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零二章 惊魔一刀的威力

第一百零二章 惊魔一刀的威力

    “这黑榜排名是真的不靠谱了。”笑东阳看着地面上沈若凡和刀魔造成的痕迹由衷感叹道,他黑榜排名第八,名次在沈若凡之上,可现在看两人比斗,他全无把握能胜沈若凡。当然,他没自信,也自信逍遥侯血影神君几人要胜场中几人也难。

    “断焚阳五年不出手,天机阁给他排名,难免低了些,而沈若凡,本王虽不喜他,但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的确一日千里,惊神一刀还未出,单凭魔刀便有如此凶威。”邪王道。

    “此子不入黑道,是我黑道一损。”逍遥侯道。

    “接着看下去,这一战,胜负难料,谁胜谁负都难说,而胜出的那一个实力必会大进。”燕天锋难得出言道。

    “如你一般?”邪王道。

    “断焚阳胜,等他日后再出江南,武功便不会在我之下,而若凡这臭小子若胜,挺进地级,惊魔一刀强,至于惊神一刀会有多强,我也不知。”燕天锋道。

    “断焚阳成名多年,他的刀,我尚且敬畏几分,此战,胜的该是他刀魔。”邪王道。

    燕天锋闻言也未反对此战胜负难料,但的确是断焚阳胜算更大,内力更深,若非沈若凡还有惊神一刀,而且同样能借天地之势为己用,这一战几乎不用打。

    但即便如此,此战依旧是断焚阳占优,单从两人如今姿态便可看出。

    断焚阳持刀而立,身上衣服虽有缺损,但脸色如常,而沈若凡不仅身上衣服破损明显多于断焚阳,而且面色还更苍白,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惊魔一刀果然名不虚传,堪称世间最魔之刀,只是单凭这一刀胜不了我的,还是让我见见你的惊神一刀吧。传闻这一刀出的瞬间,时间都会凝固,浑身动弹不得,让我好好见识一番。”断焚阳道。

    “不用,我若出惊神,怕前辈便无法继续比下去。而且若如此,不是小瞧了惊魔和七杀吗?前辈,你这话让七杀很不高兴。”沈若凡摇着头,脸上露出邪笑,七杀断刃散发着妖异的气息,嗜血的渴望更浓烈。

    断焚阳面色沉下,他感觉到沈若凡身上的刀气愈发浓烈,给他的的威胁感也越发强烈,像是一头嗜血的猛兽正在苏醒,当下不假思索地一刀再去,刀光刀影如擎天巨柱落下,二十多米的刀气挥落。

    沈若凡双眼发红,并未硬接这一刀,他内力不如断焚阳,借势强压断焚阳可一刀接一刀,可若势被破了,再内力对内力,便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了。

    人影闪烁,沈若凡轻功飘渺,目力差些的,一瞬间仿佛看到好几个沈若凡同时出现。

    断焚阳一力破十会,狂刀挥舞,无论沈若凡轻功如何巧妙,皆一力攻破,大刀挥舞,场面上一时就好似一个挥舞大刀的巨人在追逐一只灵巧的小猴子一样。

    十刀交锋,往往断焚阳出八刀,沈若凡回两刀。

    但断焚阳对沈若凡的奔逃更感厌倦,沈若凡虽攻少守多,但血刀收放之间,沈若凡仅有的两刀皆攻在要害,场面虽依旧对自己有利,可沈若凡也并非全无胜算,如此下去只是陷入僵持,说不得反而要被沈若凡拖垮。

    当下目光一冷,气息牵引全然锁定沈若凡,焚阳刀身上一抹赤红光芒闪耀,炽热狂霸,断焚阳身后浮现一轮红日虚影,数十米长的刀气如开天辟地一般撕裂而下。

    沈若凡所有后路被这一刀封死,闪避不得,全身血管都好似要爆了一般,只得高举七杀断刃,周身爆发出一层血色的罡气。

    刀罡相击,刀光轰落,沈若凡护身罡气炸裂,束发披散,半跪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旁观一众纷纷变色起身,目光紧张地落在沈若凡身上。

    秋寒枫、萧如风等江南一众忍不住酝酿全身功力,静慈师太、素梅真人、紫东来与沈若凡亲近的正道高手不动神色地紧绷身体,玄天机、朱来这些盗榜高手暗自做足准备……

    半壁正道几乎在这一瞬间都立了起来,一旦沈若凡有何不测,随时都打算动手。

    而邪王、血影神君、逍遥侯三人也轻笑不语,身后近千黑道高手目露凶光,大有一言不合即战的趋势。

    “坐下。”周若眉面色凝峻,让周怀钰一群人都坐下来,道:“不要侮辱这场决斗,更不要侮辱若凡,他要战,便是死,也要死在上面,决不允许别人来侮辱这刀。”

    秋寒枫、萧如风、周怀钰三大高手无奈罢手,道理他们都知道,但关系重要之人,哪里还能顾及得住这些规矩,他们不会联手并刀魔,可见沈若凡有危险,不出手也难。

    “可若凡他……”秦语曦忍不住面色忧虑。

    “没事,你这样小瞧若凡,若凡会不开心的。若凡的潜力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大,他要战,就不会这么简单地败下阵来。”周若眉微笑着握起秦语曦的手,那份淡定从容顿时让秦语曦宽慰不少,只是感觉手里传来的力道,顿时明白周若眉并非不担心,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微笑着反握住周若眉的手。

    周若眉心有所感,转头过去,看见秦语曦惊艳一笑,也淡然一笑,已尽在不言中。

    “若眉姐,今晚七夕,如果若凡真进保安堂,我们一起过吧。”秦语曦忽然道。

    “好啊。”周若眉笑着一点头。

    一边高台上,六扇门总捕郭巨别有深意地看了眼紧紧握住剑鞘,连指节都捏白的宋青瑶:“别担心,这小子没这么弱。”

    宋青瑶一言不发,只是目光紧紧盯着沈若凡。

    一刹那间,近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沈若凡身上,有如周若眉一样担忧的,也有无数想让沈若凡死的,盯紧了沈若凡,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让断焚阳一刀砍下去,把沈若凡砍残。

    爬得越高,摔得越惨,这一刀下去,就算是异人不死,可一半的等级砍掉,任凭沈若凡武功再高,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再兴风作浪。

    断焚阳挥起焚阳刀,好似朝猪羊牲畜挥起了屠刀,一步一步朝沈若凡走去道:“你的惊魔一刀败了,还是出惊神一刀吧,让我试试亲手打碎曾经的神话的快感吧。”

    “呵呵”

    在断焚阳刀威的压迫下,沈若凡抬起了头,双眼赤红嗜血,好似野兽,断焚阳脚步不由一顿,面色转为凝聚,好似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头疯狂的野兽。

    “前辈,你有没有听过不疯魔,不成活。”沈若凡忽然抬头。

    “你什么意思?”断焚阳心里一种强烈的不安升起。

    沈若凡没有再回答,地面鲜血融入七杀断刃之中,七杀凶威凭空暴涨三成,沈若凡骤然跃起狂傲斩下。

    断焚阳举刀硬接,却被沈若凡连人带刀轰退一丈,断焚阳双眼圆瞪,难以置信,方才一瞬沈若凡的武功内力竟比没受伤之前还强许多。

    内力灌输,七杀断刃吸收鲜血,断裂的前半身刀身自动凝聚生长,沈若凡身后一片浓郁血海荡漾,天空当中的白云也渐渐消散,转为血云。

    原本半坐着的燕天锋和血影神君见着这一幕顿时正襟危坐,聚精会神地见着这一幕,前者是因天泣剑法与惊魔一刀并称,一为至邪之刀,一为至邪之剑,彼此殊途同归,而后者则是因为忽然发觉运用鲜血这等残忍嗜血的手段,不仅他们血影门擅长,还有别人,而且论威力,好似更强。

    黑发飘舞,沈若凡手握七杀刀,原本平和的目光转为冰冷疯狂,锋锐的刀气脱体,撕天排云,一刀血红刀气挥出,近乎二十米,虽还不如断焚阳刀气长,但凝聚威力反而更甚。

    断焚阳周身刀意凛然,灼热霸道的气息散发出来,他的武功全名是烈焰霸刀,虽是杀手,可却是一力破十会的力量奉行者,强劲的刀锋霸气轰下,沈若法无所顾忌,大步踏去,七杀斩落。

    两股刀气轰然对撞,又一同碎裂,化作极具攻击性的真气散去。

    断焚阳挥舞焚阳刀,烈阳刀意迸发压迫沈若凡,沈若凡针锋相对,一刀对一刀,杀意笼罩下,沈若凡刀法简练玄奥,没有丝毫花哨,一刀一式都没有浪费丝毫气力,且都攻击在断焚阳最弱势的地方。

    断焚阳双眼发亮,沈若凡充满杀气的精妙刀法让他几乎挪动不开双眼,一招一式仿佛都让他看到了接下来道该如何走,仿佛就像一个佛教朝圣者忽然看见了佛祖。

    刹那愣神,七杀刀砍来,断焚阳一时躲闪不及,身上顿时留下伤口,当下吃痛,咬牙回敬一脚踢在沈若凡胸膛,沈若凡闷哼一声,连擦拭一下胸口都没有,又是一刀攻去,短发那样鲜血流淌,又见沈若凡决然模样,心道好个魔刀,愈战愈强,不能再拖延下去。

    焚阳刀挥起,身后一轮红日虚影盛开,烈阳破阴,却恰好是克着鲜血这般的隐晦物的。

    一刀破裂血海,一刀逼开沈若凡。

    沈若凡口喷鲜血,连退十来米,双脚在地面上留下两条深深的拖行痕迹。

    鲜血狂喷,沈若凡脸上却不见虚弱,反而更显疯狂,欺身上前,一刀斩落,血助凶威,刀势竟更强三分,两刀再撞,与用了全力的断焚阳比竟不弱多少。

    断焚阳此刻方才知晓沈若凡那句不疯魔不成活是何意,心中对惊魔一刀的威势更加敬佩向往,果真是天下第一魔刀,沈若凡内力不如他,但在这股杀念影响下,人刀相合,竟然能发出如此强烈的威势,刀法看似简单,实则大巧若拙,蕴含无限威力。

    断焚阳暗骂自己大意,贪恋惊魔一刀威力,竟让沈若凡刀势凝聚,实力大增,当下不再观看沈若凡刀法,决绝狠辣,一心只要击败沈若凡。

    只是如今的沈若凡又哪里是他断焚阳想要击败便能击败的,甚至连压制都难以压制。

    沈若凡仰仗惊神一刀无往而不利,当年还内力不济,只有三四十级的时候,便倚仗此刀轻易击败江湖成名高手,晋升玄级之后,飞刀一出,同阶无敌,便是逍遥侯等巨擘也不敢小觑了他,而惊魔一刀与惊神一刀并列,在沈若凡手中却没有对得起他的威名。

    一来,沈若凡练得少,二来便是沈若凡极少被困入绝境,也少大开杀戒的渴望。

    如今断焚阳将沈若凡逼入绝境,又加上沈若凡一路以血养刀,却正好将沈若凡惊魔一刀的威势发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