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突现的密宗

第一百一十五章 突现的密宗

    嵩山一处角落,燕天锋燕扬父子身影出现,只是两人都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霸道狂妄。

    燕天锋虽强,却也还是肉体凡胎,先是被困在阵中,精神损耗,继而破阵一人清扫达摩院二十八个高僧,之后一个人同时和通玄三大高手交战,重创通玄通元,他就是再厉害,也不是天级,内力损耗许多,只有平时七八成。

    而无花玩命一击配合三百多个罗汉,说是开天辟地是不可能,可开山裂石却轻而易举,燕天锋虽强却也只是拼了个两败俱伤,一身内力被打得只剩下一二成,拼着最后一口真气将燕扬带走,离开少林寺。

    确定远离了地方之后,燕天锋终是忍耐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爹,你没事吧。”燕扬一脸担忧道。

    “不碍事,不用担心爹,爹这一辈子身经百战,这点伤还杀不了爹。只是没想到少林的力量竟然雄厚至此,三百罗汉,就算是爹没受伤,用尽全力一搏,估计才能勉强破了他们,而自己也要受不轻伤势。”燕天锋道。

    “爹,武当少林藏剑,三大圣地并列,藏剑老爷子曾经在江南,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击败魔道三巨头、通玄通元、任东流、郭巨等一众高手,少林还在藏剑之前,有这力量也不奇怪。而我们年轻的很,以后一定可以超越他们。”燕扬道。

    “说得好,这才是我燕天锋的儿子。”燕天锋脸上挂起自豪笑容。

    “我答应了若凡这臭小子,若是输了,一年之内天泣宫伸冤不出蜀中,接下来,你我父子要呆在蜀中一年时间了。”燕天锋道。

    “若凡说的,我们只好认了,不过一年时间,正好积累一下天泣宫实力。”燕扬道。

    “不错,先找个地方疗伤,再恢复实力,徐开他们也要救回来。”燕天锋道。

    “一年时间,一年之后,我们会积累更多的实力,让这世间的冤屈更少。不过爹,少林的事情就此放手嘛。”燕扬道。

    “没错,恩恩怨怨,一战已消,通玄害我疯癫二十年,我屠他少林大半力量,废了他最杰出弟子,间接导致一众邪道高手闯入少林,也算是还了,说到底当年,你我的仇人是唐璧和西门锐泽两个杂毛,通玄最多只算是帮凶。”燕天锋道。

    “没想到叱咤风云,以一己之力压得正道低头的剑尊燕天锋,就只有这般气魄,连伤吾一指,断人一命的底气都没有。妇人之仁的可笑。”

    就在这时,一个嘲讽的声音突兀响起。

    燕天锋表情骤然一凛,如今他和燕扬一个残兵,一个伤将,遇到厉害的高手,风险不小。

    目光冰冷地看向看着自己左前方不足三尺的距离,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喇嘛面带微笑地站在那儿望着自己,燕天锋眼睛眯起,该死的,又是个死秃驴。

    “贫僧帖木格见过剑尊。”喇嘛笑眯眯地朝剑尊行了个礼。

    “帖木格?蒙古人?”燕天锋微微皱眉。

    “不错,小僧是草原上的儿郎,信奉长生天,还是黄金血脉。”帖木格笑眯眯道。

    燕天锋眉头轻皱,他年少时放浪江湖,对武林各大势力都有了解,密宗本来是西藏的势力,只不过当初和蒙古混在一起,然后被蒙古成功渗透,甚至在密宗内部造出了一个蒙古信仰长生天。

    而凡是进长生天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不足三尺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出声,燕天锋才发现,燕天锋估摸此人不是擅长隐匿功夫,就是武功已经上八十级,而后者可能性更大。

    因为众所周知,密宗的功夫不擅长隐藏。

    “既是番外蒙古,来我中原大地何事?”燕天锋道。

    “想我北元也曾入主中原,何来番外之说?这天下本该是我们草原儿郎的。剑尊一身实力惊世骇俗,为何不考虑加入我们北元,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帖木格道。

    “北元?灭亡快四百年的,还出来说,秃驴,你是拜佛拜傻了吧。”燕天锋不屑道,想他燕天锋何等狂妄,让他趋炎附势,投靠他人,简直妄想。

    帖木格皱了皱眉头:“剑尊非常人,当知晓这世上只有最强者才能主宰一切,如今大明之内武备松弛,又新皇登基,主少国疑,我方已和关外八旗、海上东瀛、岭南匪盗邓坤约好,一旦时机得当,便高举大旗,四路大军齐上,瓜分大明。剑尊何苦还执迷不悟呢?”

    “执迷不悟?那你怎么不老老实实滚过来,给老子当手下呢?老子讨厌一群掉书袋狗屁的礼法道理,可是生在这天地间,就该明白这忠孝大节,若连忠孝都不知道,跟你这样的草原畜生有什么区别?”燕天锋冷笑道。

    “你找死吗?”帖木格被燕天锋痛骂,当下脸色沉下道。

    “老子要是怕死,老子就不叫燕天锋。”燕天锋一脸不屑,“还有就算老子受伤,也不是你这样的卑鄙小人可以随意拿捏的,你再多话,老子就送你下去。”

    “好个剑尊,给脸不要脸,就现在的你,能与多少内力想要和我打,你行吗?还带着个儿子,你痛痛快快答应下来,最好,可你不答应,那我就只好把你们俩都抓回去。”帖木格一脸冷笑。不假思索地一掌拍出。

    掌风凌厉霸道,充斥着强大的破坏力,燕天锋连忙一躲,原先所站立之地竟然有一个深陷地面的巨大掌印,眼中不由浮现忌惮之意,果然,这个秃驴也是地级的,此番怕是有一场恶战。

    燕天锋燕扬目光对视,父子二人对彼此意思都已经了然,联手仗剑,同出一源的剑气剑法,两相配合,威力浩大。

    “你们中原人有句话叫作上阵父子兵,只是可惜你们两父子都是伤兵,能有多大威力?”

    帖木格一脸冷笑,行动好似雷霆突现,武功并不如何精妙,却透露着一股宏大荒野的气息,就好似草原孤狼,一招一式,无不蕴含莫大威力。

    武功毒辣,帖木格一招一式皆朝燕天锋父子要害处打去,任何一处若被击中,两人恐怕都要丧失战斗力。

    三人你来我往,彼此过了二三十招,燕天锋眉头微皱,这秃驴武功不弱,若是全盛时期,再来三四个也不过就是一剑的事情,可现在想要应付这秃驴实在麻烦。而且这秃驴自称是密宗长生天,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同伙,必须用最短时间让这人丧失掉可以追击的力量才行。

    目光思索,燕天锋眼神中露出一丝狠辣果决,一剑纵去,剑尖略偏,故意露出了个破绽,帖木格不疑有假,当即一记铁拳打来。

    燕扬不知燕天锋故意露破绽,只以为父亲伤势更重,才导致露出破绽,眼见父亲有危,不假思索地扑过去,替燕天锋挡住这一击,当下口喷鲜血。

    “扬儿”

    燕天锋见得大急,手中动作更快三分,抓住难得时机,一剑指点中燕天锋胸口膻中穴,帖木格顿时犹如雷击,体内真气乱作一团,一口鲜血喷出。

    燕天锋见燕扬伤势不轻,心中愤怒,有心想要上前一剑结果帖木格,但他自身伤势同样不轻,尤其是刚才一指几乎拼尽他全部功力,才一剑让帖木格重创,而如今内力不足,只能立刻坐下恢复元气。

    “死贼秃,老子一定杀了你。”燕天锋道。

    “燕天锋,你以为你真的是剑魔再世啊,想赢我就赢我?你们剑客本人就像是一柄剑,无坚不摧,不轻易受伤,但一旦受到损毁,同样不容易修复,刚过易折。何况你燕天锋除了修炼一本强大的剑法之外,根本没有修炼过什么厉害的内功心法,如何和我长生天相提并论?今日死的一定是你。”帖木格道。

    燕天锋闻言,虽然心中恼火万千,恨不得一剑杀了帖木格,但却不得不承认帖木格说的很对,他不以内力著称,只不过运用方式远超凡人而已。

    时间点点流逝,燕天锋好算恢复些气力,正想动手,却见对面帖木格竟然已经站了起来。

    “我说过今天死的会是你。”帖木格站了起来,一掌就要打向燕扬头颅。

    燕天锋目光发狠,生死关头,便打算强提一口真气,以命搏命,跟帖木格同归于尽。

    蕴含最后生命力的一道剑指就要射出,燕天锋却见一道血色剑气从天而降落在帖木格身上,正一脸得意的帖木格身体僵硬地朝后倒去。

    百丈之外,一道人影走来,行动优雅,不见急切,可一步走出,却像是穿越了空间一样,几乎一个呼吸,人就到了燕天锋身前。

    燕天锋顿时寒毛直竖,先前的帖木格不过是趁他受伤,趁人之危,才让他有了危险,可这不知名的人,却让他知道即便自己是在全盛时期,也决然不是对手。

    一开始相隔百丈,却还能远远地以一道剑气击杀帖木格这个地级高手,这等剑道修为和内力,燕天锋自度没有,甚至整个武林也没有谁有这么深厚的内力。

    而从百丈外到这里,不过一个呼吸,好似仙家法术缩地成寸了一样,这等轻功已经无法用词汇来形容,便是逍遥侯的玄天九变与之相比也相差甚远。

    江湖上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人物了?

    而且如此年轻,看着还没有扬儿大,这江湖到底是怎么了,若凡这样的妖孽还不够吗?

    难道这江湖要再出一个和苏晨苏夜一样的妖孽不可?

    看着一脸戒备,又满是震撼的燕天锋,俊逸青年脸上露出一抹邪笑:“看见师父不拜,是要被废了武功,逐出师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