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九十八章 应战
    “师父,沈若凡已经离开蜀中,带着随从,从水路向少林进发。扬言,七月初七之前,无论以何种手段杀他,皆无人计较,而若在七月初七之后杀他,无论是谁,逃到天涯海角,自有江南百万人为他复仇。”

    山谷之间,一间简陋草屋之前,断烈一脸谦恭道。

    “是吗?还有没有别的?”草屋中,一个中年人淡然坐着,自我下棋。

    “还有沈若凡邀师父你,七月初七,嵩山之巅,双刀一战。”断烈道。

    “哦?”屋子里的中年人执棋的手微微一停,随即又摁了下去,缓缓道,“我听异人们说,他们世界有个小说,两大剑客当世决战,一圣一神,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然否?”

    “不错,异人们的确有这样的说法。西门吹雪,叶孤城,剑道丰碑,剑已非剑,无限神圣,故而只有天下最贵的紫禁之巅可以作为决斗擂台。”断烈道。

    “剑就可以在紫禁之巅比,而刀就只能在嵩山之巅比,烈儿,你说师父是不是错了,不该让你学刀的,你学剑其实更好些。”断焚阳脸上露出一抹自嘲之意道。

    “若没有师父,弟子早已流落街头,或者埋入黄土,师父用刀,弟子也用刀,只是弟子愚昧,师父的烈日刀法弟子只学了皮毛。”断烈连忙道。

    “你啊~”断焚阳摇了摇头又道,“你和沈若凡交手,几招败的?”

    “一招。”断烈脸色黯然。

    “一招?”断焚阳手中棋子掉落,转头看向断烈道,“他用一招就败你?到底怎么回事?详细和我说一下。”

    断烈是他亲手调教出来的,武功如何,他清楚,虽然他最强的烈日霸刀,断烈性子不合,没有修习,可断烈如今的刀法,他也是认可的,便是他自己都没有一刀打败断烈的可能,沈若凡竟高到如此地步?

    断烈依言,将自己和沈若凡交手过程全部说出。

    “原来如此,你也不必灰心,下次专心应对,不至如此。”听完断烈的叙述,断焚阳才松了口气,他还以为真是一刀制敌呢,原来是先见了断烈前十二刀的变化,然后再抓时机攻击,如此虽强,但还不至于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师父,您去吗?”断烈问道。

    “去啊,晚辈都发言挑战了,我这个当前辈的,如果退缩不前,传出去不是很没面子?”断焚阳笑道。

    “七月初七,嵩山之巅。不是紫禁之巅这天下权力中心,但嵩山少林,武林泰山,也可谓之武林中心了。又恰好是在七月初七,天泣宫剑指少林,师父,真要去吗?为什么不干脆,在路上解决沈若凡。”断烈道。

    “因为他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啊,当今江湖,只有三个人会用刀,任东流还身在朝堂,严格说起来,江湖上只有我和他会用刀,既是如此,怎能不痛快一战?”断焚阳笑道。

    “刀剑刀剑,这说起来都是刀在剑前,可这江湖上,一直都是剑的天下,高手之中,多少人是用剑的?剑好似天生就比我们刀来的高贵些,自古有帝王剑、君子剑,却没有帝王刀和君子刀,反倒是杀猪刀、菜刀。人家剑客决斗,如天宫仙人,云里雾里,一剑西来,天外飞仙,何等仙意,可我们刀呢?”断焚阳脸上挂起一丝嘲讽笑意。

    “这江湖为什么一定要是剑的江湖,而不能是刀的江湖?刺客杀手多用剑,为师却偏要用刀,就是要证明刀绝不会比剑差。而现在这个神魔双刀的传人向为师挑战,为师怎能不应战?”

    “徒儿等师父凯旋。”断烈道。

    “这话说太早,刀榜排名,我第一,他第三,黑榜排名,我第六,他第十,我虽然都略高于他,但刀榜前三的刀道境界差距不大,而黑榜前十,除了燕天锋之外,其余九人虽有差距,但天时地利人和三者调控,有心算无心,都能稍稍扳回些,至多六四,没有必胜把握。”断焚阳道。

    “师父,一定会胜的。”断烈表情认真道。

    “你说的也对,我必胜,怎么也不能输在一个比你还小点的小辈上。”断焚阳大笑着,猛然起身,身上内力无意识爆发,坐下椅子直接炸裂,连同这间简陋的屋舍也一同爆裂开来。

    黑发飞扬,断焚阳长身而立,再无方才的平和,有的只有一股磅礴难耐的飞扬杀气,右手一伸,一旁水潭当中,一柄长刀破水而出,飞入断焚阳手中,断焚阳气息更强,磅礴的内力席卷整个山谷,好似龙卷狂风掀起,又好似有一团火焰升起,凛冽的刀意直冲上空,天空云霄径直震散。

    断烈心中震撼,双眼放大,他已经五年没有见自己师父出手,对师父的记忆也停留在五年前,未曾想到自己师父竟强至如此,心中对断焚阳必胜的信念更坚定。

    “他要去嵩山,你也将消息传出去吧,七月初七之前,谁杀得了沈若凡,我便将刀魔之位拱手相让,但谁若在七月初七之后还动手,无论胜败与否,我断焚阳必杀之!”断焚阳道。

    “师父,这是为什么?”断烈不解道。

    “试试他的成色,虽然一直知道他不俗,但到底如何,还需要验验。而且他一刀败你,却分毫没折辱你,没杀你来逼我出关,激怒我,无形中,算我欠了他个人情,那就顺手帮他一把如他心意。”断焚阳道。

    “师父不怕他死在别人手里吗?杀榜和猎榜的高手都不少啊。”断烈道。

    “他若死在了别人手里,便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死了也不可惜,不过他不会死在其余人手里的。长江后浪推前浪,自从异人出现之后,我就感觉天下的乱世要开启,可这江湖的盛世也要开启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杀榜和猎榜这群人都老实点把位置疼出来给晚辈吧。”断焚阳道。

    “烈儿,你也该努力了,为师这一战,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无论成败,你都不准向沈若凡报仇,为这刀道之战抹黑。既是公平约战,生死无悔。这一战后,无论胜败,我都要退出杀榜。所以该你好好努力些了,我希望下一届杀榜杀魔还是刀魔。”断焚阳道。

    “师父。”断烈听得没来由一阵心慌,心道师父难道不是谦虚,而是真的忌惮沈若凡,沈若凡如何有这么强的实力?

    “莫慌,传消息去吧,为师也要准备去少室山了,幸亏这七月七,天泣宫要去闹,这少林注定染血,否则要在那打,还要点波折。”断焚阳不以为意的一笑,拿着刀,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刀即是道,断焚阳五年不曾出手,一来,他的价格太贵,没人请的起,二来,则是他的武功到了瓶颈,不轻易杀人,所以索性封刀。

    但沈若凡,更准确的说,惊魔一刀,让断焚阳和他的焚阳刀都无法按捺。

    此战若胜,断焚阳便有自信与燕天锋一较高下,冲入黑榜前二,若败,见证一个新的刀道传奇诞生,用自己的性命,为他铺路,也无不可。

    自己这一生,都为杀人,双手沾满血腥,为了金钱,手里有多少无辜,自己也不知道,在这无尽黑暗当中,自己唯一能信赖的便是手中的刀,他是死的,是自己杀人的工具,所以不会背叛。

    可日子久了,这唯一的刀变成了自己唯一的朋友,这一生都是刀为了自己,今日不妨,任性一次,为刀狂一次。

    七月初七,嵩山之巅,烈日升空,刀道称雄。

    在断烈特意的宣传下,这一十六字很快就传遍天下,原本还想等待些时间再出手的杀榜和猎榜众人,纷纷动手,他们不惧沈若凡,也不惧怕江南众高手,但对刀魔,真心敬畏。

    而许许多多用刀的刀客听到嵩山之巅,刀榜第一和刀榜第三将要决斗,纷纷动身,日夜兼程地赶向嵩山,这个江湖,剑的盛会不少,但刀的盛会真的很少。

    六十年前刀道称雄,两柄刀,一正一邪,一神一魔,压得整个武林抬不起头,可那两把刀一走,刀又没了。

    而许多不是用刀的高手听闻也都不加思索地赶了过去,黑榜前十的决斗,如何不吸引人的注意力?

    自然,沈若凡也听见了,他先是笑了,然后摇了摇头。

    因为,口号好差啊。

    看看人家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多么高大上,一听就向往,绝对的阳春白雪,而自己这……

    搞得都不想去了,真的是两个杀手,就是文化一般,宣传口号这么差,要是要宣传的话,也跟自己说一下呀,自己花钱请一帮人想个口号,绝对是阳春白雪的高级货,群策群力,总能想个媲美的,甚至更好。

    沈若凡躺在船舱里,走路太累,还是让人来刺杀自己好,这样,累的是别人。

    面带微笑,只是沈若凡未笑多久,便又有些碍眼的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