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二十八章 唐门对策
    “混账。”

    唐老太太气恼地将茶杯投掷在地上,苍老的面孔上处处透露着怒火二字。

    一众唐门长老站在下手,噤若寒蝉,此地随便一人到江湖上都是威震一方的高手,名声显赫,但此刻没有一人敢说一句话,就连几个被茶水烫到的长老都不敢说一句话。

    “唐璧,现在西门掌门他们几人中毒情况如何?”气了一阵,唐老太太语气还是缓和了下来,气恼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再气也要稳下来,这是她一直所坚持的,若非是近日来不利唐门的事情太多,她不会失了分寸。

    “母亲,青城凌虚子掌门尚好,功力深厚,虽有些毒素但影响不大,很快就排出,几个弟子虽然中毒不轻,但是凌虚子掌门亲自出手,也还无恙,只不过有些虚弱。但峨眉弟子却不同,尤其是西门掌门师徒,现在身中奇毒,我们只能暂时排解,想要解毒,还需要段时间。”唐老太太长子唐璧小心翼翼道。

    “什么?”原本心情已经有所平复的唐老太太面色当即勃然,“你是说现在有毒,是我们唐门解不开的?而且还是在唐门之内,加害唐门的客人?”

    唐璧面有戚戚,不敢多言,这些年唐老太太年纪渐大,精力不如当年,已经开始放权给他,除非大事,否则基本都是他来处理,也因此,出事了他责任最大,尤其是有唐门解不开的毒。

    自从唐门建立以来,一直就站在整个武林毒术和暗器机关的巅峰,当之无愧的毒术至尊,如今有毒解不开,唐门屹立武林的根基便出现了问题。

    世人都是现实的,从来只在乎第一,而不在乎第二,至于第二到底多厉害,没人关心。

    “罢了,现在责怪你也无济于事。解毒可有头绪?需要多久?”唐老太太道。

    “已经有些头绪,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概需要一月。”唐璧小心道,其实说解不开也是困难,以唐门的实力,想要救人其实不难,像现在还断不轻毒性,但只要一搏,也有五成成功率成功解毒,只是唐门的人不敢试,怕这五成不是救人而是害人。

    但只要有足够时间,就这么慢慢用药中和,然后分辨毒性,一月之内,唐璧就有九成把握。

    “一月。”唐老太太脸色并未好转,如今需要的是时间,要快,一月太长,必须是一天。

    成也名声败也名声,唐门之毒,成武林人之梦魇近乎千年,虽有衰弱起伏,也曾一蹶不振,但始终屹立不倒,便是人们对这唐门之毒,畏之如虎,即便衰弱,也不敢真欺人太甚,然后唐门的人自然也不会吝啬夸大自我的词汇。

    所以,如今唐门的人说要用一月才能解决,难以取信于人,反而会让别人觉得其实是唐门的人自己贼喊抓贼,故意拖延时间,尤其是再入金谣言四起的时候。

    “罢了,西门掌门和凌虚子掌门的事暂放一边,西门掌门素来与我派交好,应能谅解,就算不能谅解,也有法子,凌虚子掌门也有密切往来,且凌虚子掌门无恙,应当也是无事。”唐老太太叹了口气道。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前来参与大会的各门各派,先前消息已经遍布江湖,公开处刑白如砚。而白如砚失踪,甚至连前来救他的沈若凡和金燕子也先后消失,我们该如何交代?如果到时候找不出一个人来,便是公然开罪整个武林,日后唐门弟子是否还要行走江湖的?”唐老太太问责道,目光如刀一般在唐璧唐骏父子身上扫过。

    唐璧父子纷纷低头,当初这个计划是他们父子提出来的,唐骏主张,名义上是说白如砚交友天下,看似孑然一身,却有许多朋友,生命威逼不出,拿朋友威逼是最好法子,而白如砚的朋友大多也都是居无定所,四海为家,以唐门势力寻找都要花上数月甚至数年,而白如砚的天赋实在让他们害怕,区区几天,就能反利用唐门的机关来阻拦他们,所以他们要快,既然主动抓不行,就让这些人自己来。

    然而唐骏当时想的是利用白如砚的名声引来潜龙榜高手,然后打败他们,登上潜龙榜。

    而唐璧也同样支持,因为他想借这个机会,用白如砚一群人立威,彻底接过唐老太太手里的权力,成为实际的唐门掌门。

    唐门的威严不需要一个区区白如砚可以增强的,但唐璧需要。

    至于失败,他们两父子都没想过,如果真的紧迫,他们想着就干脆拿炸药把地下道全部给炸了,反正都没人知道,还保留着干什么?

    唐老太太目光如刀,当初她本不愿同意这个计划,但在唐璧父子的坚持下,脑子一发昏就同意了,到底是老了,精力不如从前。

    不过,唐老太太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先是本来没当回事的燕扬,竟然惹出了燕天锋,一番大闹,唐门实力大损,好不容易引了沈若凡金燕子还有君莫惜。

    君莫惜背靠武当,还是光明正大地上门做客,不能拿来威胁,否则开罪武当,和武当不死不休,日后唐门弟子估计出不了蜀中了。

    沈若凡和金燕子两个倒是可以,可谁知道竟然也消失了。

    消失……

    唐老太太脸色忽然一变:“春风秋雨,你们进刑狱一趟,把里面的人都找出来。”

    “是。”春风秋雨恭声道,连忙转身离开。

    “母亲,这是要干什么?”唐璧不解道。

    “闭嘴,你和唐骏都让我很失望。好好面壁思过,如果再有下次,唐门之主的令牌,你这辈子就别想了。”唐老太太不留情的呵斥道。

    唐璧低头不语,脸色难看,唐老太太当众说这番话,无疑是公然向唐门弟子表露对他的不满,虽然还没有立刻说要废了他掌门继承人的资格,但这种警告已经很严重了,原本他这一系的地位都是稳稳的,唐门之中没人会觊觎,敢觊觎,可现在难说了。

    “奶奶,现在谣言四起,要不我们派人去护送接应前来参加大会的门派?”唐骏道。

    “蠢材,连敌人是什么心思都不知道,就贸贸然动手,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到最后走进别人陷阱,让对方顺心如意,还沾沾自喜。”唐老太太呵斥道。

    唐骏面色一暗,诺诺地闭上了嘴。

    一会之后,春风秋雨大步流星地赶了回来,唐老太太当下道:“情况怎样?”

    “果然有问题,失踪的不止沈若凡和金燕子,还有之前进入的唐门高手,算一算人数,将近二十。”春风长老道。

    “二十人,差不多可以安排了,如此我便知道那些唐门痕迹到底是谁留下的。”唐老太太道。

    “是沈若凡,他敢如此,敢害我唐门?活腻了吗?”唐骏怒道。

    “闭嘴,长辈在前,少说多听。”唐老太太厉声喝道,“五榜前十,连二十五都不到,就有如此成就,他现在就算死了,唐门之中这一生能达到他这成就的,也未必有一只手。这样的人,无论为敌还是为友,都不能小瞧。尤其是他胆大包天的传闻,兼具黑白,笑面貔貅敢吞天下,江南双璧武功都在他之上,但如今江南名声最大最惹不得的就是他。”

    唐骏被唐老太太训斥不敢言语,但心中却道不过无知无畏的愚蠢。

    “你是在心里觉得沈若凡愚蠢吧?记得,他能成功,就算真的蠢,也代表他有恐怖的运气,有这运气,他就可以兴风作浪。从今以后对江湖人评价,先看胆量,胆子太大的会死,可胆子大的总是能闹事找麻烦的,凡是有大变,往往都是有这种胆子大的出手。而一点胆量都没有的人,不管他有什么本事,都是废物,对我们唐门毫无威胁。”唐老太太道。

    “孙儿谨遵教诲。”唐骏连忙道。

    “掌门,我觉得沈若凡不像是要灭我们唐门,否则他直接将这些人击杀,然后留下我们唐门的罪证,如此一来,便坐实了我们唐门下手的铁证,可他基本都只是伤人,或者活捉,似乎并不是想要灭我们唐门,只是捣乱……会不会他仍觉得白如砚依旧在我们手中,所以借此生乱,然后进入天工阁?”秋雨长老忽然道,他和春风素来形影不离,春风外向多话,秋雨沉默寡言,但真正决定事情,更理智的都是他。

    “你说的倒有些道理。”唐老太太点了点头。

    “奶奶,你不是说沈若凡胆大包天吗?我看他就是冲着我们唐门来的,就为了一个白如砚,不至于吧。”唐骏又提出了和刚才完全相反的言论。

    唐老太太看了眼唐骏,对他的心思了然,不过挟私报复,心中对这个孙儿的评价又低了几分,只是眉头微皱之后,却道:“骏儿说的有道理,燕天锋与我唐门有死仇,沈若凡险些被我关死在刑狱,两方都有死仇,一个疯子,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自然敢动我唐门虎须。”

    “发布唐门追杀令,五湖四海追杀沈若凡,并将沈若凡勾结燕天锋的事情传扬出去,魔刀自甘堕落,又与邪剑为伍,意图称霸武林,涂炭生灵,身为武林正道,我等义不容辞,必须向天下同道说明情况之紧迫。”

    “沈若凡可是临天一剑的人。”唐璧迟疑道。

    “临天一剑又如何,关系武林正道安危,临天一剑为武林共尊,便是因为他代表着武林正道,倘若违背,老身就豁下这张老脸将他拉下神坛,几大派都不希望武林令出现在别人手中。”唐老太太冷脸道。

    “不止如此,沈若凡和燕天锋救出白如砚,与盗榜众人勾结,偷我唐门医毒典和天工宝典,想要就此建立魔门大派,吞并武林,我等必须出手。”秋雨长老道,他懂唐老太太的意思。

    沈若凡或许并没有加害唐门的意图,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必须要找一个人来转移掉唐门身上的压力,而眼下最好的人选就是沈若凡。

    只有如此,才能告诉武林正道,并非唐门拿天下人开涮,而是被人破坏,又有妖人现世,意图祸乱武林,唐门为天下正道做出牺牲,损失惨重,几大长老身死,这些都是为了天下。

    才能堵住所有人的嘴,到时候就不会有人再把注意力放在唐门没有抓住白如砚身上。

    唐老太太略带满意地看了眼秋雨长老,脸上表情终于舒缓几分:“没错,先去找少林交涉,当年的事情固然是唐璧和西门锐泽主张,但真正将燕天锋打得万劫不复的是急于主持正道的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