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九十九章 连杀二榜,少林头疼

第九十九章 连杀二榜,少林头疼

    时间匆匆流逝,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停下,沈若凡躺在船舱里面,顺着河流向嵩山而去。

    杀榜和猎榜人的骨气,比沈若凡想得还差些,多数人没熬过两三天,就站在沈若凡这边,开始替沈若凡反杀其余猎榜和杀榜的高手,大大减轻沈若凡的压力。

    当然并非没有想要杀了沈若凡,从沈若凡手里抢解药的,相反,还不少。

    而作为代价,他们全部被沈若凡打残,然后沈若凡送了他们双倍的毒药,在地上哀嚎了七天七夜,最后等人去看,七个人都已经没了人形。

    也正是这些人的震慑,使得那些被沈若凡教育过的杀手、猎人全部都一股脑地站在沈若凡这边。

    也因此,沈若凡这一路比他所想象的还轻松许多。

    虽然哪怕没有这些人的倒戈,沈若凡自信也绝无危险。

    精神上已经突破地,达到天地万物皆可为我所用之境,惊神一刀更与天地相容,以自己为中心,百丈之内,飞花落叶,皆无法瞒过他,杀手猎人的隐藏在他看来根本就像是黑夜里面的灯火。

    而武尊江湖,偏于光明正大,而非阴暗,杀手并不是人所热衷,也导致武尊的杀手总体水平并不如何。一个个杀气强的都过分,不是像野兽,就是像冰山,是个人就能看出不同来,和一些小说里面人畜无害的杀手之王,完全两码事。

    一路行来,唯一算是有点技术含量的就是猎榜第三索命鞭薛恒还有猎榜第六银针巧月,放毒加暗器加强攻,可惜,不凑巧,沈若凡百毒不侵,然后现在,他们成了猎榜叛徒,人人喊打喊杀。

    因为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两个人为了解药把猎榜第二开山手段飞送到地狱去。

    另一边杀榜,断烈倒是没这么厉害,但也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地把杀榜第三楚邪废了。

    而剩下来这些人唯一作用就是让跟了沈若凡之后就没有吃饱过的七杀吃饱了,如今别在沈若凡腰间都散发着一股妖异邪气,还在鞘中就像是一头饥渴野兽。

    顺江而下,连杀二榜,嵩山约战,一连几件事,沈若凡原本就极高的名气在短短时间内突破天际,沈若凡彻底让人震惊,再加上虚叶道长和静慈师太的认可,沈若凡的名望已经真正突破了江南一地,涵盖整个武林,许多高手势力把对沈若凡的重视都放在了和虚叶道长他们一个等级的地步。

    因此,对嵩山之巅那一战期待的人越来越多,一众高手蜂拥向少林、

    说到底,多数人对用刀用剑并无多少偏见,他们所热衷的只是强大,刀客也好,剑客也罢,只要足够强大,他们都会去看。

    所以成为风暴中心的沈若凡还不怎么头痛,此刻少林众位高僧就先头痛不已。

    少林方丈通玄、达摩院首座通元、戒律院首座通觉、罗汉堂首座通闻、达摩院一众潜修武艺不问世事的老一辈僧众都出现在了这里。

    “方丈师兄,上少林的武林人越来越多,三教九流,人员混杂,其中不乏黑道之流,嵩山一带民生因此受到影响,官府请我们少林出面解决。”通闻大师道。

    “此事义不容辞,我佛慈悲,既是武林人生非,我等理应弘扬佛法,护佑周遭百姓安康。”通玄方丈道。

    “可师兄,天泣宫上山在即,我们若是分出力量,护寺便有困阻。”通觉大师道。

    “护寺事小,百姓事大。况且,这些黑道之流不就是冲着我们少林来的吗?岂能因为一己之私,便置之不理?如此,我等还有何脸面修佛?”通玄方丈道。

    “方丈师兄说的是。”通觉大师点了点头,不再言说。

    “还有,武林人士越发的多,不少欲观刀魔和逍遥王一战,却以拜访我们少林为名,要入住寺中,人数不少,若是全部拒之门外,则不显我佛门大开之道,也得罪江湖同道,若是全部都入住,也住不过来,且开销过大。”通闻大师道。

    “这……”通玄方丈皱起了眉头,这武林他也是个人情社会,会来入住的多半和少林熟稔拒绝,未免不当,而且还是即将要和天泣宫一战的时候,如果这时坏了名声,到时便少了几分胜算。

    “武当虚叶道长、峨眉静慈师太、华山紫东来掌门、丐帮金九爷已经在路上,为我正道扬威,他们的住宿安排,我等不可不管。”通闻大师又道。

    通玄方丈眉头又是一皱,这四个真不能推,如果推了,天晓得对面黑道四大派会不会帮着天泣宫一起出手,少林就是再自信,也没有一对五的自信。

    而对方既然来,那就必须要替对方安排住宿,同道之人远道而来,前来助拳,身为东道主,又是武林泰山,少林能让人家自己管自己的吃喝吗?能不给人家准备住宿斋饭吗?

    四大派啊,人多啊。

    而少林钱没那么多啊,六十年前被苏夜打得封山,二十多年前才出山,武功这些没问题,可金钱上,真比不过其余几派,尤其是老朱家重道,上行下效,他们少林的信徒也就少了。

    如果真这么接待一次,说不定接下里少林整寺人都要勒紧裤腰带,喝着稀粥过日子了。

    “既是同道,自当招待。便当作是一次武林大会,由我少林主办,此战,我等若降服天泣魔宫,黑道必销声匿迹,武林可稳三十年,为天下苍生,我少林苦些也无妨。”通玄方丈大义凛然道。

    “方丈师兄高义。”通觉大师等人齐声道。

    通玄方丈面带微笑,心里却肉疼的很,不当家不知财迷油盐贵呀,办一次武林大会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大的难以想象,这满山的戒备,人员的安置,住宿伙食……

    通玄方丈真的心痛,可是你是武林泰山北斗,执江湖正道之牛耳,这脸必须打肿了去充胖子!

    连佛都要靠金装了,何况是人呢?这虚名不虚名的,你不在乎,总有人在乎,而生在一个大家都在乎的社会之中,想要鹤立鸡群,遗世而独立,作为一个人,可以,可作为一个门派,还是上下弟子数千的门派,不可能!

    “让无叶带一队武僧下山,约束好前来的武林人士,也提前安排好他们的伙食住宿,万万不要让前来的武林中人因为争抢房间而打斗起来。同时也好迎接列位前来相助的同道掌门,当一段时间的知客僧。”通玄方丈强作无事道,不就是喝稀粥嘛,内功深厚,没问题的。

    “是。”众人齐声应道。

    “逍遥王和刀魔的事终究只是旁枝末节,虽让三教九流和对我少林别有用心之辈皆上了少林,但魔道攻山,也只是多些少些的问题,如今我少林大患还是燕天锋。通生师弟一身武功被他全废,连易筋经都无法为其重塑经脉,可见其剑法之毒辣,此次或许是我少林这六十年来又一大劫。”通玄方丈有些担忧道。

    “方丈师兄勿忧,我少林立寺千年,何等风波未曾经历?他燕天锋虽强可也不是当年的惊魔一刀,我观其行为,觉其心中有魔,到时贫僧布下菩提大阵定能阻他。”通生大师道。

    “不错,罗汉堂如今日日操练三白六十五罗汉阵,任凭他千军万马,都修行坏我少林清净地。”通闻大师道。

    通玄方丈见状心中稍有些宽慰,少林自从达摩祖师之后,少有天下第一的高手,但在武当出世之前,一直都是天下第一大派,靠的便是这些阵法。

    “此战胜负,关系少林存亡,我等必须奋力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