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六十章 不安分的苏家

第六十章 不安分的苏家

    沈若凡和秋寒枫闲聊,练武场中的比武也接近尾声。

    刚刚完成百人斩的秦语曦在面对一百零一人的时候,终于倒下了。

    不过沈若凡看着击败秦语曦的对手,却露出诡异的笑容,楚家楚晴,这丫头又放水了!

    只是看着一身香汗得胜归来的秦语曦,却是露出一个大大笑容,替秦语曦擦汗,嘴上也一点不吝啬夸赞的话,秋寒枫在意便看的直摇头,沈若凡能看出啦秦语曦最后一场没认真,他又怎么会没看出来,当下眼不见为净地走开。

    “寒枫怎么了?”秦语曦不解道。

    “羡慕嫉妒恨。”沈若凡随口笑道。

    “少来。”秦语曦娇嗔着白了眼沈若凡。

    “我说的可是真话,他现在是真的羡慕我,羡慕我没有一个束缚的家世和重任束缚,羡慕我喜欢就是谁,羡慕我谁都敢杀的荒唐。”沈若凡道。

    “你也知道你荒唐呀。”秦语曦笑道。

    “不荒唐,人生怎么肆意?太顾及着别人的感受,顾及久了,也和看别人脸色差不多了,只不过后者是怕,被迫,前者是却是主动的。我都在想有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很在意别人感受?”沈若凡问道。

    “你和若眉姐不都一样,都为人考虑嘛。本来不差呀,太顾及别人考虑,会伤了自己,可从不为人考虑,你貌似很难活下去。”秦语曦道。

    “也对,管他呢,爱怎么活就怎么活,活下去就是。自己开心,你也开心。”沈若凡一点秦语曦的鼻子。

    秦语曦有些不依地白了眼沈若凡,却乖巧地坐在了沈若凡旁边,不管你怎样,我都喜欢你。

    秦语曦下场,不过练武场上的比武却依旧未停歇,一来还有人在砸场子,六耳和宋淑妮夫妇还在上面傲视群雄,两个人分开来,两个都渣渣,峨眉能胜过他们的大有人在,但双剑合璧施展凤凰于飞,就是姬如钰一时间也拿他们不下;二来沈若凡把峨眉众弟子当作移动的经验包,静慈师太和素梅真人何尝又不是把沈若凡的人当成陪练,山雨欲来风满楼,这点事情静慈师太两个老江湖又怎会不知?

    为了峨眉稳定,静慈师太更是直接先把俗脉的控制捏在了手里,西门锐泽死了好几天了,掌门依旧没有。

    沈若凡估摸着,天泣宫不倒下,这个俗脉掌门就别出来了,而天泣宫倒下?

    沈若凡觉得玄,峨眉这边是厉兵秣马,那边发展的更是红红火火。

    蜀中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西域和北方才是他们的目标,西边北边齐头并进,一把叫作天泣的剑如今压在整个武林人头顶上。

    天泣宫的实力也飞快的增长着,坊间已经传说一尊六王。

    尊,自然是燕天锋,剑尊,和天魔宫邪王、明月宫月后、血影门血影神君、逍遥门逍遥侯并列。

    六王则是天泣宫的班底。

    剑王燕扬,剑尊独子,八王之首。

    刀王徐开,刀榜第五,黑榜三十。

    青王凌空子,白榜三十四,虽然是青城掌门,但却没多少人把它当作青城派的主事人。

    赤王宋先,掌榜第十,黑榜二十六。

    蝠王柳让,轻功榜第九。

    毒王枯木,黑榜三十二,曾被唐门灭门,感念燕天锋灭唐门,主动投诚。

    六王之中没有一个地级,但基本都在六十级上下,都是掌门一级的高手。

    可以说现在就算没有燕天锋,以目前天泣宫的实力,也算得上是一流门派了。

    至于其中有多少是朝廷帮忙的,沈若凡便不得而知。

    “对了,附庸天泣宫和在论坛造势的玩家傲华已经查出来了。”秦语曦道。

    “谁?”沈若凡问道,对沈家能查出来不好奇,实在是几大家族的成天在一块斗,对彼此都知根知底,要是暗着来,还不好查,可公然在论坛这么发,还不好查?

    隔着个电脑屏幕,网络就安全?那是对普通老百姓的,对这些人来说,网络就是透明的,人家能查你祖宗十八代去。

    尤其是当不止沈家一家在查,秦家、武家、楚家等等几家没一个是闲的,当然如果这还查不出来,那也不用查了,知道是谁了。

    “苏家。”秦语曦道。

    “苏家?”沈若凡目光微微一凝,炎华七大世家,只有苏杜两家,他想灭。

    只是现实当中牵一发而动全身,游戏里面太跳,也怕真撕破脸皮,在现实开撕,杜家还好,顶多拿些手枪,再多没有,国家打黑不是说笑的,有手枪就撑死了,多是群殴打斗,不过冷兵器打斗,沈若凡在现实睥睨天下,可苏家麻烦。

    如果真疯起来,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几个导弹真的把沈若凡家给炸了?虽说这么干,一定是苏家到末路,否则不会傻起来正面挑战国家法度,可是沈若凡没空和他们赌这万一,所以沈若凡在游戏里面一直都没有怎么特别打压苏家的冰河帮。

    他主动跳出帮派之争,一方面是他真的很懒,有空斗天斗地,倒不如吃饭睡觉抱老婆,另一方面也是不想把苏家灭了,否则他出面,冰河帮算什么?柳随风几个曾经能和他比的,如今根本拦不下他一招。

    他在等,等明年的二月二,等到一切游戏为王的时候。

    到时,他要让苏杜两家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变成泡影,他要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什么。

    只是沈若凡没有想到,冰河这么怂,连没有他的桃花也扛不住,也忘了苏家真正做主的不是苏文聘父子,而是藏在后面的苏家老爷子。

    知道打不过,所以立刻走!

    惹不起,就自己主动退出江南,来蜀中,蜀地富饶,如今又只有天泣宫,如果能靠上天泣宫,苏家不会弱。

    甚至有可能会仅次于沈家和秦家,还超过武家和楚家。

    因为一地独大,实在了不得,武家本就又内乱,明月宫也不一定够得上,楚家的少林,怎么说呢,大是够大,但守成有余,进攻不足。

    “你说,我是看戏呢,还是给他们一巴掌呢?”沈若凡道。

    “一切你开心最好,还有几个月,我们都是不死,如果不趁着这段时间疯狂一把,以后就没机会了。”秦语曦道。

    “是吗?那就玩玩吧。如今朝堂、正道、黑道,我都有关系,但朝堂的政治是最不牢靠的东西,阿睿自己也不一定玩得转,正道的虽有藏剑,可藏剑之外未必容我,且爷爷到底是那个为了国家连自己都能牺牲的爷爷,还有最后的黑道,天泣宫的坚持是不杀我,可我若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只能安安分分地养生,寄人篱下。这世道嘛,总是扶强不扶弱。”

    沈若凡目中光芒闪烁,若是其余几家成气候,不要紧,但唯有苏杜两家不行。

    “我陪你一起。”

    “不用,秦家还是看戏就好,这年头,苏家强,总会有很多人不乐意的,尤其是苏家选的是天泣宫,这个和现有所有势力都对着干的门派。要动手,当然是一起的好,比方说楚晴。”沈若凡笑眯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