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简单谈判

第一百二十五章 简单谈判

    沈若凡表情前所未有的尴尬,生平第一次,在朱怡睿面前一脸尴尬。

    早知道这样,就算被青瑶五马分尸,也不下床。

    朱怡睿则和沈若凡尴尬心情完全相反,虽然面色依旧威严如海,心里却乐开了花,他和沈若凡说是师兄弟,但却是实实在在的长兄如父,从来都是被教育的那个,就算是当了皇上依旧没把地位给扭转过来,现在满心就是舒坦!

    沈若凡也是无奈,他不知道秦老爷子是哪根脑筋抽了,竟然让他来代表秦家谈判,这不是开玩笑吗?

    尤其是这边才刚刚才解释好,你那边就说我全权代表什么鬼?

    利用自己游戏权限者的特殊身份,沈若凡暗暗联线秦老爷子。

    “老爷子,玩火呢?我拒绝。”沈若凡毫不犹豫道。

    “拒绝无效。除非你不娶语曦,否则自己看着办。”秦老爷子老神在在道,虽然惊讶沈若凡竟然能在皇权约束下给他发消息,但回答却一点不慢。

    “呵呵”沈若凡露出一丝阴笑,“等曾孙子抱回去的时候,我看你认不认。”

    秦老爷子眼睛一瞪,险些喷出火来,这小混球还真敢威胁老子,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你试试,看老子会不会从楼顶跳下去,倒是看语曦还给不给你生。”

    沈若凡气息一滞,心里狂骂,老流氓,耍无赖!

    别以为你老,我就拿你没办法!

    沈若凡心理躁动,然后发了一句:“没得谈了吗?”你老,我真拿你没办法。

    “没有。”秦老爷子得意洋洋,活像是只抓到了鸡的老狐狸。

    “行,那你别怪我,说把秦家所有都交给皇帝啊。”沈若凡道。

    “你不会,因为这里面可有你一份。老子没把你当外人,秦家家产五分,语曦那份算你。”秦老爷子正色道。

    “我又不是寇仲,我不打天下,语曦在江南过得好好的,估计上去可能性不大,还有爷爷,您老也在江南养老就好,我随传随到,打不还口,骂不还手。以后就在江南定居吧。”沈若凡道。

    “我现在不就住着吗?”秦老爷子露出诧异的表情,然后又皱着脸道,“不过你小子随传随到,骗谁呢?还不如沈家小丫头。”

    “只是情况有些特殊,明年二月二后,传送马车就会彻底消失了,老爷子,你就不能那么滋润的生活了。”沈若凡道。

    “明年二月二之后,你小子到底瞒了多少事情?”秦老爷子惊讶道。

    “不多不多,一点点而已。老爷子,你还是先给个底线吧,否则我真卖了。”沈若凡微笑道。

    “秦家要封地,可大可小,东三省全部不现实,三分之一也可以,还要有军权,其余随便。”秦老爷子想了想,还是给出了些底线,免得沈若凡太为难。

    “那好。”沈若凡一点头,然后和朱怡睿什么废话都没说,直接把秦老爷子的底线说出来的。

    “好。”

    朱怡睿的回答更是果决的超出沈若凡的想象,好似连想都没有想过。

    沈若凡也被他这果决的态度给吓了一下,开口道:“你就不多想想,那是一块封地诶,而且军权绝对,你放心吗?”

    “封地什么其次,最重要的是军队的军权,不过我相信师兄,你的人不会害我。”朱怡睿一脸自信道。

    “该死的信任。”看着朱怡睿那自信的笑容,沈若凡的心像是被狠狠捶了一下,脸上表情僵硬一下,随即笑道,“你这样让我真的有一种想要把你骗了去卖的冲动。可是为什么你不是萌妹子,而是个臭男人呢。”

    “师兄,你这样会失去我的。”朱怡睿脸色臭臭道。

    “行啦行啦,我对拥有你一个男人也不感兴趣。这是另一头的底线,但是底线什么的也都是可以改的。实际上还是可以小小压榨的,这需要互相博弈。而秦家,除了老爷子之外,剩下来就君勇还能算是个智将,其余全是懒得动脑的猛将。”沈若凡没有原则地把委托者给卖了。

    “师兄,请教。”朱怡睿露出心照不宣的坏笑。

    “首先,你想把他们的封地放哪儿?”沈若凡道。

    “就山海关一带,反正横竖都已经快是他们的地方。”朱怡睿稍一思考道。

    “那你也太实在了,这种东西,画大饼啦。关内和近关外的,自己留,远的关外,八旗那一堆地方,当封地。”沈若凡道。

    “师兄,那不是还没打下来吗?而且这么远的可以吗?”朱怡睿怀疑道,虽然立志要成为太祖成祖那样武功卓著的皇帝,但朱怡睿还是个老实孩子。

    “可以。不这样哪来的动力啊?而且这不是可以最好的平复你朝廷里面不听话的声音吗?”沈若凡老神在在地教自己师弟坑自己岳父一家的经验,“还有待遇什么,如果成功收服辽东,那秦家就是大名异姓王,拥有藩王和武勋的双重待遇。可这么大的待遇,文官肯定是不肯的,你不正好利用秦家来跟文官打擂台,进行改革吗?”

    “秦家一家都是异人,他们军队中大部分也都是异人,所以他们肯定是不会习惯现在的规矩的,所以你以后想改革什么,都直接往他们封地塞,然后再来反复推广。还有最直接的现行军制改革什么的,不都是有人带着你吗?这些方面,他们比我靠谱,甚至这天下,没有人在军队改革上比他们靠谱。”

    朱怡睿一连点头,如果按自己师兄这么说,那秦家就会成为自己计划当中很重要的一环,成为最容易完蛋的改革先驱,那些奖励也都还好,只是朱怡睿忍不住说道::“师兄,这么说来,秦家貌似是被我们利用惨了,你不怕回去被语曦嫂子罚跪搓衣板啊。”

    “别跑题。”沈若凡额头冒出三根黑线,“现在这里就你跟我还有徐公公,我们不说谁知道,要是语曦知道,我就揍你!”

    “师兄你接着说。”朱怡睿一缩脖子道。

    “要封地,要军权,要人格尊严,这是老爷子提出的基本三点,是必须的,但其实他的核心是两点,第一点秦家要生存,而且健朗的生存,在刀枪当中存活,第二点,要统一,要富强,这是他们老一辈的执念。所以你的一些利用,老爷子根本不在乎,而且如果这么发展下去,秦家在风口浪尖上,可是力量也会是暴强的。”沈若凡道。

    “可如果太强,会不会超出掌控?”朱怡睿总算是提出了辩驳的意见,没有再听从沈若凡的话。

    “可能性不大,秦家的目的只有一地之王,他们一群人没当皇帝的野心和脑子。尤其是这个时代。”沈若凡道。

    “那就定了,正好将弘历送给他们,应当能发挥出想不到的作用来。”朱怡睿道。

    “效果会有,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别说你抓的只是一个连继承人都不是的儿子,甚至就算你把弘历老子抓了,也不见得有多大用。”沈若凡道。

    “但合适的话,一定会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师兄替我穿针引线啊。”朱怡睿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