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惊世一战

第一百一十三章 惊世一战

    正邪两派高手因为突如其来的少林变化一散而空,只有少林弟子和天泣宫的弟子依旧血拼。

    尤其少林弟子听到有人强闯少林想要夺取少林绝技,颜色发红,手上棍棒力道更强三分。

    多数少林弟子都是自幼被少林高僧收养,然后在少林学习长大,少林对他们来说不仅是学习的地方,更是他们的家。

    如今家园被侵,一群和尚眼里无名火跳动,三白六十五根罗汉棍齐刷刷舞动,长棍在空气当中呼呼作响。

    原先靠着一股悍勇之气才能压制住少林弟子的天泣宫高手顿时吃紧了起来,除了燕天锋和灵隐两大高手之外,其余全部被压制住。

    六王里面刀王徐开、赤王宋先、毒王枯木、蝠王柳让四个人全被少林武僧击倒,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青王凌空子在一众青城弟子的保护下才避免被击倒的可怜命运,但也是岌岌可危,只能疲于应付。

    燕扬天泣剑法渐入佳境,快准狠,但一人之力在三百六十五罗汉阵里面终究难以施展。

    少林派千年底蕴在这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即便天泣高手穷凶极恶,攻势如浪涛滚滚,还是如巍峨大山。

    “嘭”

    一根棍子轰下,燕扬躲闪不及,当下后背中招,挨了一棍,身形一晃,少林棍僧见缝插针,又是一棍子朝燕扬腋下插来,想和之前擒拿徐开他们一样擒拿燕扬。

    棍棒打来,正是燕扬一剑荡去又已经挨了一棍的时候,换做他人此刻气劲被打断,浑身气血不通,必然无法躲避,可燕扬却能低头一滚,用江湖少侠最不屑的狼狈方法逃了过去。

    从小都无依无靠,就靠着自己一个人生存,甚至还要照顾自己父亲,孤身在丛林之中长大,在黑道之中生存,什么脸面美观,燕扬根本不在乎,什么有效,什么最重要。

    只是即便燕扬能躲过一棍,并且展开不小反击,依旧撼动不了罗汉大阵,甚至他自己的危险也没有彻底解除,因为围攻他的是少林十八铜人。

    十八铜人,一身横练功夫早已练到化境,刀枪不入,单个拆开来,威力还不显,可十八个联手,便是地级高手也奈何他们不得。

    燕扬的剑是杀手的剑,最擅一击致命,可是碰上这一群刀枪不入,只要防护好眼睛就无恙的铜人,就好比是秀才遇见了兵,再精妙诡异的剑法也毫无发挥余地。

    长剑落在铜人身上只发出嘭嘭响声,燕扬眉头皱起,这十八铜人的外功强度超过了他的能力范畴,根本无法强行打破。

    十八铜人棍棒交击,将燕扬困入阵中,稍有不慎,燕扬就要被这乱棍打中,强力的危机之下,燕扬精神亦前所未有的集中,手中长剑剑光闪动,压抑着邪异的气息。

    棍棒齐舞,血云纷飞,一股强烈的悲伤感涌上燕扬心头,燕扬的剑忽然也慢了下来,十八铜人们见状大喜,燕扬和燕天锋关系人尽皆知,倘若擒下燕扬,那守卫少林也就容易许多。

    第一铜人一棍就要落下,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心里竟也莫名地涌上一股悲凉之意,随即眼前只见一道邪异血光迅速闪过,继而眼前便陷入了永远的黑暗当中。

    一脸十八声惨叫同时响起,燕扬持剑而立,额头冒出淡淡细汗,一剑同时刺瞎十八铜人的眼睛并非易事,若非今日十八铜人的压力下,灵光忽现,对天泣剑法领悟更上一层,借助父亲燕天锋的天泣剑势,便是他现在也无法再次如此玄之又玄的一剑。

    不过这世上没有那么多若非,成功便是成功了,十八铜人至此再无威胁。

    “嘭”

    此间正好结束,另一边同样一声轰鸣炸响传来,只见燕天锋剑气飞扬,血色剑罡犹如实质,通玄方丈胸前袈裟染上一片殷红鲜血,通元大师脖子上的佛珠碎裂洒落一地,无花脸色更白三分。

    燕天锋冷冷扫上一眼,却没有再下杀手,而是立刻一个大步地走到燕扬身边确定燕扬无事之后才松了口气。

    继而就按着天泣宫弟子败退的惨状,眼中一丝不悦之色闪过,身上剑意昂扬,一并数丈长的血色巨剑从天空朝三百六十五罗汉大阵斩下。

    “护”

    罗汉阵中,一武僧高喝一声,阵中所有武僧纷纷举起手中长棍,内力激荡,连成一线,竟将燕天锋的剑气挡下轰散。

    燕天锋面色惊异,虽然他连续和一众少林高手交战,消耗了不少内力,可是这一剑依旧威势过人,哪想得到这些个普遍连玄级都不是的和尚所组成的阵法竟然有如此造诣?

    “燕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一个少林武僧出列道。

    “你又是哪个秃驴啊?连你家方丈都被我打成重伤你以为挡得住我一剑,就真能挡得住我不成?”燕天锋嗤笑着。

    “小僧通见,小名不足挂齿,而拦下施主的也非我,或是这少林诸多弟子,而是佛。在佛之前,施主便是有通天手段也难以施展。施主还是回头得好,今日已经造下诸多杀孽,再不回头恐累及自身。”通见棍僧道。

    “都已经如此还有什么回头不回头的?别虚伪了,胜者王侯,败者寇。你们若能败我,任尔等处置,若不能,就少说什么空话。这武林正道,你们少林主持了这么久,也该让出来了!从今而后,武林之上,天泣为尊。”燕天锋沉声道。

    “既如此,就请燕施主继续破阵。不过无论胜败,少林绝不会将自家方丈拱手让人处置,少林上下必战至最后一人。”通见棍僧道。

    “为一人而死上数百人,你们禅宗果然可笑荒谬。”灵隐一掌逼退无叶无果两人道。

    “佛曰天地有爱,为数百人而杀一人,亦然不仁。一人、百人,孰重孰轻,本便难言。玄奘法师一路西行,路上妖魔万千欲食其肉,玄奘法师只是一人,而妖魔是万千,难道便要舍法师一人,而让千万妖魔饱食?”无花道。

    “你这比喻倒是有趣,在你眼中,原来你师是玄奘法师,而这其余师兄弟皆为妖魔。”灵隐嗤笑道。

    “非也,小僧口中之妖魔,乃大师也。大师一身武功佛法皆是高深,可皆入魔障。若再不悔悟,来日之苦必胜今日少林之灾。”无花道。

    “来日乃来日,贫僧只知今日要倒下的是你们少林!”灵隐一身沉喝,衣袍鼓起,浩然的内劲如海浪般澎湃压去。

    “少林自达摩祖师创下以来,多有兴衰,但终是长存不亡,今日更不会倒下。”无花双手合十口念佛经,整个人却奇异地漂浮到了半空当中,身后半边天空竟祥云升腾,一尊高大的佛祖虚影浮现半空。

    一直狂妄自大的燕天锋看到这尊佛祖虚影的时候,瞳孔竟也不由自主地一缩,寒声道:“小和尚,我没想杀你,至于如此自毁前程吗?”

    “来也空,去也空,来去两空空。小僧所有不过少林所予,今日一切归于空空,又有何不可?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吾师膝下无子,那便是小僧这个自幼被师父所抱养的徒儿来还。一招定胜负,此番过后,燕施主与吾师恩怨皆消如何?”无花道。

    “来前,某人便与我言论,此战他不插手,但只此一战,无论战后胜败,老子都不能再对少林出手,而且如果败了,天泣宫一年之内不出蜀中伸冤,便是你不说,我也不会再打第二次。出招吧。他害我二十年,我害他最杰出的弟子废了,也是公平。”燕天锋道。

    “多谢施主。”

    无花一点头,僧鞋踏动,脚下朵朵金莲托起,面容无瑕无垢,立于三百六十五罗汉阵上:“列位师兄师叔,还请助上一臂之力。”

    “喝”

    罗汉大阵脚步踏动,三百多名护寺棍僧功力全涌,无花身后佛陀左右两侧顿时出现一众罗汉虚影,威势更强。

    莫说直面威势的燕天锋便是旁观的沈若凡等人也压力大增,当下道:“再退后百米。”

    说完之后,不管他人如何,自己左右抱起周若眉和秦语曦就朝后跑去。

    不用沈若凡多言,秋寒枫、萧如风等人也都感应到这一掌的恐怖威势,各展神通,将身边武功差些的人纷纷卷走,接下来这一对拼,怕是地动山摇了。

    燕天锋眼睛眯起,浑身肌肉紧绷,许久未曾感觉到的生死危机再次涌上心头,接下来的这一掌,必然超过他以往所面对的任何攻击。

    一刹那间,周遭万物好似都停了,无论是风云自然,还是旁观人影。

    燕天锋吧整个人好似都变作了一柄无双锋利的魔剑,天空当中血雨纷纷,好似诉说着难以言喻的悲哀。

    苍天泣血。

    是当年欧阳浊家破人亡之后所创剑法之精髓,尤其是与苏夜一战,落败后,遂将一生的剑道感悟和红尘感悟熔炼到这一剑当中。

    爱妻身死之痛,家破人亡之苦,有冤难伸之恨,举世皆弃之仇。

    恨天不公,恨地不平。

    只是当时的欧阳浊估计都没有想到几十年后,竟然有一个和经历不尽相同,却又极其类似的人得到了他的剑法,他心中的怨愤不平,燕天锋几乎都有,甚至还多了二十年疯癫的悲凉,还有险些丧子的仇怨。

    不断得欧阳浊天泣剑法精髓,还走出了自己的苍天泣血。

    过往恩怨,种种是非,皆容一剑。

    燕天锋须发狂舞,漫天血雨化作无双利剑,他非天剑,却已是人剑巅峰,在自身所笼罩的剑域中却也达万物皆可为剑的地步,天地剑雨,万世悲凉。

    嵩山之上,极远处,一座高峰之上,一俊逸青年看见这一剑微微一笑。

    旁观众人,虽距离极远,却仍受到两股气势的影响,有些心中一片坦荡,所有阴暗污秽都在佛光之中渐渐消散,有些心中则无比悲凉,只想落泪。

    无花面容无悲无喜,只是平推一掌,身后佛陀虚影,三百罗汉也纷纷打出一掌,如来天降,好似天地崩裂。

    燕天锋目光亦冰冷无情,万剑齐发,苍天泣血,屠戮神佛。

    一佛一魔,一正一邪,两股浩然滂湃的力量冲击到一处,立时山摇地动。

    沈若凡几人见机早,逃得快,才勉强躲过风波,那些反应慢的,或者武功不好,退的比较慢的,亦是被波及到,纷纷口吐鲜血,倒得人仰马翻,无法再站立。

    一击之后,地动山摇,沈若凡却又飞快地蹿了回去,却是知道战斗已经结束,再无危险,急切的想要制动结果到底如何。

    一步踏出,身影穿梭,沈若凡第一个赶到现场,看着地面之上,道道深达数丈的地面裂痕,像是陨石砸过或者是地震闹过一样,不禁暗自咋舌,这还是人力所能达到的吗?

    目光环视,天空已经恢复正常,既无血雨之悲凉仇恨,也无佛光之光明浩然,先前如佛陀一般神圣的无花路在地上,气息萎靡,已然武功尽废,而燕天锋父子却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