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九十二章 不惜一切,除掉沈若凡

第九十二章 不惜一切,除掉沈若凡

    “啪啪”

    邪王拍着双手,面色戏谑地看着血影神君和逍遥侯两个人:“堂堂两大宗师,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黄口小儿逼得签了城下之盟,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逼得峨眉封山,反而把到手的凌虚子等人给送了回去。真是好得很啊,这江山代有才人出,说的就是这些个黄口小儿踩着你们的肩膀而名声远扬吧。”

    “邪王,凌虚子他们是中了本侯的计,由神君亲手抓回来的,这一切和你都没有四号关系,所以闭嘴。”逍遥侯眼露寒光,身上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没错,邪王,你若是想练练,试试本君的武功,现在就可以,我倒想看看你这个黑榜第二是不是浪得虚名。”血影神君内力一拨,身前茶杯来势汹汹地打向邪王。

    邪王目中精芒一闪,右手中一团真气萦绕,托住茶杯在半空中,茶杯滴溜溜地转动又飞了回去,血影神君端坐不动,血袍飘动,好似在茶杯前建造了一堵无形墙壁,茶杯再次停在桌上,只是比原本的位置还稍稍前进了一寸。

    血影神君见状冷哼一声,却没有再出手。

    邪王也没有再出言讥讽,嘲讽适可而止,若是过了,怕逍遥侯和血影神君真会联手并他,他虽是黑榜第二,可却不如燕天锋那样走到了地级巅峰,一对一勉强能胜,要二对一,他未必能跑,实在这两人比他还能逃,追踪也就比他厉害。

    “邪王、神君稍安勿躁,如今我们的对头还是正道,此刻并非是起内讧的时间。”一旁的慕容明成道。

    此间虽是三大巨头商议,但司徒多情、慕容明成、血妖女、妙公子四人皆在旁倾听,而慕容明成智谋百出,故而发言最多,已经算是商议的人,便是邪王和血影神君也不敢小觑了他的意见。

    “那你觉得该如何?我与你师父都答应了对方少林决战之前,不再出手。”血影神君道。

    “我们魔道说话何时需要算数?”慕容明成却反问道。

    “我等魔道一切随心,但随心不意味着必然背信。再者,我们不动手,算是暂时让这件事情暂时结束,彼此给了一个台阶。如果再贸贸然动手,那这个台阶就彻底没了,撕破脸皮的后果,你可想过?真真切切的一场大战,那无论胜负,我们都会损失。”逍遥侯道。

    “只是想着换换先后顺序,原先晚辈是打算把江南,把沈若凡放在最后当糕点吃,可如今既然躲避不过,那只好提前把这块绊脚石给踹开。”慕容明成道。

    “动江南。你胆子未免太肥,如今少林和武当两块难啃的骨头都还没啃下来,你还想去招惹藏剑、不二、神风?”邪王也挑了挑眉。

    “并非如今便动江南,而是预先除了沈若凡,并且不是死在我们手里。”慕容明成道。

    “他如今气候已成,便是我们几人单独与他对战,胜负生死恐怕也是五五之数。又有冰凰神鸟随身,想要杀他谈何容易?”逍遥侯道。

    “他的武功当真高到这地步?上次交手,也不过就是年轻俊杰,略胜多情一分罢了。”邪王皱眉道,他当日未在峨眉,并不知晓沈若凡的具体武功。

    “他的成长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如今的他战力不逊色潜龙榜上最杰出的几位,不然他也不会得了这黑榜第十的名头。当日在峨眉山,他那一刀没有发出来,我心里有遗憾,遗憾自己没有机会真的亲身试试这传说当中无敌的惊神一刀,看看自己的玄天九变是不是真的无论任何攻击都可躲避;但除了遗憾之外,还有庆幸,庆幸他没有发出来,否则我真没有把握可以逃开。发刀那一刻的他与我实力在伯仲间。”逍遥侯道。

    “神君,你呢?”邪王表情逐渐郑重,他内力比逍遥侯深厚,但速度比逍遥侯还慢些,逍遥侯都没有自信躲开的话,那他躲开可能性就更低了。

    “本君躲不开,不过他射中了本君,本君也不会死,最多重伤。只是他那头冰凰,我没把握。”血影神君眼里同样闪过一抹忌惮。

    “一头畜生加了一个妖孽,的确危险。如今有此实力,又有整个江南作为后盾,我们这些有势力的人想要动他的确不易,看来只能如明成所说不是死在我们手里,多花些钱吧。”邪王表情也凝重了几分。

    “花钱?师父您是说刀魔和猎神?”司徒多情道,财帛动人心,而最容易被财帛所动的便是杀榜杀手和猎榜猎人,两者都是一心和利益打交道,没有原则,只有利益。

    “不然呢?我们看看对面白道,除了金九暂时置身事外,还有少林通玄通元被剑尊束缚,其余哪个没有出手?而反观我们黑道,现在就我们三个还有剑尊,连月后都还在闭关。刀魔猎神两人既在黑榜之上,那自该用他们一份力。”邪王道。

    “我们黑道若是团结,哪还有白道的事情?”血影神君先是轻蔑一笑,随即郑重道,“不过请杀手杀人,便是论财,这钱财上,不二称尊,一个不慎,便有可能被反扑。这些杀手们,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正邪黑白,给钱,谁都杀。”指出了黑道目前的最大困境,非常的不团结,而且打,武力不足,用钱,还没人家有钱。

    “丝毫没有原则的杀手到底还是少的,杀榜前十的便有脾气,除了影杀那个收了雇主钱杀了目标,反过来又收了被杀目标的钱,回来交任务的时候顺便把雇主也杀了的变态之外,都不会收被杀者的委托。”慕容明成从容道,“再说刀魔和猎神的角逐,差不多该开始了吧,我们不妨推把手。”

    邪王几人闻言眼前一亮,倒是疏忽了这一点,和黑白榜这些榜单不同,猎榜第一的猎神和杀榜第一的刀魔,都是靠着角逐比出来的,可以不慢慢提升,哪怕从未进入过杀榜和猎榜,只要在这角逐当中大杀八方,压住其余所有,也可以成为“神”和“魔”。

    如今距离猎榜和杀榜重新洗牌的时间还差了不少,可如果他们这一批人推波助澜的话,那提前开启也未必不可能。

    而一旦成为目标,沈若凡非死不可,除非他把杀榜和猎榜的都杀个遍。

    “就这么干吧,就算以后有反扑,沈若凡这个人也非死不可。”血影神君道。

    “不错,非死不可,我们想要压住武当少林便已千难万难,沈若凡这个麻烦的存在更让人头疼,变数不能再多。”逍遥侯道。

    邪王见状,心道看来峨眉一役真让血影神君和逍遥侯两个人对沈若凡无比忌惮,这普天下能让这两人同时忌惮,如此一致地要必杀的人,的确罕见,如此说来这沈若凡真的非死不可。

    “月姬呢?她和秋寒枫两个人斗了这么久,还没分出个胜负来吗?月后在这时候还要闭关,是打算坐收渔翁之利吗?”邪王道。

    “这且无人知晓,只是月姬能和秋寒枫对付这么久,月后或许有派人帮助。”司徒多情道。

    “帮助?那就是笑东阳这个自愿跑去给明月宫当看门狗的了。”血影神君讥讽道。

    “美色动人,月后啊,曾经的魔道第一美女,当时我们这批人谁不看上了他,只是我们没有像笑东阳一样把自己是谁都忘了。”邪王道。

    “美色动人?”慕容明成眼中光芒闪烁,抬头看着司徒多情道,“司徒兄,师婉清身边是不是也有这么一个追随者,叫柳随风?”

    “你是何意?”司徒多情颇为不悦地皱了下眉头。

    “柳随风的师父当是猎神,而他本人也在猎榜前三十了,可用。”慕容明成却没有在意司徒多情的情绪,“烦请司徒兄与师婉清一提,想来以沈若凡和她师父的恩怨,这忙,她是一定会帮的。而柳随风如今便是师婉清的刀,必然听话。”

    司徒多情心有不悦,但知慕容明成说的不假,又有邪王在侧,当下只好应下。

    慕容明成面色表情如常,但心中也隐有不屑,这一代的天魔宫传人有些令人失望,笑东阳一生钟情月后一人,到是人尽皆知,但他武功高达黑榜第八,而且为人豪迈,是黑道中少有的人缘极好的人,可这个司徒多情却有些愚,武功好像都停了下去。

    只是想着笑东阳,慕容明成心中不禁思量,月姬和秋寒枫到底如何?

    另一空间,立场截然相反的沈若凡同样在思考着这一问题,抬头望天,心道你们两个到底是在斗法,还是在打情骂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