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伴君如伴虎

第一百二十六章 伴君如伴虎

    沈若凡穿针引线,加上双方底线控制,是以朱怡睿和秦家的谈判,比沈若凡和朱怡睿谈判还快。

    双方进行一番友好协商,求同存异,秦家得到了来自皇帝的支持,准备大展拳脚,皇帝得到了秦家的助力,准备永除边疆之患。

    沈若凡对弘历比较感兴趣,其余的秦家人也挺感兴趣,所以在一个向阳卫的带领下,沈若凡一群人去参观名人。

    “陛下,您对逍遥王的恩宠是不是太重了?”所有人都走后,徐公公谏言道。

    “重吗?”朱怡睿不以为然道。

    “陛下,您是君,他是臣呀。君臣之间就该有君臣的礼仪荣辱,他在陛下面前却毫无臣子风范。老奴知道陛下您念旧情,可如果恩宠过重,怕滋生不臣之心,到时真要兵戎相见。”徐公公道。

    “兵戎相见?徐公公是说秦家?”朱怡睿不可置否道。

    “不错,原本逍遥王只是困于江南一地,而且只是个独来独往的江湖散人,可如今他几乎为江南之主,又连败刀魔猎神,在江湖之上威望一时无两,这威胁便不小了,如今又有辽东秦家的军力,陛下还大力支持秦家,恐养虎为患。”徐公公道。

    “养虎为患。徐公公,你觉得师兄是会害朕的人马?”朱怡睿轻笑着。

    “陛下,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眼下逍遥王没有这个心,难保他以后没有这个心思、甚至就算他一生没有这个心思,也难保他的子孙后代会没有谋逆之心。当年秦昭襄王杀白起,不在于白起有无谋逆之心,而在于白起有谋逆的力量。”徐公公道。

    “所以徐公公你觉得如何?朕重建东厂,你为新的东厂督主,为朕之耳目,全力监督文武百官,尤其是辽东秦家江南逍遥王,你觉得可否?”朱怡睿笑道。

    “老奴必定不负陛下信任,全力为陛下效忠。”徐公公当即跪下,头颅低下,眼神中一抹火热激动闪过。

    “哈哈”朱怡睿见着徐公公的姿态忽然笑起来,“徐公公,你刚才所说的最终目的是不是就是为了东厂啊。”

    原本满心欢喜的徐公公骤听此言,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不敢站起,忙道:“陛下明鉴,方才所说都是老奴肺腑之言,绝无半点私心。”

    “徐公公别慌,朕没怪你,你不用着急地自证清白,这世上没有私心的人太少了,朕不会像百官要求朕是个处处谨守道德和教条的圣人一样来要求你的。”朱怡睿微微笑着,好似没有半点气恼的样子,却依旧让徐公公跪着。

    “朕年幼时听老师说当年崇祯帝之所被闯贼攻破京城,是因为天启帝宠幸宦官魏忠贤,然后朕在六艺从异人嘴里又听到了截然不同的答案,说是魏忠贤不死,京城不破,一切都是所谓贤人的东林党捣鬼。帝王最该信任的是自己身边的东厂太监。徐公公,你说朕该信哪一个啊?”朱怡睿继续道。

    “陛下贤明,老奴只是陛下的奴才,忠心为陛下着想是奴才的本分,但怎么做是陛下决定,奴才只知道听命。”徐公公脸色惊慌道,背后一层冷汗流出,这个问题他哪里敢回答?随着朱怡睿登基,他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武功大大突破,手下还有向阳卫,可是对朱怡睿的敬畏心也重了许多,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已经不是当初的太子。

    “只知道听命?是听着朕的命呢,可到底是为朕着想还是为你自己着想呢?又或者说在为朕着想的时候先选择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然后再来考虑是否对朕帮助有多大。”朱怡睿不可置否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即便能力不分伯仲,可也会因为个人性格的不同,提出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计谋,若为帝者偏听一人,必成傀儡。而宦官与大臣更不同,宦官依靠朕的宠信上位,是颐指气使还是卑微如狗,几乎是在朕的一念之间,故而你们用各种方法讨好朕,甚至欺骗朕,只有朕昏聩,你们才能狐假虎威,几乎是朕不是吗?”

    “说起来,历代帝王之中,因为宠信宦官,服用宦官所奉的灵丹妙药、宫闱禁药而英年早逝的也不少。”朱怡睿好似和友人闲谈一样,可说出的话却让徐公公感觉到半分温暖,连忙哀求道:“陛下英明睿智,古之尧舜所不能比,岂会为老奴所迷惑?”

    “不用吹捧朕,现在没人骂朕,不需要你的好话来平衡,马屁听着爽,可就是太爽了,很容易让朕飘飘然,不知道自己是谁!文官都喜欢吓唬朕,而你们宦官都喜欢吹捧朕。所以朕信师兄,因为他不会吹捧朕,也不会吓唬朕。”朱怡睿道。

    “是老奴愚钝,妄图挑拨陛下和逍遥王之间的感情,请陛下降罪。”徐公公忏悔道。

    “不用。徐公公说过了,你是陪着朕长大的,一心为了朕,除非你犯上作乱,否则朕怎么着都要留你一命,不是?何况刚才徐公公什么都没说,朕也什么都没说不是吗?”朱怡睿笑眯眯道。

    “是。是老奴年纪大,糊涂了,许多事情记不牢。”徐公公庆幸地笑着,心中对朱怡睿的敬畏更深。

    “不碍事,俗话说,难得糊涂嘛。朕不介意徐公公你有私心,只是记得一切是谁给你的就好。东厂是不可能重建的,这天下只有朕一个万岁,既不需一个立皇帝,也不需要一个九千岁。不过向阳卫是你的,而且朕记得,你在进宫前有个侄子,对吧?”朱怡睿道。

    “承蒙陛下挂念,老奴在宫外的确有个侄儿。”徐公公心脏像是打鼓一样,他没想到朱怡睿竟然连这个都查到了。

    “他的夫人好像快要生第二胎了,如果是男子,不妨就让朕做主过继给你,让你有后,田地房屋,朕都可以赏。”朱怡睿道。

    “谢圣上隆恩,吾皇万岁。”徐公公真心一拜,对他这样的阉人来说,有人继承香火,无疑无比重要。

    “起来吧,除了师兄、老师这样远离朝堂的之外,在朝堂之上,朕最信任、最倚重的就是你。”给了一棒子后,朱怡睿又给了一颗甜枣,徐公公重新站起,但背后那一层冷汗是擦不掉的,恭敬站在朱怡睿身后不敢多言。

    “有些话不妨与你直说,你说朕怕不怕师兄会造反?其实朕怕,权力会让人迷失,朕深知这一点,而且你不知道的是,朕曾经查过皇室密卷,知道先帝为什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抓拿师兄,更有杀他的必要。可是朕不想啊。”朱怡睿长叹了口气,“朕不想失去朕的师兄。师兄在帮朕登基后,便留言离开,说为帝者必是孤家寡人,可朕偏不!”

    朱怡睿转身看着天空:“朕就算真是孤家,这家也有他一人。自古帝王多凉薄,朕也怕有朝一日会和那些帝王一样,朕怕朕真的有一日看不惯师兄,想要杀他,所以朕给他权力,让他在朕想杀他之前多多考虑,三思而后行,最后不行。”

    “三思而后行,殆矣。这是孔子说的,希望他没说错吧。”朱怡睿道。

    徐公公站在朱怡睿身后听着朱怡睿这番剖白,心里惊惧更甚,给权力是为了防止自己以后想杀他,那是否说即便在给权利,心里也还有着杀的心思,伴君如伴虎。

    “不过想来不会到那一天,朕和师兄都不想真的动手,而且师兄太懒,让他当皇上,怕是让他死还痛苦,如果真变,说不定朕还多点自由。再说,朝堂上下,朕都在拨弄风云,万一朕出现意外,又像武宗一样连个子嗣都没有留下,天下如何?母后如何?有他在,朕放心。朕万一真有不测,他也会替朕解决一切,而且继续朕做的事情。”朱怡睿道。

    “陛下,逍遥王到底并非皇室血脉呀。”徐公公忍不住发声道。

    “谁说他不是了?”朱怡睿脸上露出诡异笑容。

    徐公公眉头微动,知道自己听到了了不得的秘密,但更知晓自己必须尽快忘却,躬身站在朱怡睿身后,只感觉面前的帝王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难以猜测,心中敬畏忠诚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