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二十九章 又闹大
    地下密道,盘坐着的沈若凡忽然睁开眼睛,脸色变化。

    “怎么了?你的外挂有什么新进展?乾坤八位的发展我们已经摸索大半,差不多都能出去,就是这地方太有意思。这里应该就是唐门应急的地方,狡兔三窟的一窟,一旦遇到不能抵抗的敌人就遁入地道之中,这里有足够多的水源还有丰厚的药材,都足以令人东山再起。”白如砚道。

    “还有坏掉的粮食,没猜错应该是多年前留下,只是唐门的人不知道这里,所以没有补充足够的粮食。”燕扬冷静道,这几天他们几个人在这地道来来回回地走,对地道越发了解,判断也更加详细。

    “不是关于地道的消息,而是我们该快点出去了,我貌似又成了武林魔头。”沈若凡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怎么了?武林魔头。”白如砚饶有兴趣道。

    “是我错了,动手还留情。”沈若凡无奈道,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妇人之仁。杀人不留情。歼而灭之,不活口,罪证落实,唐门必灭。如今打蛇不死随棍上。”燕扬冷冷道。

    “对。”白如砚附和道。

    “你们两个人还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没有想过真要对付整个唐门需要花费多少的人力物力,无论胜败,损伤多大?唐门上上下下就有近千人,把唐门都灭了,我要杀多少人?尤其是我干嘛要灭唐门,请给我个理由好吗?”沈若凡道。

    燕扬沉默不语,白如砚摸了摸鼻子。

    “那个鼻子别摸了,不说还不来气,越说越来气,之所以会变到现在的地步,还不是因为你?否则我用得着和唐门交恶?要是没你这档子事,我来唐门,绝对是被人恭恭敬敬地请进来,哪里还用得着被困在这里?”

    “打蛇不死随棍上,我不知道吗?可问题在于,我又不是变态杀人魔,我灭唐门,灭各门各派,干嘛嘞?最后混到武林公敌呀?知道不知道,武林公敌是没有好下场的?而且没事作天作地,和整个武林对着干有意思啊?”沈若凡道。

    白如砚尴尬地放下鼻子,眼神飘忽,他想说其实他对这件事情并不想发表什么意见,只是想附和一下而已。

    “武林中多是小人,宽厚大量的只是传说,就算是所谓君子也只不过是道貌岸然之辈。既然交恶,便只有不死不休,息事宁人不过迂腐,便同如今,你无意,但唐门却未必无意。”燕扬冷冷道。

    “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沈若凡笑道,“小扬,你话似乎偏多,貌似不符合你的杀手人设,还是说你其实只是用冰冷的外表来伪装自己天真羞涩的心?”

    燕扬眉头皱起,不只是对沈若凡的小扬排斥,还是完全听不懂沈若凡的话。

    “虎有害人意,你都说只是虎了,我们面对的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好不?虽说很多人比老虎恐怖多了,但你不能觉得所有人都是老虎,这样活着会很累的。人活着开心点,相信我,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有恻隐之心的,只不过大多怕事而已,成天闲着如何害人到底还是比较少的。而这花花世界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的人,才有意思。除非对方想宰你,否则就不要宰人。”沈若凡道。

    “迂腐。”燕扬冷冷道。

    “好吧,身边都是一些对生活充满光明的人,多你一个黑暗的也好。”沈若凡笑道,“不过现在要想想怎么应对唐门的反击,我可不想当武林魔头,成天杀杀的,没时间陪老婆。”

    “唐门老太太女中豪杰,名不虚传,变危为机,将所有脏水都泼在你身上,如果成功,他们就能摆脱所有的不利。”白如砚倒是中正的评价一句,朝沈若凡道,“矛头对你,你觉得他们会如何做?”

    “我又不是他们,怎么能肯定他们的行动?不过如果换成是我,应该也会做和唐老太太类似的事情,然后第一步,先将唐门三四五六长老的尸体从坟墓里面挖出来然后摆在大厅,让前来问责心中还隐隐不信的各派高手心中迟疑,然后把被高手们打坏的建筑全部给人看,一来死者为大,让人升起同情,即便心有怒火,也不会公然问责;二来唇亡齿寒,唐门高手众多,暗器毒术防不胜防,即便如此,依旧被伤成如此,那当年的邪剑和如今的笑貔貅危害多大呀?定要斩杀。”沈若凡道。

    “你说三四五六长老都是十来天前被杀,此刻应当早就下葬,为了计划,就要将人剖棺,未免歹毒。”白如砚摇头道。

    “你觉得不可能?”沈若凡反问道。

    “不,我觉得十之八九如此,唐门歹毒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做过?成效如此,必然动手。”白如砚道。

    “事情做到这一步,接下来就该是如何给我和老伯定罪,我的罪名难立,我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想动我没那么容易,第一个矛头该是老伯。”沈若凡看向燕扬,“当年的事情,到底如何?我很想知道具体的原委。”

    白如砚也好奇地看过去,他出道早,所以知道的消息多,对邪剑燕天锋的事情有所耳闻。

    盛传,二十多年前,燕天锋无门无派,一时人杰,桀骜不驯,为人亦正亦邪,平生行事都由己心,行事作风为白道不喜,但他手下黑道人命也不计其数,年纪轻轻便是江湖有名的独行侠,就好比当初的萧如风。

    但若仅仅如此,燕天锋就只不过是普通的武功高手,武林公敌这四个字他还没资格,即便他有再大的野心,没有足够的武力也就只是一般的为非作歹之徒。

    可燕天锋在强大野心的驱使下,不断寻找前人的绝世武功,真给他找到一本绝世剑谱,妖异过人,犀利无匹,野心也不断滋长,有称霸武林之心,杀害峨眉上一代俗家掌门南宫贤,斩唐门二爷唐钰,还灭了七小派,血屠三小镇……

    最后各大派出面,与之一战,少林方丈通玄用金刚掌方才除了这魔头。

    但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白如砚毛都还没长齐,自然也不知道真伪。

    燕扬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老燕,你这不说太见外了。”白如砚略带不满道,两个人都是过命的交情了。

    “是我也不知道。”燕扬叹口气道,“当初事发的时候,我还小,我哪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年爹一直疯疯癫癫,只记得我是儿子,教我武功,但他疯疯癫癫,教我剑法有时也不全面。我和爹两个人在山中相依为命,等我十六岁,爹中的毒越来越深,半夜惨叫的时间也长了,我被迫当杀手,借此赚钱,来换取灵药给爹治病,但到底药效有限。直到天子峰你给我那一株天山雪莲才让爹的毒缓解了下去,恢复些神智,说我们的仇人是唐门什么,断断续续,然后我就去来了唐门,最后你们也知道了。”

    “那估计要等我们出去才知道具体原因。武林中的疑惑太多,解开来也有意思,只是莫名其妙成了武林魔头的感觉,真不爽。”沈若凡郁闷道。

    “得了吧,若凡,你天生就是个麻烦的家伙,哪里有麻烦你就往哪里去。”白如砚不客气道,“现在泼脏水给你,如何给你定罪,你可想好,等出去了也好应对。”

    “坐实老伯罪名,当年之事,无论孰是孰非,已是死仇,必和老伯一战。然后再坐实我的名声,武林正道再来,毕竟当初一群人本来就不想放过我,只不过在江南奈何不了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