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八十九章 魔门最强手段

第八十九章 魔门最强手段

    这一群人冲得突兀,血影神君和逍遥侯两人皆始料不及,但此番攻山,二人本也就没有多少对峨眉留情的心思,倒也由得这帮人胡作非为一番。

    然而出乎人预料的是,冲出去的人不多,可高手却不乏,一人判官笔锋锐插来,招招攻岳不凡要害,岳不凡虽先前被血影神君所伤,但根基犹在,可一连十数招竟被抢先攻击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自保,无暇顾及他人。

    一人剑法玄妙,直朝昆仑崔略攻去,剑光森寒霸道,瞬息间笼罩了崔略全身,崔略脸色一变,武艺平平的他此刻竟然爆发出高人一等的轻功,纵身一跃闪了过去。

    “好羔子,还特么藏着,细皮嫩肉的,看老子不弄死你。”旁边一个汉子脸色狰狞,一把大刀朝崔略砍去,一个抡圆回旋斩,将崔略身旁几个游侠重伤,遂又一刀砍向崔略,将崔略所有退路封闭,崔略脸色惊慌,竟惊声朝逍遥侯道:“师父,救命!”

    逍遥侯脸色微沉,身体突兀暴进,双掌之间真气萦绕,将空手将大刀拍开。

    “师父。”崔略一脸惊慌地跑到逍遥侯身边,方才一瞬间,他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我的人,滚。”逍遥侯未曾理会崔略,朝着汉子冷声叱道。

    这汉子好似忌惮害怕逍遥侯,不敢继续下杀手,转身一个强势有力的挥砍再起,刀光凛然霸气,一刀同时砍向八个方位。

    “侯爷救命。”另外八人中竟有三人朝逍遥侯大叫,赫然也是逍遥门人,逍遥侯脸色变化,如魅影暴进,又是一掌拍出,阴阳两重掌劲打出,大汉手中大刀当即破碎瓦解,碎刃锋锐倒攻,未曾有留手之意,显然逍遥侯对这莽大汉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他逍遥门内奸很不满,动了杀心。

    大刀碎裂,然而碎裂的却十分奇异,刀身前半部分碎裂成片,而后半部分却丝毫未损,汉子握紧刀柄,仿佛未曾看见这些锋锐碎刃,手里断刃激射而出,一抹血光迸发,快若电光。

    逍遥侯瞳孔顿时一缩,先前认不出来,可现在哪里还看不分明,这断刀分明就是七杀断刃!而众所周知,七杀断刃的主人是谁。

    危急关头,逍遥侯全身肌肉紧绷,功力凝聚于一点,一层阴阳气劲笼罩全身,但仓促形成的气劲罩如何能挡得住惊七杀断刃如此的魔刀?

    一刀破碎气罩,径直射入逍遥侯小腹,逍遥侯脸色一白,感觉到小腹中鲜血的流逝速度远超平时,像是一头恶魔钻进了自己身体当中,连忙运起全身功力,将七杀断刃逼出。

    汉子伸手将七杀断刃接过握在手里,人刀相合,气息融汇,瞬息间,一股尸山血海的厚重压抑气息扑面而来。

    变生肘腋,电光火石之间,局面全改,出乎众人预料,惊讶的看着瞬间变化的情景。

    “沈若凡。”逍遥侯点住自身腰间穴道,一股真气输入,将鲜血勉强封住,目露寒光,一字一句地咬牙道。

    “叫我有事?”汉子咧嘴一笑,撕下人皮面具,露出沈若凡的脸来。

    “你什么时候混进队伍的?”逍遥侯右手捂着伤口,内力不断涌入,若是一般兵器造成的伤口,只需要点住穴道封住鲜血便可,但七杀断刃乃是旷古未有的魔兵,一旦中刀,若内力不足,根本止不住鲜血,就算强如逍遥侯,此刻也必须要分出一部分内力。

    “昨天晚上呀,去你们天泣宫混了一圈,然后觉得混入你们当中很好玩,就玩了下扮演的游戏咯。”沈若凡慢条斯理道,身后那一群跟他一起动手的人也都把人皮面具撕下,露出蚊子、徐绍阳一众人的脸来。

    “昨天?你们昨日便知道我们的计谋?”逍遥侯脸色陡然一变,盯着沈若凡的目光变得无比锐利,“妙儿至今还未回去,她在你手里?”

    “吃好喝好睡好,我给了她最贵宾的待遇,侯爷不用太担心。”沈若凡微笑道。

    “你敢动她分毫,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逍遥侯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寒气。

    “真的是亲生的,说的话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一模一样的都是废话呀。这些废话跳过去,省略掉好不好?能杀我的话,你不早动手了?是谁当初在江南像条丧家犬一样狼狈逃散?”沈若凡摇着头一脸不屑道。

    “这里不是江南,那个瘸腿的老不死更出不来。你还是先看看这里谁做主?”血影神君表情阴鸷道。

    沈若凡目光微冷:“连人都不是的东西还是管好自己的嘴,别没事乱喷粪。还有爷爷不在蜀中,可你知不知道血妖女现在在哪儿?”

    “你说什么?”血影神君脸色顿时沉下,整个人化作一团粘稠鲜血,朝沈若凡扑来。

    沈若凡镇定自若地掏出一个耳环放在血影神君之前,半空中那团鲜血顿时停下,重新化作人形:“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

    “不为什么咯,因为我昨天晚上进天泣宫的时候顺便偷了个美女出来咯。不然,你以为我风盗的外号是假的吗?”沈若凡露出自以为帅气,而在血影神君眼中可恶的笑容。

    “这天下嘛,只要让我知道地方在哪儿,那无论是人还是物,除非我打不过,否则没我偷不到的。”沈若凡自信道。

    “你能偷人,可能偷命吗?妙儿如果在你手里,那你识相点就放了,否则今日在场的峨嵋弟子还有你的朋友全部都死。”逍遥侯一步踏前,身上罡气迸发朝着沈若凡压来。

    强大压强袭来,沈若凡脸上肌肉拉紧,却依旧谈笑自若,好似一柄无坚不摧的魔刀,任凭逍遥侯内力如何强劲,始终都是巍峨山岳,淡淡道:“侯爷啊,你真是太感情用事了,连脑子都被感情带偏了,既然我都提前知道这些事情,又提前混了进来,你说现在的局面还是被你掌控?麻烦你们转身看看后面好吗?”

    逍遥侯脸色再变,风叶飘动之声传入耳中,豁然转身,见黑道高手最外圈,一群皂服道士缓缓而来,走在最前方一人,衣着朴素,却仙风道骨,好似有道全真。

    “虚叶。”逍遥侯脸色阴沉如水,白榜第一,武当掌门,他是什么时候到峨眉的?

    “我请的,没有点把握,怎么敢设下圈套让你们进来?本来以为会多个邪王,甚至可能是你们魔道四大巨头一起,可没想到就你们两个,早知道这样,我也不用这么麻烦,故意拖时间,让武当的人到。”沈若凡道。

    “老尼姑,牛鼻子,还真是绝配。不过又怎样?我和逍遥侯两个人想走,普天之下谁又能拦得住?”血影神君道,当日在藏剑山庄两个人都能死里逃生,何况是在这里。

    实是这些年来,正道强盛,魔道式微,魔门四大巨擘,手段狠辣,武功高强,但最强的却是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