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零五章 陪我做个试验

第一百零五章 陪我做个试验

    “用惊魔一刀对断焚阳,然后用惊神一刀对付我,难怪江湖传说笑面貔貅胆包天,我以为你原只是打算借两榜之人来磨练增强自身之刀,借以击败断焚阳,却没想到你是把我和断焚阳当成你磨练的两块磨刀石。”猎神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拿着长弓走出人群。

    无论沈若凡是什么主意,既然沈若凡一个晚辈又是重伤之躯地要与他一战,他都没有畏战不前的道理。

    而且猎神隐隐有一种感觉,这是他仅有的一次还可以和沈若凡较量的机会,方才沈若凡那斩碎断焚阳刀光的一刀,他没看懂,更没把握接下。

    “机缘巧合而已,杀猎两榜的榜首正好一个用刀,一个用箭,和神魔双刀彼此对应,只能说是天定。又恰好惊魔一刀突破,正好拿前辈做个试验。”沈若凡道。

    “拿我来试验,好大的口气,和我决斗可不像和断焚阳一样还有不断突破进去的机会,四象箭出,生死只在一瞬之间。”猎神目光抬起,眼中尽是一片肃杀寒意。

    “这点,我自了然,是以不曾想借此突破,只是试验一二,否则恕晚辈直言,真生死相搏,你非我敌手。四象箭法,如行军布阵,固然巧妙,可这就是说四象箭发射,自有先后次序,你要发四箭威力才达巅峰,而我一刀足以。”沈若凡道。

    “且不说你能不能逼我出四箭,便说我若真与你生死相搏,绝不会和你光明正大。不过你如今重伤,我若还要隐藏下毒就显得太不知廉耻,便看看你有没有让我磨刀石的资格,接好了,第一箭,青龙箭。”

    猎神陡然拉弓,一弓拉了个满月,弓弦响动,一道黑芒爆射而出,箭身上好似有青龙虚影闪烁。

    龙腾九天,万灵之首,仅是第一箭,便有千军难挡的恐怖气势,震人心魄。

    沈若凡和煦微笑,好似未曾感受到箭上的杀气一样,不见何等动作,一抹银光骤然射出,在天空之中划过一道虹光。

    青龙怒吼终究转为哀嚎惨叫,化作虚无,一箭断裂。

    凤吟虎啸。

    刀鸣不停,二声弓弦之响未响,一赤一白两道箭芒,已然射来。

    朱雀振翅,引吭高歌,好似一片火海袭来,又好似烈日升起,四周空气暴燃。

    白虎追逐,啸傲全山,利箭所过之处,原本正常的气流恍然成了刀剑一般。

    二箭齐发,一火一金,明明是在五行中相克的属性,可却奇异的相融。

    沈若凡意随刀动,人未动一分一毫,反而缓缓闭上了双眼,而飞刀刀光长亮,竟连破朱雀白虎二箭,刀芒耀眼直朝猎神而来。

    飞刀夺命,猎神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得,却不见半分紧迫,反而露出了一丝轻笑。

    四象第四箭玄武不知何时已悄然射出,正是飞刀刚破朱雀白虎,刀势减弱的关头,黑芒闪现,一头比之前青龙白虎朱雀都显得真实的玄武虚影浮现,一口将飞刀吞下。

    猎神目光平淡,却依旧闪过几分自豪,天地四象,以白虎攻势最强,而玄武防御最强,攻势反来最弱,可谁又还记得,玄武所代表的是四季之中最严酷的冬天。

    玄武箭出,千万生机尽归于零。

    春散夏去,秋尽无力,唯冬冰寂。

    一瞬间冷峻的冰冷藏了春之风、夏之火、秋之金,连同沈若凡仿佛也在一瞬间被冰冻了。

    而沈若凡依旧双眼紧闭,好似死人一般。

    围观一众原本已然彻底放心死心的两群人见到这般场景又纷纷打起万二分精神,凝练在了这一箭上。

    断焚阳更是心神专注之极,盯着玄武,先前的危险感竟又袭来。

    玄武箭射去,沈若凡好似被冻住了一样,全然无法躲避,可不知为何,在即将射中的一颗,冻住的好像不仅只有玄武箭。

    一声嗡响,玄武腹中,飞刀骤然射出,万物仍在冰封,然而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尽数爆裂,化作虚无,一刀飞过,猎神全无反应,左肩便已洞穿。

    沈若凡缓缓张眼,面带微笑,试验成功,惊神一刀和惊魔一刀果然想通,虽然创始者截然相反,两种刀也截然相反,但的确能混用,只是用的时间久些,还需要再练习一二。

    “我输了。”猎神无奈地垂下双臂,他年纪大了沈若凡一轮,又是在沈若凡先和刀魔大战一场消耗气力之后出手,在这等情况之下,还败了,无话可说。

    “前辈,你我切磋而已,谈不上什么输赢胜负,还要多谢前辈替我完善惊神一刀。”沈若凡粲然一笑,心道四象箭也的确名不虚传,四箭演四象,四象合四季,尤其是最后玄武箭更是精妙,世人皆道白虎凶煞,掌四灵之杀伐,天地之煞气,白虎之杀箭应当是最快最强的,也是最该防备的,却忘了所谓快是相对的,白虎快极,可玄武却能让自己慢。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和刀魔两个人合该做你的磨刀石,不冤。”无愧是一代宗师,猎榜榜首,猎神很快平复心境由衷道。

    “前辈谦虚。”沈若凡道。

    “刀魔,你都叫他老断了,我和他一样都是你的手下败将,哪还有什么脸面当前辈?我本名苏羿,你败了我,这次的猎榜之争,猎神之名是你的了。”苏羿道。

    “猎神?没曾想,我第一个达到的封号成就不是盗圣而是猎神?”沈若凡咧嘴一笑,“从今以后我是六榜前十了,虽多而无用,不过倒是很唬人。”

    “新猎神,方才我是存着杀你的心的,你没杀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猎榜的规矩,猎物需为猎人做件事情,你有何事需要我做,我可助力一次。”苏羿道。

    “那我就入榜随俗,遵从猎榜规矩,也没什么,就请老苏你今天替我卖命一天。”沈若凡笑道。

    “今日?还真是不好的一日,看来,我该欺你不懂行的。”苏羿皱了下眉头,就在今日一日,他和刀魔两大宗师全部都败在沈若凡一个后生晚辈的手里,他更丢了猎神名号,可即便如此,这只是今日的开幕罢了,今日替沈若凡卖命,说不得真要卖出命去。

    “但如今后悔无用。”沈若凡得意一笑。

    “如此可还人情,那不妨算我一个。”断焚阳忽然开口道。

    “多多益善。”沈若凡笑得更开怀。

    邪王、逍遥侯、血影神君一众脸色全部难堪下来,剧情发展和他们所想的似乎差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