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六十五章 入刑狱
    跟苏文安聊完,沈若凡并没有立刻离开天泣宫,而是继续深入,说到底,他这次来就不是为了苏家,而是来救一个人,顺便看看天泣宫下一步打算怎么样。

    他针对的是苏家,苏家别想在游戏里面强盛,但是对天泣宫,他并没有太多的偏见,虽然他觉得燕天锋太偏太狂,但也不得不说天泣宫存在是有意义的,只是燕天锋能控制住的可能性不大。

    另外沈若凡也想看看天泣宫和朝廷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从头到尾的遥遥操控,还是只给了初期投资就给燕天锋彻底承包去了。

    按照上次皇宫的谈话,沈若凡判断是后者,朱怡睿想的就是作壁上观,打生打死,你们江湖闹,只要给出一个结果,最好,江湖人察觉江湖大侠丑恶,然后六扇门出面,次之,两败俱伤,武林受损,朝廷控制力更强,最坏,保持原样!

    只是朱怡睿有没有瞒他,沈若凡就不敢百分百确定了,朱睿的话,他敢信,朱怡睿,八成,不能再多。

    随风入夜,沈若凡风影法运转,像是幽灵一样在天泣宫里面飘荡,如入无人之境一样,从外到里,根本无人发现。

    “毫无成就感,本来以为天泣宫这么庞大,防御应该不弱,没想到还不如之前的唐门。”沈若凡像是走在自己家后花园一样散步,脸上尽是一片不屑,就差没在脸上写上这里防御太烂几个大字了。

    虽有唐门建筑的底蕴,但是天泣宫根本没有精通机关术的人,简直就是糟蹋,在沈若凡眼里,天泣宫的防御几乎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沈若凡眉头直挑,心想燕老伯天天出去伸冤,以攻代守,是不是就是知道这地方防御太差。

    不过沈若凡现在对自己的定位也不是很准,他想的是中立,但偏偏两边都有关系,要偏帮,也因为两边都有关系,所以只是将这些个关键要害记住,却没别的太多心思,不过本能。

    大致将正殿偏殿扫了一圈,然后沈若凡朝天泣宫的牢狱走去。

    天泣宫的所有建筑基本都是将唐家堡原先的建筑原原本本地继承下来,只有牢狱是例外,由天工阁改建,而且和唐门牢房半空着不一样,天泣宫牢房里的人不少,甚至偏多。

    天泣宫这段时间,已经大大小小地审理了近百冤案,所以牢房里面少说关了百人,甚至是几百人。

    沈若凡现在想要救的则是前青城掌门凌虚子,沈若凡和他感情一般,但是凌虚子是刘敢师父,不看僧面看佛面,沈若凡也要来救。

    抬头仰望天工阁,沈若凡眉头微挑,不同于外边,天工阁固若金汤,当初白如砚也是小心翼翼的,沈若凡还真没有十足把握能进去再从里面带个人出来,虽说如果不是救人,难度越大越好玩,可现在救人不能太浪,说好了要带师父回去的,没带回去,不是丢大人了?

    大手在脸上轻轻几抹,沈若凡面容变化,最后成了燕扬的模样,既然闯进去要费心费力,那就光明正大进去呗,刚才他顺便看了下燕扬,那货正在练剑,没有被拆穿的可能。

    所以这时候,顶着燕扬的脸,沈若凡可以为所欲为!

    一抹邪恶的笑容一闪而逝,沈若凡负着手,一步一步地朝牢房里面走去。

    “见过少主。”牢房守卫剑是自家少主,不敢犹豫连忙行礼道。

    “打开,我要见凌虚子,见见他的青城剑法。”沈若凡道。

    “是。”左右不敢迟疑,立即打开大门,沈若凡堂而皇之走入,见着一个个牢房之内关押着的囚犯,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个是无名之辈,多数沈若凡都能直接叫上名字,有着一手绝活。

    看到沈若凡易容的燕扬进来之后,个人表情也各有不定,有的表情麻木,像是一点精气神都没有了,就像是个行尸走肉一样,有的撇过头去,似是不屑于燕扬这等人说话,有的则是一脸谄媚地想要爬过来,高声道:“少主,少主,我愿意归降天泣宫,做天泣宫的一条狗,我求你放我出去!”

    “少主,放我出去吧。”

    “少主,我愿做你的恶狗。”

    ……

    比较出乎沈若凡预料的是,三种人之中最多的是第三种愿意当狗的,心中忽地有个念头,燕天锋抓而不杀,最大的原因,或许就是要把这些大侠正义向上的虚伪面具撕下,让这些人像狗一样的摇尾乞怜,最后再杀了!

    没错,只能杀了,燕天锋是养人的,而不是养狗的,他最讨厌的也是放着好好的人不当跑去当狗的人,所以这些人估计真的距离出去的时间不远了,只是出去的时候就是死。

    “今日警戒看守的是谁?”沈若凡道。

    “一直是赤王和刀王啊。”守卫略微古怪地看了眼沈若凡,心想少主忘性有些大呀。

    沈若凡说错话,面上不见半点慌乱,淡然道:“还是他们两人吗?我与父亲商议,觉得那些沽名钓誉的正道有可能会来救人,单单他们两人,可能不足够,所以寻思着再多加些人手,实在不行,也该换防,没曾想还没实施,想来父亲是忙着伸冤了。”

    领路的心想原来如此,尊主一心为了我们伸冤,这些事情估计真会延迟,不过他只是普通弟子,问自然是不敢问的,乖乖在前带路。

    沈若凡跟在后面,因为之前的事情也不多说,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只是冷眼旁观着天工阁内的情形,牢房之内一个个武林人都有气无力,根据他们肌肉的松紧程度还有精气神推断,这些人十有八九是被下药了,心想这就是武尊版万安寺啊,只不过这不涉及民族矛盾,而且抓的是什么人都有,所以投降的占多数,不像万安寺就算是一些个小人也都是宁死不降。

    武尊版万安寺?诶,那不是把这些人救出去,能有任务奖励?

    沈若凡突发奇想,先前一直从武尊本土居民的角度出发考虑,差点忘了,在彻底融合之前,武尊还能是个游戏,还可以有些不合理也合理的东西。

    而现在正邪都要大战,这种大规模的事情,奖励肯定不会少啊。

    要不要故意弄点出来,然后混点奖励?

    沈若凡脸上露出一分邪笑,他原本在纠结该站那边,可现在忽然也有想要像朝廷一样两边都不站,就站在桃花帮的角度,就让两边打吧,然后自己赚任务!

    快六月了,也就是说只剩下八个月左右的时间,武尊和现实就要融合,玩家的优势到那时候就真的要变成没有,对沈若凡来说,影响不是特别大,但总也是有些的。

    要不就干脆趁着这时候,发一笔大大的战争财?

    沈若凡眼神发亮,越想越多,越想就觉得可行性越高,这场战争持续的时间越长,对玩家来说,好处越大,否则平平静静,玩家总体实力提升有限,等真的融合之后,习惯了现代和平又平等氛围的现代人,来到这里,会有什么遭遇,就只有天晓得了。

    以鬼谷子的尿性,或许乐见其成。

    “少主,到了。”

    沈若凡思考间,领路的天泣宫弟子停下叫道。

    沈若凡这才从恍惚当中走出,目光看向一边牢房关押着的凌虚子,这位昔日的青城掌门已经不再有往日的仙风道骨,梁兵头发花白,那一身华贵的道袍也不知多少天没洗了,察觉到沈若凡到来,睁开了双眼,眼神也不再如往昔一样明亮锐利,带着份浓浓的疲倦。

    沈若凡心下一叹,这可是白榜第七的青城掌教凌虚子呀,年纪才四十出头,精修道家养生的功夫,武功又到了地级,从外表看来该是三十岁不到的模样才对,可现在看着却像是五十岁的样子。

    这段时间的牢狱生活对他来说影响最大的,恐怕不是身体伤害,而是精神上的,之前沈若凡见他,是名实打实的剑客,可如今……

    他在凌虚子身上感觉不到多高的剑气,青城派在他手中易主,掌门信物落入外敌,青城派为虎作伥,而他像是个废人一样任人戏弄……

    人在巨大的沉默和挫折之中,要么爆发,要么灭亡。

    凌虚子,估计选择了后者。

    “带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