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二十章 倒霉的朱怡睿

第一百二十章 倒霉的朱怡睿

    今夜的七夕很长,每个人的心情和人生际遇也都不同,沈若凡尽享风流,秋寒枫见似不见,无花涅磐重生,而大明天子朱怡睿却陪着老人一起饮茶。

    没办法,这次朱怡睿出来没带自己妻子,他自己偷偷摸摸溜出来就不容易了,又是来江湖,朱怡睿虽然算是比较任性的皇帝,但他不蠢,一个人出来就好了,带一个不会武功的凤姐,真的是嫌自己老婆命不够长。

    所以朱怡睿这名义上坐拥后宫三千佳丽的大明天子在这七夕佳节,孤零零地找不到女人。

    爱情不行,朱怡睿只好尽孝道咯。

    他爹是死了,不过古人师同父,来见老师,也是尽孝。

    而朱怡睿如今真正在心里当老师的,也就两个,一个是沈若凡,另一个就是沈允全沈老夫子。

    老人家上次被沈若凡气出了个好歹,但是老人家到底是心疼孙子辈的,嘴上说着要看着这混小子怎么死,可是身体上还是很自觉的来了。

    沈若凡也没再闹脾气,怂怂地拉着朱怡睿过来认错道歉。

    拉着朱怡睿,不是为了仰仗朱怡睿天子的身份压沈允全一头,老夫子几代帝师,又是个认死理的,飙起来,还管你什么皇帝不皇帝的,尤其是以私人身份见面的时候。

    沈若凡这么做的主要原因自然是让朱怡睿顶雷,分担火力,他犯的错,撑死折腾一个江南,这个放错了,折腾的是整个天下!

    君王,国之重器,社稷安定之根本。

    老夫子虽然不像那些死读书的腐儒一样,认为皇帝只要老老实实呆在皇宫里面,繁衍后代,子嗣不绝稳定国本,然后勤俭自身,任用贤人,那就是最好了,但是他也真的看不惯朱怡睿这为了看无论武林人打斗,然后不跟内阁六部还有锦衣卫六扇门有丝毫告知,就偷偷溜出来的行为,一次两次还好,天天这样,出意外怎么办?

    而且出了意外,还不知道怎么出的意外?闹笑话嘛。

    如果像明英宗一样被人俘虏了,那更别提了。

    所以沈若凡的错误,老人家很快就揭过去了,这小子知错就改,立场坚定,在老人家痛骂,哦不,是批评教育朱怡睿的时候,站在一边不断附和,把天子批评的一直低着头,老夫子顿时痛快了,看着混小子的目光也顺眼了,混小子也变成若凡、凡儿。

    于是沈若凡进来眯眯笑,出去笑嘻嘻地陪女朋友去了。

    而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朱怡睿,就是进来苦兮兮,出去……

    哦,还出不去,已经被训了很久了。

    老夫子人老了,无聊不是,碰见个孙子辈的,聊聊天打发时间。

    从下午教育到晚上,然后喝着清茶,打算彻夜长谈。

    朱怡睿内心真的是绝望的,如果能再来一次,他现在真怀疑自己到底还会不会拜沈若凡为师兄,这家伙,有没有把我当皇帝的?

    有你这么用皇帝的吗?

    拿我来当撒气包!

    朱怡睿心里哀嚎,不过哀嚎归哀嚎,他也只敢在心里哀嚎,说出来,拒绝什么,会被打的。

    老夫子教育了半天,其实心里也很愉悦,能挨他训这么久,说明朱怡睿并没有因为登上天子就趾高气昂,失去常性。

    古今以来,凡是出色帝王,好皇帝,往往不会是个好人。就算之前温文儒雅,而登上皇位之后,却可能变了个人,最出名的就该是隋炀帝杨广,当晋王和太子的时候,所作所为几乎可以算是道德规范,可一登上皇位,享受至高无上的权力之后,把大隋玩漏了。

    说到底,坐得高了,身份变了,人啊就会不一样,就怕别人轻视自己,就怕小瞧,所以要威严,没有做错的君王,只有做错的臣子。

    霸道与独裁,温和与懦弱,都只有一线之隔,可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而朱怡睿证明他起码不会独裁,这就是大幸,现在的大明,只要不出什么天灾大乱,皇帝不瞎指挥,就算真是头猪,也能再挺个几十年的。

    “多谢老师教诲。”朱怡睿诚恳道,虽然被教训这么久,不是很乐意,但他知道老夫子是真心为他好,为了这个帝国好,权力的确让人迷醉,便是秦皇汉武唐宗晚年也都干了不少荒唐事,实在是人老了,权力又大,欲望膨胀起来,没人管得了。

    所以历代皇帝在设计制度的时候,一方面让皇帝权力大,一方面又会让臣子对皇帝有所约束,免得真出个大昏君,太早把祖宗基业玩坏掉。

    对满朝文武,除了自己提拔的,老实说,朱怡睿一个都不信,官场沉浮,几个良心真的白啊?而且家国天下,有家才有国,有国才有君,就算不是贪官,他最多估计才第三。所以对沈若凡和老夫子,朱怡睿是真的敬重信任。

    “无需如此,你的治国方略,很完善,虽有些瑕疵,但也是不可免的,这古往今来,无论多好的东西都需要逐步完善。老头子年纪大了,精力比不上你们年轻人,多的帮不了你们。”沈允全道,从下午教育到晚上,当然不仅仅只是教育,说多了,也就谈到了国家治理,朝堂民生等等。

    老夫子虽然如今赋闲,但也是曾经做到首辅的人,论政治经验,比他厉害的近乎没有,朱怡睿虽然敲定了大局,但是许多细节还是要讨教的。

    “多谢老师。”朱怡睿点了点头,得到老夫子的认可,他心里安稳了很多,因为老夫子是改革失败的先驱,有过一次失败经验,老夫子对实际的情况比他熟悉。

    “你要变革,最关键的是需要捆绑一批人和你一同,身为君王,万万不要亲自和人博弈,你要做的高高在上的决策者。这点,你有很大优势,说来也是凑巧,这六艺书院的门生思考方式几乎和你一样,等过些年,便会成为你手中利剑。而且他们的父辈大多都是朝中重臣,你用他们,那大臣们的阻力就小很多。这点你比我出色。”老夫子道。

    “老师抬爱,只是庆幸有老师帮助,有师兄帮助。老师您觉得,第一批该入朝廷的是谁?”朱怡睿道。

    “洪立、邵阳、宁康、方云,四个最优,其次李挚、蒙方、沈亮、张松、韩暹、温品。”老夫子不愧是书院院长,稍稍一琢磨,便说出十个人名。

    “好,来年科举,以他们的实力成为进士不难,只要成为进士,我便把他们的名次提高。”朱怡睿道。

    “你可这是公然的结党呀。”老夫子笑着。

    “若按圣人教诲,天下都该是朕的党羽啊。”朱怡睿也说笑道。

    “洪立和你同届,还曾经一同上课,如今也来了嵩山,是否一见?”老夫子笑道。

    “老师上嵩山还带着他,看来是真的在乎他了,也好,见见。”朱怡睿笑道。

    “那我便让他来。”老夫子面带微笑,把洪立带了来。

    “参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洪立一来,见到朱怡睿,不假思索地纳头便拜。

    老夫子见状,面露苦笑,他来的时候将朱怡睿的事情说了一番,希望洪立尽心辅佐朱怡睿,却没想到一见面,洪立就直接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心道洪立这孩子平时傲气,没成想此时倒是懂事,虽说懂事的有些过分,不过面对皇帝,礼多人不怪。

    朱怡睿见状也不以为意,自从他当上皇帝,这些就免不了的,他也不会幼稚地让这些人都跟以前一样,既不现实,他也不需要,身为帝王,他有他的威严,他的平和,只有沈若凡等寥寥几人才能享受。

    不过如今是在私下,老夫子又在一边,朱怡睿还是客气又虚伪地起身去扶洪立,口中道:“无需如此,你我也算同门学习,这些大礼,私下可免。”

    名副其实的客套话,以前朱怡睿并不喜欢,现在说的却越来越习惯,只是伸手扶起洪立的瞬间,洪立眼中一抹寒光闪过,一把匕首突兀地刺向朱怡睿。

    躲无可躲,闪无可闪,一刀刺中,朱怡睿只来得及向洪立打出一掌,将洪立打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