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欧阳浊的要求

第一百一十六章 欧阳浊的要求

    “你是何人?敢自称我师父?”燕天锋眉头大皱,眼前这青年见着年岁最多只比燕扬大个两三岁,竟敢自称自己师父。

    “你学了我的天泣剑法,我又如何不敢让你称我一声师父?”青年即是欧阳浊微微笑道。

    “天泣剑法?你是剑魔欧阳浊?”燕天锋一脸震撼,随即难以置信道,“不可能,欧阳浊一头白发,而且和藏剑山庄上一代剑君论剑,一死一残,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还如此年轻?”

    欧阳浊没有再答话,只是右手虚抬,一股天泣剑意喷薄,燕天锋父子顿时笼罩在一片剑意之中,近身体会,这股与他们同源但无疑更强更精纯的剑意。

    “燕天锋见过前辈,多谢前辈留下剑谱与今日的救命之恩。”没有比这个更有力的证明,燕天锋当下肯定了面前这人就是当年的剑魔欧阳浊,虽然对欧阳做年轻的容貌无比惊讶,但还是连忙感谢道。

    欧阳浊瞥了眼燕天锋,见他口称前辈不称师父,心中了然,此人是傲不愿随便拜师,心中也不以为意,他这个师父本来就当得不称职,当时只不过是不想自己万一死了,绝学失传,所以造了个假墓,然后放了本秘籍,根本没有怎么教过燕天锋。

    甚至燕天锋出事,他也根本没有管过,而且以他如今一人独来独往的性子,一心只有剑道,让他多说个徒弟,却是千难万难。

    只不过燕天锋那一招苍天泣血实在让欧阳浊满意,所以顺嘴调侃一句而已。

    “当年我假死归隐,一心领悟剑之大道,未免绝学失传,所以将天泣剑谱放在假墓之中,你能得到便是你的机缘。我先前看了你那一剑,威力不错,算是没丢了天泣剑法的脸。我自然前来救你。”欧阳浊道。

    “但前辈授艺和救命之恩都在。”燕天锋道。

    “那既然都在,你就替我做件事情,就当是还了我的恩情。”欧阳浊道。

    “前辈有何事,但凭吩咐。”燕天锋道。

    “一年之后,找沈若凡那臭小子比武。”欧阳浊道。

    “若凡?”燕天锋不解道。

    “没错,就是他,你也认识,我也就不多说了,一年之后,找他比武,全力一搏,无论胜负都算是还了欠我的恩情。”欧阳浊道。

    “前辈是想实现当年和惊神一刀、惊魔一刀的战斗?可为何不让我现在就和若凡打一场?”燕天锋好奇道。

    “因为现在的他与你动手,胜算实在不大,而这差距又是因为你们年龄造成的,对他太不公平,所以推到一年后。”欧阳浊道。

    “那前辈是觉得若凡一年后能真有和我抗衡的实力?这未免太高看他,小瞧我吧。”燕天锋道,他如今是地级巅峰,摸到天级门槛,他认可沈若凡的天赋,将来一定不会比他差,但这是将来,不是现在,短短一年就能达到,这也太不把他当回事了吧。

    “就是认真对待,所以我才会把时间定在一年后,我和他约定的是,十年之后,放手一战。本想将你和他的比斗定在五年之后,如果你胜,则证明了天泣剑法的威力,我的传人击败了苏晨苏夜的传人,如果你败,那经你磨练,沈若凡能和我一战的可能性更大。可是见了今日的刀决,我不得不把时间提前到一年后,否则真到五年后,除非你突破天,否则遇上他必死无疑。”欧阳浊以极其肯定的语气道。

    “必死无疑。”燕天锋脸色变化,他对自己非常自信,天大地大他燕天锋最大,可是欧阳浊的判断,他也不怀疑,因为这是一个无论武功还是经验阅历都远超过他的老江湖,只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五年时间,大家都在进步,沈若凡就能从现在远不如他变成他必死无疑。

    欧阳浊没有去点破燕天锋的疑惑,眼前浮现了数十年前,他武功大成之后仅有的两次败仗。

    两柄截然不同的刀,一柄充满着无限美好的希望光明,一柄充斥着无尽仇恨的绝望黑暗。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当他们出刀的那一刻,自己动弹不得。

    固然原理道理截然不同,可是在普通人看来却是一样的。

    原本以为至少还要数年才能看到,却没想动如今就看到了。

    而且那小子还突发奇想地把惊魔一刀的道挪到惊神一刀上。

    十年时间,或许真的可以。

    “好好练剑,一年之后,若能不输最好还是不输。”欧阳浊朝燕天锋道了声,又朝燕扬道,“你也努力些,真论起来,让你父亲和沈若凡打,也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便是赢了也不光彩。你的年纪原本是最合适的,只是你距离天泣剑法大成相差太远,一年之后战败沈若凡的可能性太低,若是可以,最好还是你上,这江湖潜龙总要显示些不同于寻常江湖人的地方吧。”

    “晚辈定然努力。”燕扬认真的点了点头,他自出道以来,唯一的两次失败全部都栽在沈若凡手里,硬生生被沈若凡两次打落手里的剑,虽然并不记恨,但却一直将沈若凡当作是目标。

    欧阳浊见状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来,他习惯独来独往,但拥有一身绝学,总是希望有后人能传下去,剑指一动,地面山一根细草忽然升起,流露出一股坚不可摧的巍峨剑意。

    燕扬本能性地全神戒备起来,却见这草无比柔顺地飞到他手中,当下不解地看着欧阳浊。

    “你爹的剑已经差不多走出自己的道了,而你还差得远,这根草蕴含着我的剑意,什么时候看懂了,什么时候你就入地了。”欧阳浊道。

    “多谢前辈。”燕扬连忙抱拳行礼,只是一抬头却见欧阳浊已经在百丈之外,并且瞬间变成一个小黑点远去,只有一句话远远飘来,“地面那秃驴,我废了他全部功力,打碎经脉,要死要抓,你们自己把握。”

    垂钓数十年,只杀鸡鸭不杀人,今日自然也不会破戒。

    燕天锋父子一脸惊讶地看去,这才发现原来帖木格还未死,只是伤势太重,重的只剩下一口气,所以两人都没怎么发现。

    燕天锋没有留敌活口的好心,上前补上一剑,顿时一切烟消云散。

    做完一切之后,燕天锋父子迅速转移地方,找了个安静隐蔽的地方休息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