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九十三章 不入流的杀手

第九十三章 不入流的杀手

    “常听人道蜀中锦缎是国家四大锦缎之一,如今来看果然名不虚传。”

    沈若凡摸着光滑的缎面发着感叹。

    “要说名不虚传,你亲手摸还不如直接看那边。”六耳大拇指朝一边指了指。沈若凡顺着六耳拇指看过去,一边秦语曦、宋淑妮两个女人欢天喜地的打量抚摸锦缎,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女人啊女人,你的名字叫作购物狂啊。”沈若凡感慨道。

    “我都没说什么,你们两个有资格说话吗?”蚊子没好气道,等自家女票购物,这不就是你们两个男人的义务吗?可我一个单身的在这里等什么呀?

    “谁让你到现在还没有脱单的,真的该急一急了。你说你在人生最黄金的时期,连个女票都没有交,以后再成天泡在四书五经里面,铁定孤寡一生啊。”沈若凡道。

    蚊子别过头去,不想和这个曾经比自己还直的注孤生现在却比六耳还秀的风流家伙说话。

    “话说,我们是来找秋寒枫的,可现在都还没有见到他的影子呢。现在就在这里购物,我们到底是来找人,还是来购物的?”六耳也想起了正事道。

    “购物找人两不误啊。对吧,阿山?”沈若凡道。

    “对。”像铁塔一样的阿山站在一边憨厚地应道。

    六耳翻了翻白眼,“你丫就是欺负老实人,阿山还能说个错不成?”

    “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啊。”沈若凡笑道。

    六耳呵呵不说话,虽然如今帮派一共有五个,但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知道这建帮令到底该怎么才能得到,更遑论弄个厉害的系统武将出来。

    “这次出来,应该把寒和傲媚都叫上的,她们两个人,一个冷,一个忙,都得出来散散心才是。”沈若凡道。

    “寒和傲媚,一个跟你同居六年,一个夺你初吻,现在两个人都在单身,她们什么心思,你以前注孤生,我就不说了,现在还看不出来吗?就这么钓着?”六耳忽然道。

    “咳咳”沈若凡干咳几声,有些心虚地瞥了眼一边的秦语曦,见秦语曦忙着购物没有关心他这边的事情,才暗暗松了口气,朝六耳小声骂道,“你给我闭嘴,我和寒绝对是君子之交,清清白白。至于傲媚……”

    “傲媚怎么啦?”六耳笑眯眯道。

    “我发誓,我没撩过她!”沈若凡道。

    “然后,我问你打算怎么办咯?”六耳道。

    “她们又不是年轻小女孩不懂事,该懂得早懂了,说不定比我们还懂,她们人生自己考虑嘛。”沈若凡脸色颇为有些不自然,寒还好,他和寒的感情早就已经超过一半友谊,但的确没有暧昧的成分,实在是他和寒的感情都没有露出苗头,沈若凡就先遇见了周若眉她们,至于沈傲媚,他不是傻子,沈傲媚对他绝对有些微妙感情,就是那一夜那一吻弄出来的,但是说出来大家尴尬,所以沈若凡就假装不知道咯。

    “看这样子估计还要很长段时间才能结束,我去隔壁街买点梨子一类的水果,顺便问点消息,这两个人平常拿整个蜀中当场地来比试,一定人尽皆知。”沈若凡道。

    “顺便看看有没有烤番薯,有的话给我带几个回来。”六耳道。

    沈若凡比了个ok的手势,走向一边的街道。

    “卖糖葫芦咯。”

    沈若凡一走入小巷,就听着巷内小贩卖力的吆喝声,一股浓浓的生活烟火气袭来。

    沈若凡脸色微动,走到卖葫芦的小贩旁边,信手拿过一串糖葫芦:“几文一串?”

    “两文钱一串。”小贩憨厚笑道。

    “多谢。”沈若凡温和一笑,接过一串糖葫芦,直接放进嘴里。

    漫步在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路面泥泞,蜀中盆地地形限制,云雨不散,故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却又两百多天是阴雨的,而如今六月末,雨水依旧充沛,也不知等会儿是否还要再下场雨。

    沈若凡心中想着,忽然面上一凉,天空中不知何时竟下起了毛毛雨,沈若凡略感一丝无奈,他们几个人出门都没有带雨伞,好在他眼尖看到一边小摊里有卖伞,当下走进里面,买了几把伞,转身要走。

    一阵吵闹声鸣响,就见一边卖混沌的小摊忽然有人打斗起来,桌椅掀翻,一个汉子好死不死地朝他撞来,沈若凡用空着的左手伸手接住这汉子,然后就把汉子推开,但这看似惊慌的汉子在撞向沈若凡的时刻,藏在袖子当中的右手忽然握着把匕首朝沈若凡小腹刺来。

    沈若凡脸色不改,手里几把雨伞一震将匕首压制住,然后就想补上一掌解决这汉子,街道左右,小店卖伞的老板、卖馄饨的摊贩、路上的行人全部都将手里的东西丢开,撕下伪装,掏出兵器朝沈若凡扑来。

    沈若凡淡淡一笑,好小儿科的手段呀,内力灌输,手中几把雨伞彻底爆裂成一节节,内力激射,碎裂几节的雨伞伞骨插入扑上来人的咽喉、心脏等要害位置。

    “一群只有四五十级的人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来给我设埋伏?”沈若凡眼神轻蔑地看着整条街的人,“都别装了,全部亮出兵器吧。蜀中这地方被天泣宫、天魔宫、逍遥门、血影门还有无数异人以及正道对着干,干来干去的,最后影响最大的就是普通百姓,这一路走来,哪里有这么和谐繁荣充满生活气息的小巷?尤其是那个卖糖葫芦的,请你以后伪装的时候,把自己手上的老茧都伪装好。一个卖糖葫芦的,虎口是不会有这么深的老茧的。”

    “最后说,你们都是什么人呀,要是我心情好,说不定会让人帮你们立碑。”沈若凡道。

    “好狂妄的小子。少年得志便猖狂,今日便让你知道我追魂剑丁坚厉害,死后到阎罗殿,也好知晓是谁杀了你。”

    “杀你的还有我夺命枪沈阙。”

    “碎心掌周杰。”

    “冷月箭刘华。”

    ……

    一众人争先恐后地报上名号,江湖之人无不重视这名利二字,或有少数能放下这利字,可名字却是千难万难,若真连名都放下了,多半也就不混江湖了,而沈若凡眼前这批人自然没有这境界。

    树活一世不留皮,人活一世求留名。

    只是沈若凡听着却是冷笑:“我说是什么人呀,合着都是杀榜还有猎榜后五十名的东西,不入流的玩意,难怪要一群围攻我。”

    “请这么多杀手来,估计杀我的人也是个没脑子,或者还有什么更大的,但想来你们这帮东西也是给不出答案的,一次性送你们下地狱。”

    沈若凡缓缓拔出七杀断刃,利刃出鞘,身上原本的淡然气氛渐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肃杀的血腥之气,身后一片血光闪烁,好似地狱修罗出世。

    血光闪现,人影交错。

    约莫三分钟的时间,沈若凡重新将七杀断刃归鞘,身上杀气散尽,又恢复成平时翩翩君子的儒雅气息,好似毫无杀伤力,只不过置身在这条修罗街上,满地的鲜血尸身,除了又瞎又聋的人之外,怕是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他人畜无害。

    无视满地尸体鲜血,沈若凡有条不紊地拿起旁边几把雨伞,又把自己之前给的钱再收回来,勤俭持家,不能浪费,撑开一把,将越发大的雨水隔绝在外。

    缓步走出小巷,身后一地鲜血,身前依旧祥和,见着店里微微有些不耐烦的六耳,沈若凡笑着把烤番薯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