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七十一章 这不是轻薄

第七十一章 这不是轻薄

    六扇门江南府衙之前,沈若凡沉着脸踏入其中,守卫捕快都认识他,并未阻拦,直送他进去。

    沈若凡亦未客气,脸色冷峻如水,越过中堂直入宋青瑶房间而去。

    此刻门外围着数十捕快,将走廊围得水泄不通,具是面带焦急,见着沈若凡到来,才不约而同地分开一条路来给他。

    此间都是宋青瑶的直系捕快,知晓沈若凡和宋青瑶关系亲密,尤其陈铭几个心腹更是隐隐猜出了些什么,自是让出了道路。

    沈若凡一言不发直接推开了门,见着床上,素来冷傲的宋青瑶躺在床上,面上少了往日的几分英气,多了分让人心碎的柔弱,我见犹怜,沈若凡见的更是心如刀绞。

    “是谁打扰我?”

    正在为宋青瑶诊治的大夫听着开门声,头也不回地骂道,作为江南著名大夫,他诊病最忌讳有人在旁。

    “出去。”沈若凡冷冷喝道,这大夫,他也认识,算是江南名医,但论医术,比他还差不少,用不着。

    这大夫正为宋青瑶诊治,突然有人闯入已经不满,现在沈若凡还冷言让他出去,更是恼火,猛地转头却见是沈若凡,连忙喜笑颜开:“原来是沈爷当面,小的这就走。”

    说完之后,连和宋青瑶说一声都没有,就直接走了,沈若凡之威可见一斑。

    “你倒是好大威风。”宋青瑶白了沈若凡一眼,沈若凡一个江湖人威严竟然比她一个从二品的还大,这让她这个六扇门捕快心里一阵不是滋味。

    沈若凡却不理宋青瑶外表的冷漠,径直走过去,伸手捋开宋青瑶秀发抚摸光滑脸颊,柔声道:“对不起,来迟了。”

    宋青瑶脸色蓦地一红,她虽与沈若凡早已有肌肤之亲,但自那一次之后却少有这样的亲近,有些不适应地想躲,却听沈若凡道“别动”。

    “砰砰砰”

    宋青瑶心脏跳的极快,她从未像现在一样慌乱过,尤其是在这股慌乱中夹杂的甜蜜,若是平时她一定推开,可现在这伤却好似让她也变得虚弱。

    低头看着宋青瑶美艳不可方物的容颜,沈若凡忍不住低头一吻,吻在宋青瑶额头,宋青瑶面色再红,活像是个大红苹果,终是轻轻推开沈若凡,轻嗔薄怒道:“你到底来干嘛?就是存心来轻薄我的吗?”

    “我对你从来不会存在轻薄,你是我妻。”沈若凡微微笑着,随即脸色有些黯然,“我是来道歉的,对不起,东瀛的事情,我做的。”

    “你做的?”宋青瑶脸色一变,就想直起身子,却意外牵动伤口,沈若凡目露关切,当下托起宋青瑶的手,灌输内力。

    “我身上伤不碍事,东瀛的事还真是你干的?”宋青瑶道,当她有些查不出来的时候,她就多少猜到是沈若凡干的,因为江南里沈若凡的势力最广,黑白朝野,没人不给面子。

    沈若凡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真的没想到因为自己导致宋青瑶受伤。

    还是东瀛观月琴音那艘船惹出来的事情。

    价值百万,还是东瀛的,不抢简直没道理。

    沈若凡有心动手,在江南地头,自然没有得不到的,二贤庄上下动手,阿山都出面爆头,在付出一定代价之后,百万两便易主了。

    五十万送语曦,五十万留二贤庄。

    还有些多余的上下打点。

    然后这一百万两就消失在整个江南,连锦衣卫和六扇门都没察觉。

    沈若凡在动这笔钱之前,他就想过是否会连累到宋青瑶,但他的答案是不会。

    因为东瀛那帮人带这么多钱是见不得光,他敢报官,然后让人查这些钱吗?

    只是沈若凡算错了,他没想到这帮东瀛武士胆大如此,竟真敢找六扇门。

    虽然是东瀛人,但在江南出事,而且对方还是外国使节,本着远来是客还有大国气度的原则处世,宋青瑶还是受理了。

    只不过这帮东瀛武士是自己先查了半个多月,然后什么都查不到,才借用六扇门的力量。

    就算宋青瑶查案手段过人,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查二贤庄这个地头蛇哪里容易呀?

    七八日时间,才勉强查到些端倪,但涉及二贤庄,宋青瑶不敢妄动,毕竟现在的二贤庄太大,单老大比石平靖靠谱多了,收的人也多多了,整个江南黑道虽然还没给他弄成铁板一块,但以二贤庄为中心的江南黑道网络已经形成,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敢妄动。

    只是宋青瑶肯等,那边的东瀛武士却等不了,直接找上门来要资料,宋青瑶自然是不肯的,公门信息,就算是明朝人都不能随意观看查阅,何况区区倭人?

    一来二去,几次冲突,最后竟然真大打出手,宋青瑶武功已到七十级,但她并不适应倭国忍术,尤其是被两个上忍荒井兵卫和木更津人围攻,不多时便受伤了,要不是后来柳心妍及时赶到,说不定还要出事。

    “百万两?他们带这么多银两进京干什么?”宋青瑶讶异道,东瀛人虽然报案,但银两的数目却遮掩了,她都未想过竟然有这么庞大,要这么多钱,他们要做什么?

    “不对,这百万两到你手里?你要干什么?上下其手,称霸江南?百万两交出来。”宋青瑶先思考一阵,随即冷脸看着沈若凡道。

    “变脸不用这么快吧。”沈若凡额头冒出三根黑线,“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你是你,我是我,这一向清楚。还有就算这样,不劳而获之财,不清不白之钱,我宋青瑶分文不取。”宋青瑶义正言辞道。

    “你是你,我是我?你要再说,信不信现在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啊。”沈若凡俯身不悦道。

    “什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宋青瑶先是不解,随即看着沈若凡脸上那不良的笑容,却想起了悬崖下的一夜,当即轻推沈若凡,“出去。”

    “不去。”沈若凡少有的强硬道,或许真是多亏宋青瑶此刻的柔弱,他欺负起宋青瑶来格外容易,也格外开心。

    目光对视,大眼瞪小眼,许久之后,终是宋青瑶败退下来,黑白分明的眼睛中闪过一分羞涩,“随你吧。”

    说完,宋青瑶闭上眼睛,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

    “随我?”沈若凡脸上笑容更加不良,打量着宋青瑶丰润的红唇,直接吻了上去。

    宋青瑶当即瞪大眼睛,双手不知所措,想要推开,却浑身无力,不知道是受了伤,还是本就舍不得。

    “当”

    沈若凡吻得激烈,不恰巧房门忽然打开,沈若凡这才不悦地停下动作,不爽地转头看着进来的人,脸上表情也瞬间凝固,甚至转为尴尬。

    因为来的人,是宋青瑶的父亲青竹先生宋远溪。

    宋青瑶脸色更是涨得满脸通红,这世上还有跟男朋友激吻然后被老爸撞破还尴尬的事情吗?

    而宋远溪更是表情丰富,他听说宋青瑶受伤,急急忙忙地就赶过来,虽说古代多重男轻女,但也要看情况不是,就一个女儿自然例外。

    可谁知道一过来,就看到这么刷新他三观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