一口气的弘历忍不住好奇道。

    “没什么,只是说你这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代表人物而已。”沈若凡随口答了一句,作为产诗大户,一生四万首诗,量上去了,质自然也就不咋地,否则让那些真正写诗的情何以堪?

    反正有人统计过,差不多从他第一次写诗开始,平均每天写两首,丧心病狂起来,上个厕所,写完四首诗,写诗量世界第一。

    也亏他不靠写诗混名声混饭吃,否则不是呵呵就是哈哈。

    “沈若凡,武功我不如你,可是论诗词歌赋,你非我对手,有何资格评我为赋新词强说愁?”弘历冷色道。

    “文人骄傲吗?”沈若凡表情好笑,却没有跟弘历争什么,就看在你上个茅厕都能弄出四首诗来,一辈子弄出四万三千多首诗来,我也当你赢。

    反正这事情,放在沈若凡身上,他是没这么多的耐心。

    “行啦,别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刚才胖揍你的这群人在未来一段日子就是你爸爸,你爷爷,你的生死是操控在他们的手里的,老老实实装儿子装孙子,否则说不定他们真的会叫几百个大汉活活轮了你。到时候,你的就声名远扬了呀,这辈子应该都抬不起头了吧,很多事情和你也就无关了,毕竟你们满人喜欢英雄。”沈若凡笑眯眯道。

    弘历面色不变,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一抖,游牧民族,受人尊敬的是堂堂正正武力超群的英雄,如果自己真被爆了,然后传出去,自己这辈子抬不起头了。

    “说得对,到时候我们还会拍下视频,虽然这些东西你们是看不到的,可是异人都是看得到,到时候你就露大脸成明星了。”秦君勇道。

    弘历瞳孔微缩,酝酿着汹涌的怒火和杀意,可更含一丝恐惧,因为他知道对方有这个能力。

    “为了不这样子,小弘历呀,好好体现你的价值吧,没有价值的人不是人。”沈若凡一副大哥大的口吻,不过除了秦家几个玩家觉得有些问题之外,无论是弘历还是他身边的高手都觉得毫无问题。

    “你想知道什么,我从小就被送到中原,对关外事情并不知晓,甚至关外知晓我身份的人也寥寥无几,你想从我这里打听消息是妄想。”弘历终究还是服软道。

    “从小就被送到中原,你还真可怜啊,果然政治无情。”沈若凡感慨一句,弘历心有怒火,却不敢发作,又听沈若凡道,“不过再无情也一定有联络的方法,而且你在江南待了这么久,手下没有丝毫力量?以及你身边的高手,应该知道不少关于万象门的东西吧。”

    “给你们一刻钟时间,分别把你们所知道的都给我写出来,联络的方式,组成的人员,万象门的底细高手,还有你们这次行动的起因经过结果。好好写,如果写好了,你们能少受点苦。如果写不好,你们就做好成名的打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