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闺房的窃贼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闺房的窃贼

    夜色静悄悄。

    有的人闹,有的人吵,自然也有人静。

    练了会儿剑后,宋青瑶便回房休息。

    出于剑客和捕快的本能,无论身在何地,宋青瑶都保持着一份警惕,将秋水剑放在床侧,以备不时之需,哪怕如今处少林,依旧如此。

    而这一次显然很有效,因为她入睡不久,一抹黑影便从窗户蹿了进来。

    黑影小心翼翼,轻手轻脚,且动作矫健熟练,一看便知非等闲之辈,宋青瑶一时竟未醒来。

    不过这黑影无疑是胆大的,因为他没有翻箱倒柜地找什么东西,而是直接朝宋青瑶走来。

    脚步声轻微,可就这轻微的脚步声顿时惊醒了宋青瑶,,房间昏暗,看不清对方长相,只是夜晚床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宋青瑶不假思索地拔起秋水剑刺去。

    剑光清澈如水,月华闪耀,好似真如一泓秋水。

    对方好似料到了宋青瑶的反应,朝后退了一步,秋水剑恰好从他身前划过,难以伤他分毫,将移动距离也控制的细微,无疑是为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

    一剑刺空,宋青瑶并未再刺,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借由月光和剑光的彼此辉映,宋青瑶还是在第一时间就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

    “半夜来这里干什么?是想主动投案吗?”宋青瑶秋水剑回鞘,冷冰冰说道。

    黑影自然也就是沈若凡听到宋青瑶这句话,很想回一句“干你”,但看着明晃晃的秋水剑终究是有贼心没贼胆,笑嘻嘻道:“太久没有偷东西,手痒了,所以来踩踩点。”

    “偷东西偷到我头上来,是你觉得你武功太高,还是我太弱。”宋青瑶俏眸发冷,偷盗这些对她来说是原则性问题。

    “非也非也,这和武功无关,只不过我能偷的东西,只有你这里有。”沈若凡一本正经道。

    “只有我才有?什么东西?你要秋水剑吗?”宋青瑶轻皱了下眉头。

    沈若凡暗自一笑,笨女人啊,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尽忠职守,还是说你死板好,当下不再多说,踏前一步,居高临下,带着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看向宋青瑶娇艳的容颜和高耸的丰满邪笑道:“你说呢?”

    宋青瑶脸颊微红,顿时明白沈若凡的意思,来她这里还能是为了什么,自然是为了偷香窃玉,强作冰冷地威胁道:“你给我出去,你要是敢有逾越的事情,我就把你关进大牢。”

    “哦,有逾越的事情,关我进大牢,那我们之间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叫逾越的对吧?”沈若凡一脸坏笑地眨着眼皮。

    宋青瑶开口就想说什么是逾越,只是她显然低估了沈若凡的厚脸皮,她檀口轻张,沈若凡就厚颜无耻地扑倒,一个长吻。

    可怜宋青瑶,一代英姿女神捕,骤然遭袭,不知所以,浑然忘了自身的内力,只是出于女儿家的坚持抗拒着,只是单论身体力量她又怎么可能推得开身为男子的沈若凡?

    一番香吻下来,沈若凡肆意怜爱着这个平日高冷的女神捕,良久分开之后,嘴上还带着一丝香艳的涎液,使得气氛变得有些淫靡。

    “我们这应该不叫逾越吧?”沈若凡坏笑道。

    “你快起来,你再不起来,我一定把你抓进六扇门大牢里,现在六扇门大牢已经改过,你进去了绝对出不来。”宋青瑶粉面通红,色厉内荏道。

    “我要是出不来,你就要一辈子给我送饭,好像也不错。而且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咯。”沈若凡脸上挂着浪荡近乎无耻的笑意。

    对待宋青瑶和周若眉、秦语曦不一样,必须要强硬一些,甚至就要无赖不要脸一些,否则想要攻破这个嘴硬心软的傲娇女捕头,可没那么容易。

    趁着宋青瑶还没有还魂过来,明白机不可失的沈若凡再次低头侵犯了过去,空着的左手也占据了高地,一团丰满入手,宋青瑶入睡只穿着便装,这原本没什么,可现在却大大方便了沈若凡发挥“善解人衣”的buff加成。

    宋青瑶还在意乱情迷里面,多少没有回过魂来,就感觉身上一凉,衣服已经不知何时全部被沈若凡脱了下来,然后在一阵迷乱中,彻底失去了自我,承受着一次次的冲击。

    云收雨散,沈若凡和宋青瑶两人依偎在一起,准确地说是宋青瑶至今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莫名奇妙的就被脱光衣服的,趴在沈若凡胸膛上装鸵鸟。

    沈若凡看得心里一乐,暗道,原来你也会有害羞胆怯的时候。

    不过宋青瑶害羞,沈若凡却乐得高兴,大手在宋青瑶如丝绸般光滑的肌肤上摩挲,虽说宋青瑶是他的第一个发生关系女人,但严格来说,这才是他们真正第一次交欢,第一次的时候,沈若凡完全没有感觉,就是屈从本能。

    如果不是今晚厚颜无耻地挤过来,想要重温,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去,享受着宋青瑶光滑的肌肤,沈若凡心里当真美美哒,练武之人,果然身体好。

    两人躺在床上许久都没有说话,但却也不觉得发闷,宋青瑶脸上红云渐渐消散,可她不但没有从沈若凡怀里钻出来,反而靠得更深,在阳光下,她是六扇门副总捕,可在黑暗下,她只是宋青瑶,不愿也无法抗拒。

    沈若凡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容,他很享受这种黑暗的宁静,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只是如果不趁着这时候把宋青瑶解决的话,直觉告诉他,天一亮,某人就会穿上衣服不认账,甚至会拔剑捅他。

    身后抚摸宋青瑶光滑的脸庞,沈若凡低头吻在宋青瑶的额头,宋青瑶面色微红,在黑暗中看不真切,却出奇的配合,或许真是七夕的放纵吧。

    “嫁给我好吗?”沈若凡深情款款道。

    宋青瑶面色微微一滞道:“你有若眉和语曦她们,又何必找我?”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你不能代替她们,她们也不能代替你。”沈若凡道,“我承认我不专一,但我真的喜欢你,要你一辈子。”

    “我知道。”宋青瑶点了点头,“我如果不喜欢你,当初在悬崖就杀了你。”

    “所以你和我的姻缘注定了,你一定嫁我。无论是青竹先生还是郭总捕、萧大师,我都会去解决,我是个贪心的男人,既然得到了你,就死都不会让你从我手里松开。”沈若凡道。

    “是啊,你就是一个霸道的男人,占有欲特别强的臭男人。可是谁让我真的喜欢上你这个混蛋,早知道这样,当时我就该日夜看守你,这样你就不会出去,我就让你当六扇门捕快。”宋青瑶轻笑道。

    “所以你是一早就喜欢我。”沈若凡一脸微笑,低头吻住宋青瑶香唇,心里那叫一个得意。

    宋青瑶轻拍了下沈若凡道:“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

    “行,娘子之命最大。”沈若凡笑道。

    “如果我说,我不嫁你可以吗?”向来镇定从容的宋青瑶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名的有些胆虚,她并不知道沈若凡会怎么回答,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期待哪一个。

    既希望沈若凡同意,尊重了她,可却又不希望沈若凡同意,因为如果轻易的同意,说明沈若凡并不如何在乎她。

    人类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矛盾,而情感相对比较细腻的女人更多时候比男人更矛盾。

    沈若凡抚摸宋青瑶的搜微微一停,随即笑道:“我想知道为什么?感情上,你喜欢我,至于其余世俗,我都能解决,了不得让阿睿直接送一份圣旨下来。”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还在坚持什么,不想和别人分享你一个?可现在差不多也是,你不会离开若眉她们,而我也离不开你,甚至我和若眉她们关系还因为你莫名变好。放不下脸面矜持,可现在估计不知道我和你关系的人,也少吧。而我父亲,如果圣上下一道圣旨,的确也没什么关系,可我真不想这么快嫁人,我想要继续当捕头,继续抓捕作案的人。”宋青瑶露出一丝迷茫表情。

    看着宋青瑶脸上的迷茫,沈若凡心里一痛,宋青瑶一直是个独立自强的人,所以才会在父亲的反对下依旧加入了六扇门,甚至成了六扇门的名捕,或许他真的未想过嫁人,又或者想过嫁给某个志同道合的捕快,却不是像自己这样任性起来,把国家律法踩在脚底下的江湖男人。

    但不得不说,有时候命运是很作弄人的,现实和理想也差距很大,人们往往以为聪明人和聪明人更好的结成夫妻,其实并不绝对,甚至很多时候相反,因为一样的聪明,一样的细腻,在工作上相得益彰,可在生活上反而不那么配合,所以夫妻互补的反而多些,而沈若凡和宋青瑶的某种对立,或许也是两个人会结合在一起的重要原因。

    沈若凡没有多说,只是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意愿,再次一吻,不同之前的深吻,只是浅尝辄止:“我等你想清楚那天,不过不要把日子拖太久咯,如果那样的话,我就耍无赖啦,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都不给你拒绝的权利,只让你嫁我一个人,谁敢跟你走近,我就宰了他。”

    看着一脸小气模样的沈若凡,宋青瑶却笑了,倾城惊艳,主动在沈若凡嘴上一吻:“你把我当成什么人,除了嫁给你之外,我还能嫁给谁?”

    沈若凡心里一乐,暗道感谢万恶的封建吧。

    “也是我愚钝,其实成亲不成亲的,最后我们两个人婚后也该是像这么做。你不会放弃当捕头,我更不会强令你放弃,最后你还是在六扇门工作,我晚上见你还是要偷偷摸摸。而我和你的关系,现在和我们密切相关的也没人不知道,的确差距不大。”沈若凡道,三个女人里面,最配合他四海为家的,一切以他为主的是秦语曦,因为秦语曦虽然表面清冷如仙,可实际上那只是给外人看的,她比沈若凡还活跃,四海为家什么的,她都向往,属于没定性的,而周若眉有自己事业,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远比宋青瑶大,可是因为太爱沈若凡愿意为沈若凡放下一切,让沈若凡感动的同时加羞愧,而宋青瑶两者皆不是,独立自我,当夫妻的确还不到时候。

    毕竟两个人个性不同,却又都一样的坚持,一个爱公义,一个要过分自由,没法将就。

    或许真要到几十年后,两个人都老了,一个要退休,一个懒得动的时候,才能和谐吧。

    “不,是若眉和语曦她们快要了,或者说她们的父母差不多要了,而你虽然看着自由,却不是不给承诺的人,所以你也觉得要了,而又怕我不平衡,所以晚上才来找我。”宋青瑶笑道。

    “要不要这么厉害,每次在你和眉儿面前都没有秘密,只有语曦好骗。”沈若凡道。

    “我是捕快,自然看得多,若眉是太懂你,至于语曦,她是知道你一定不会害她,所以被不被你骗都无所谓。”宋青瑶道。

    “是吗?不管了,明天天一亮,你肯定不认人,我还是享受难得的温柔吧。”沈若凡一脸坏笑,双手在此不规矩起来。

    宋青瑶一声尖叫,随即便再次被沈若凡压在身下,承受着一次次的冲击。

    今夜的七夕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