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八十六章 受伤的金燕子

第八十六章 受伤的金燕子

    夜色昏暗,沈若凡再次易容换脸,如风影般在树林之间穿梭来回,形似鬼魅,将峨眉山地形地势尽收眼底。

    既是门派之间的博弈,便不会是单枪匹马地斗,若对峨眉下手,该是大批高手攻上山来,或者干脆在要害处埋伏。

    若没有埋伏,则该自己布置些埋伏给人。

    行动间,沈若凡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诧异地停下,停在一片树叶前,手指一碰鲜血,血迹未干,还带着些温热,显然是对方刚刚走了不久。

    扫视四周,树林之中并未有打斗痕迹,沈若凡目光远眺,借着月光依稀辨认出远处树叶还带着血液。

    有人受伤进峨眉。

    沈若凡循着血迹寻找,轻功跃动,真似一阵风起,不多时,眼前就见到不远处一抹火红身影,当即伸手抓去。

    沈若凡擒拿手迅疾如电,自觉十拿九稳,可那抹红影却在半空当中不可思议地躲了过去,身姿轻盈如仙,在半空当中竟还能转变姿势,腰间黑色短刀出鞘,一刀朝沈若凡劈来,沈若凡伸手格挡,见着短刀微微一惊:“黑雪。”

    刀光映射,沈若凡才看清了这红影赫然便是被姬如钰委托去探访天泣宫的金燕子,当下收了几分力。

    沈若凡收力,金燕子却不停手,反而趁势一掌打来,沈若凡脸色一惊,连忙后撤,想起自己现在脸上还带着人皮面具,当下,撕下面具道:“别打,是我。”

    金燕子右手黑雪短刀正朝沈若凡咽喉割来,看清是沈若凡,当下一撤力,改变方向,将短刀丢掷射在一边树上,随即身子一晃,朝地上摔去,沈若凡人影一纵,接住从空中坠落的金燕子,左手有些粘稠湿润,低头见金燕子左边小腹伤口流血。

    “谁伤你的?”沈若凡眼里一抹隐晦杀气闪过,语气阴寒。

    “血影神君。”金燕子脸色苍白道。

    “血影神君?好,他想死,我送他一程算了。”沈若凡语气阴寒,也浑然没有在意他口中要送一程的是黑榜第四的高手。

    “先带我找个地方疗伤。”金燕子道。

    沈若凡一点头,横抱着金燕子,运起轻功朝峨眉山门飞去,金燕子见沈若凡并未与隐藏行踪的意图,直闯山门,小声道:“静慈师太和素梅真人不是很喜欢我,不要去打扰她们,带我去峨眉一个客房。”

    沈若凡闻言一点头,心想妙公子还像条毒蛇一样潜伏着,自己突然现身,一些游戏会没那么有趣,当下轻功一运,改变方向,借着黑色夜幕潜入峨眉之中,金燕子躺在沈若凡怀里,警惕地看着四方,还替沈若凡指路,她对峨眉的熟悉程度远超沈若凡,好像就跟回自己家一样,沈若凡心里暗自猜想,这家伙到底偷偷来过多少次峨眉,看着架势,是天天晚上到峨眉找姬如钰。

    沈若凡忽然想到自己和妙公子说的同性是真爱,这两个人不会是百合吧?

    “你在想什么?”女性恐怖的第六感告诉金燕子沈若凡现在在想一些不美妙的事情,尤其是这里面的对象好像是她。

    “没有,只是在想眉儿不在这里,不能给你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我和你到底男女有别……”沈若凡解释道。

    “真的?”金燕子一副不信的样子。

    沈若凡扭过头去,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不会和你说出心里话的,否则你不拿黑雪捅死我,我就跟你姓金。

    沈若凡抱着金燕子,目光转动,看着一边客房,足下发力,几下点动,蹿入房间当中。

    将琴刚刚放好的秦语曦,察觉房内一抹人影突然蹿入,身体反射地抽出夷光剑,目光凛然地看着门口,看到是沈若凡才稍稍松了口气,只是看着沈若凡怀里抱着个女人,撅起嘴巴,一脸我在吃醋的表情。

    收了剑,走过去正想问,就见着沈若凡手中的鲜血,当下什么醋都没了,一脸担忧道:“若凡你受伤了?”

    “没有,是金燕子的伤,她去天泣宫救人受伤了,我不好替她擦拭伤口,所以找你。”沈若凡道。

    秦语曦脸色微红,方才知道自己吃错醋了,转而开始担忧起金燕子,沈若凡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连忙道:“把她扶到我床上。”

    沈若凡一点头,将金燕子抱到床上,从怀里拿出一瓶金疮药给秦语曦:“用这个特效金疮药,治伤效果最好。”当初他在欧阳浊草庐疗伤,伤势不轻,但欧阳浊几副药下去,伤势很快就痊愈,作为风盗,他临走的时候自然不会不顺手牵羊,将内伤和外伤药都带走了些,然后经过周若眉的研究,又成了批发产品。

    将疗伤药给了秦语曦之后,沈若凡就转身走出房门,虽说受伤的地方不是特别隐晦,但这个时代限制,小腹这些也算是暴露了,能不看也还是不看的好。

    等了会儿之后,沈若凡听到里面响起让他进去的声音,才又进去,见金燕子伤口已经包扎好,只不过包扎的实在有些……嗯~一看就是出自秦语曦的手笔。

    “难为你了。”沈若凡诚恳地说了句。

    “没什么好难为的,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嘛。”秦语曦微笑道。

    “不要想多,我说的不是你,而是金燕子,抱歉,让你辛苦了,被这么包扎折磨。”沈若凡道。

    金燕子躺在床上微微一笑,她倒不是很在意包扎的美观不美观,只不过听沈若凡和秦语曦的对话,觉得非常有趣。

    秦语曦脸色顿时发黑,羞恼地瞪着沈若凡,要不是金燕子在这儿,她非要跟沈若凡闹一闹。

    “行啦,以后包扎用最简单的形式吧,也可以向床上的女侠学习,江湖经验,她比我还厉害,武林里面江湖经验比她丰富的女子没几个。”沈若凡道,这包扎倒没什么问题,就是感觉偏花。

    “燕姐姐刚才已经说过了,而且燕姐姐伤势没好之前,她就一直住这儿。”秦语曦翘着嘴不开心道。

    “你们女人之间彼此照顾,最好不过。我先出去玩玩,有个不男不女的挺好玩的。”沈若凡伸手捏了捏秦语曦的鼻子,惹的秦语曦一阵娇嗔的,“别闹,快走啦,记得照顾好自己,别出事。”

    “放心,我出事了,谁保护你?”沈若凡笑了笑,转头看着金燕子道,“好好养伤。”

    “替我告诉静慈师太还有素梅真人,峨眉里面可能有内奸。”金燕子道。

    “内奸?你是觉得有人泄露了你今夜要入天泣宫的消息,所以才会这么狼狈地回来?”沈若凡道。

    “没错,如果不是唐门地道,魔道的人也不清楚,我现在就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天泣宫刑狱。”金燕子道。

    “行,我心里有数,那个人多少猜到了些,看来我还要感谢一下妙公子,要不是发现了她,我应该就会干脆和你一起去了,现在就是我们两个一起躺床上了。”沈若凡道。

    “妙公子?他在峨眉?他要干什么?”金燕子脸色微变,就要起身。

    “躺下。”沈若凡伸手按住,“伤都还没好,起来干什么?峨眉的事情,你这么担心干什么?”

    “反正峨眉不能出事,保护峨眉,不让峨眉出一点事情,就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金燕子认真道。

    “欠我人情?”沈若凡目光诧异,遂又不动声色道,“好,我应你,不过别说什么人情,说到底,终究是我欠你的比你欠我的多。而且峨眉如今两大地级高手,实力之强堪称正道第四大派,就算没我,也不见得会出多大事情。”

    “你答应就好,峨眉目前实力如何,我清楚。”姬如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