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三十四章 当年原委
    “内部?”紫东来不解道。

    “紫掌门,大家都是自己人,就把那些蒙人的给省了。这武林素来是大家听到一个消息,然后里面还有个消息不是?就算当年燕天锋杀人如麻,可杀人如麻发展到武林公敌也是需要段时间的,一般人都没这待遇。所以到底是怎么在短短时间内就迅速发展成武林公敌的?”沈若凡道。

    “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唐门?峨眉?还是少林?”

    “沈若凡,此事和我少林何干?我少林千年清名,不容你污蔑践踏。”通生大师怒道。

    “谁说和你们无关。当年不是少林带头,甚至越过武当?虽说武当主导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可是到底是你们少林为了重出江湖,要用雷霆手段立威,然后燕天锋这魔头就成了天赐理由,所以压根儿没怎么调查,对吧。”沈若凡一脸懒洋洋道。

    “我少林千年古刹,寺中僧人清心寡欲,只为佛祖除魔,绝无私念。至于燕天锋,累累惨案是假的吗?天下人之言是假的吗?”通生大师怒目质问道。

    “天下之言若都是真,潘金莲死不瞑目啊。”沈若凡嗤笑道,“通生大师,你信不信,我现在和九爷聊聊,让天下几十万丐帮帮众传播谣言,你们少林都是些淫和尚,乱吃狗肉,不守清规,坏信徒姑娘清白,以我的能力,三个月,传遍天下,而且证据十足。那你少林就真如此了?世人常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可你们大多都只是耳听就觉得的是事实,然后带着偏见去看,就在固有印象上不断恶化,更别说你们所眼见的,又怎么知道不是别人故意给你们看的?”

    “你……”

    “你说什么你,好好养伤,别嗝屁了,现在听我把案子审完。”沈若凡慢条斯理道。

    “紫掌门,可否告知?”沈若凡道。

    “好。”紫东来点了点头,“当年之事,我也不甚了解,二十年前出手的是我师尊,不过当时师尊之所以出手,是得了唐门老太太和峨眉上一代掌门夜雨师太的联名信函,师尊与夜雨师太多年相交,相信夜雨师太为人,故而出手。”

    “你说什么?是夜雨师太?不可能。”燕天锋一脸震惊道。

    “不可能?夜雨师太怎么了?”沈若凡好奇地看着燕天锋。

    “因为当初夜雨师太曾亲自出来替燕天锋夫妇说话,曾独挡各派,最后虽然失败,但也控制峨眉一派没有参加围剿燕天锋的战役。”虚清道长解释道。

    “那虚清道长,通知你们武当的是?”沈若凡好奇道。

    “夜雨师太。”虚清道长道。

    “那就真的有意思了,静慈师太、素梅真人,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沈若凡好奇道。

    “这本是师尊所做的一件憾事,不可言说……”静慈师太难以启齿道。

    “什么狗屁憾事不憾事的?老子想知道到底为什么?老子承认老子杀人很多,老子哪天死了,也认了。可是什么统一武林,老子没想过更没干过,老子得了绝世剑法,就想自己一个人在山边修个草屋,和妻子儿子在一起,别说多畅快,武林这些狗屁的事情,我管你们有个屁用。”燕天锋愤怒道,身上气息震荡,静慈师太一众人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无不震惊,已经力竭的燕天锋竟然还有如此实力。

    “噗”

    到底用力过度,燕天锋的气势并没有维持多久,便吐出了口鲜血。

    “所以爹,造成这一切的,都是他们峨眉?”燕扬眼中露出一抹杀气,提剑欲杀。

    “不。”燕天锋伸手拦住燕扬的剑,“我可以杀他们。你不行。当年我和你娘举世皆敌,你还在襁褓中,我一时不察,你被抓了,是她们两个人把你抱给我的,所以江湖传说你已经死了,而你却还一直活着。”

    “当时,贫尼知道的还不多,只知道仙儿师妹钟情于你,这也是仙儿师妹骨肉,所以帮你而已。罢了,这么多年,也说个清楚吧。”静慈师太长叹一口气道。

    “当时我们三个一起在峨眉练功、吃饭、玩耍,她常说她要嫁给一个当世英雄,一个盖世豪杰,我和素梅劝他你非良人,与你没有好下场,但她真的喜欢你。当时她与西门师弟就要成亲,师弟武功虽不如你,但到底出身名门,我们也乐见其成。若是当年你不来抢婚,师妹如今应当还在世……”

    “要是嫁给西门锐泽这个怂包,仙儿这辈子都不会快乐。西门锐泽他就是一只癞蛤蟆,也配得上仙儿?只有我才有资格。”燕天锋怒道。

    “放屁。燕天锋,当日唐仙儿本来就该是我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她痛痛快快的跟我一对多好,是她放荡下贱,竟然跟你这个野男人跑了,在大婚之时,在众目睽睽之下,高朋面前,跟你跑了,她死的活该!”西门锐泽面目狰狞道。

    “你找死。”燕扬听到西门锐泽侮辱生母,顿时勃然大怒,一剑刺出,此刻西门锐泽伤势不轻,绝无可能躲过这一剑,眼见必死。

    “当”

    一声轻响传来,飞刀射偏燕扬手中剑。

    “别激动了,这里不是给你们解决江湖仇杀的地方。先把事情原委说清楚。”沈若凡不慌不忙道,“西门锐泽,你也一边呆着去,这里是审案的,不是来解决三角恋的情感纠纷的。你们也千万别告诉我,燕天锋成为武林公敌,就是因为这么段乱七八糟的狗血三角恋,那就太没意思。”

    “静慈师太继续说吧,是非公论还是断断吧,报仇什么的也都该算算清楚,行侠仗义的也确定一下到底是什么再继续行侠。”沈若凡道。

    “当日婚礼,燕天锋来了,如西门师弟所说抢走了仙儿师妹,确实对西门师弟不公平,不过当时我和素梅师妹倒更多喜悦,祝福仙儿师妹。只是当日你动手太狠,重创南宫师叔,导致南宫师叔伤重不治,峨眉名声扫地,峨眉数百俗家弟子苦苦哀求,师父虽心疼仙儿师妹,却依旧忍不住动怒,适时,你在婚礼上重创的唐家二爷唐钰也伤重不治,唐老太太盛怒,两人联合,便联名写了信函,送到武当、华山几派……”

    “不对啊,上一代掌门夜雨师太,好像不是个冲动的人,燕天锋当年实力的确很高,可是年龄摆在这里,最多也就是现在萧如风的实力,以峨眉的实力,应该会独自一人寻仇,而不是冠以武林魔头之名。”沈若凡道。

    “当年燕天锋武功奇高,而且剑法狠辣,比之今日也差不了太多。不过更关键是,当年燕天锋为练剑法,一口气连杀了五个小黑帮,两百多条人命,男女老少,一个不留。他的剑入了魔道。”静慈师太道。

    “真是你杀的?那你倒不冤枉。”沈若凡转头道。

    “那是他们觊觎天泣剑法,还想抓仙儿跟扬儿威胁我,该死!”燕天锋一脸不屑道。

    “五个帮的帮主是该死,高层也该死,可是那些底层的无辜弟子呢?他们就罪该万死吗?他们有的选吗?活在这世上,为了照顾家小,选择加入帮派,然后一直被裹挟着,他们所做有多少能选择?你知道不知道,你杀了他们,到底有多少家庭破碎?有多少老人失去供养?即便你放了他们,他们又能如何威胁得你?哪怕你要立威,斩杀大半高层,普通弟子去其三四足以立威,你却非要杀个干净,难道不是借着这些人练剑吗?”素梅真人道。

    “他们没有资格让我练剑,只是该死而已。”燕天锋冷声道,“江湖之上,哪个不是狰狞凶兽,如果我手下留情,那死的就是我,弱肉强食,谁强谁恶谁正义!这里坐着的,有几个不是道貌岸然欺世盗名的伪君子?”

    “我不是。”沈若凡很自然地接过话道,“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我倒是猜得七八,是不是就是这样夜雨师太认定了这个魔头该死,自己徒儿所嫁非人,加上门派师弟被杀,多重因素影响,终于下定决心要把这个魔头除了,然后将自己多年来养成的人脉优势发挥出来,广邀好友。可是那又是什么改变了夜雨师太的看法呢?”

    “仙儿师妹的死。”静慈师太接过话题,“当初燕天锋成为武林公敌,愈演愈烈,甚至和峨眉闹得势不两立,仙儿师妹同是出身峨眉和唐门,于心不忍,所以悄悄回到峨眉求见师父,仙儿师妹跪下哀求,师父隐隐有被说动之意……”

    “在之后仙儿师妹死在唐门人手中,师父心痛大怒,也被燕天锋悲情感动,认为至情之人,也不会是大恶之人,所以想要为燕天锋说情,但……”静慈师太说到此处已经无言。

    “但覆水难收,夜雨师太虽然可以点起这把火,却灭不了这把火,因为这把升起的火里面已经加入了太多的东西,一发不可收拾。”沈若凡总算是将事情原委大致摸清了。

    “不错,唐门不肯罢手,蜀中各派不少想要得到燕天锋手中的天泣剑法,也不愿罢手,应邀而来的门派有了不小损失也有些不愿,尤其是在丧妻之后,燕天锋狂性大发,杀人练剑,要为妻子报仇,灭尽各大派。”静慈师太道。

    “然后针尖对麦芒,你们就这么正面干起来。只是其实最初的原因,真的就是段狗血三角恋,果然,懒人改变世界,爱情毁灭世界。”沈若凡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