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二十六章 重逢
    “燕扬你找死啊?”

    沈若凡怒道,刚刚一剑真的差点要了他的命,就差一点点,自从进武尊以来,这么接近死亡的还真就这一次。

    更关键的是这一剑是燕扬刺的,虽然沈若凡还没看见人,但充满着杀戮和绝望气息的一剑,几乎就是燕扬专属,每一个剑客的剑都是独一无二的,只能模仿,不能完全相同。

    自己一个来救人的,结果差点被自己要救的人一剑杀了。

    “沈若凡?”燕扬惊讶地看着沈若凡。

    “记得你现在至少欠我三条命。”沈若凡道。

    “嗯?若凡你怎么来了?还有你和燕扬也熟吗?”白如砚走出来略带惊奇道。

    “你俩还真是在一起。”沈若凡无奈地翻着白眼。

    “我和燕扬在一起,怎么了?你事先知道?还有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在这里?”白如砚道。

    “还不是为了你这混球。我在武当呆的好好的,突然那就收到消息,说你堂堂盗仙,竟然在唐门失手,然后唐门公告天下在四月一号举办武林大会,当着武林各派的面杀你,搞得我连个休闲日子都不能过了。”沈若凡道。

    “唐门还真是够不要脸的,我什么时候给他们抓了,还杀我?”白如砚不屑道。

    “兄弟,你不是给他们抓了,那请问你现在是在哪里呀?能出去吗?”沈若凡问道。

    “我是被困在这里,但不代表我被唐门抓了。”白如砚道。

    “这两者之间有区别吗?”沈若凡反问道。

    “当然有。如果没有区别的话,你以为我和燕扬还能好生生在你面前?”白如砚道。

    “也对,来,我们坐下来聊聊,把你们的事情都说一遍,我现在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开始以为你真的被抓了,然后一路探访,结果我假冒你去偷盗,然后唐骏几个人的言语中隐隐透露出你逃出来理所当然的意思。再结合我从阴长老那里听到的消息,没有人看到你们两个人被抓,所以我很怀疑你们到底有没有被抓?”沈若凡道。

    “算有也算没有。不过首先,被困在这里不是因为我的过失,而是某个不专业的刺客。”白如砚看着燕扬道。

    “我没让你救我,谁让你自己救我暴露了自己。”燕扬把剑收起来一脸拽拽表情道。

    “是啊,谁让你救他的,他在来蜀中之前就欠了我一条半的命,你还救他一命,他的命不够还你知道吗?债主多了,这欠债的就会不痒的。”沈若凡也声讨道。

    燕扬闻言目光冰冷地看过来,沈若凡一脸淡定道:“欠债的一边去,把命还了,再瞪我。”

    燕扬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的确,我的错,我就该见死不救的。”白如砚故意说笑了句,随即正色道,“起因这些你也知道,我就不多说。当初我在天工阁一路畅通无阻,顺利地找到了医毒典,客气地借阅一番,但我才看到一半,就听到外面打斗声,出手救了燕扬,但也因此暴露了我自己。”

    “唐门高手众多,即便合我与燕扬两人之力也不是唐门的对手,幸亏天工阁地方狭小,而且到处充满机关,燕扬一通乱打,机关暗器乱飞,我们固然不利,可当日条件特殊,唐门长老都在天工阁内,人员众多,他们施展不便反倒更不利,毕竟机关暗器可不认人。”

    “然后呢?即便如此,唐门高手众多,你们两个人也还不是对手,而且天工阁是唐门修建的,论熟悉程度,他们比你熟悉得多,没道理你们反而更把这个地利给运用了。”沈若凡道。

    “可情况就是如此,动手的时候,我感觉唐门的人对这地方并不熟悉,这几天我出不去,闲着无聊思考,终于想到了个可能,唐老太太固然强悍厉害,可唐门一直是男人当家作主的,当日是唐老太爷暴毙,然后现在的唐大爷太年幼,所以才让唐老太太成了唐门掌门。而武林武学,素来是传内不传外,传子不传女,只有嫡系掌门方才知晓,我若未猜错的话,当时唐老太爷死得早,所以根本就没有把关于这地下密道的事情说出来,所以唐老太太他么可能都只知道有,却根本不了解。”白如砚道。

    “当时对方人多,我和燕扬两个人打不过,时间一长肯定都被活抓,而落在唐门手里,必然生不如死,所以我先一番暗器打出去,将四周灯火打灭,整个天工阁漆黑一片,之后我和燕扬联手,打算逃出去,可谁知道竟然在无意间触碰了个机关,我和燕扬猝不及防,两个人全部掉了下来。”

    白如砚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当初我本自度必死,毕竟坠落下来,就已经不由我们掌控,但很快我们发现不是这样,因为我们在里面待了段时间,结果根本没人找到我们,这地方似乎不是唐老太太所知道的。”

    “再然后,我们想着要出去,结果兜兜转转,不断深入,我们又换了个地方,也就是这里,不过这次比较倒霉,这里他们好像知道,所以没多久,他们竟然就来了。”

    “那你们俩是怎么活下来的?”沈若凡奇怪道。

    “因为这条路,并不好走呀,因为被困在这里几天,所以我闲着无聊,自己研究了一下,虽然我走不出去,但我发现这里的机关,可以玩,比方说——”白如砚忽然一拍墙壁,然后沈若凡便听听着些声音隐隐作响。

    “所以你们就利用这个机关活下来?那他们蠢呀?直接在门口放点烟火总能把你们熏出来呀。而且算算时间你们前前后后被困在这里将近二十天,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沈若凡依旧道。

    “还你。”燕扬忽然甩给沈若凡一株药材,沈若凡信手接过,放在鼻尖轻轻闻了闻,一股浓郁的药香传来,沈若凡惊讶道,“灵药年份千年,你哪来的?”

    “因为这东西这里很多,我带你去个地方,你之前的疑惑就都能解决了。”白如砚朝着前面走去。

    沈若凡当即跟了上去,跟着白如砚转了三四个圈圈之后,一股更加浓郁的药香味传来,白如砚推开一扇铁门,一个灵药宝藏跳入沈若凡眼帘之中,放眼望去,具是千年药材,便是差了些的,也有五六百年,沈若凡生平所见,除了天子峰的灵药宝藏之外,再无任何一处可以与之相媲美。

    千年唐门,底蕴深厚,果然名不虚传。

    “这就是你们这几天吃的东西?”沈若凡惊讶道。

    “没错,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所以就吃这些,借着这些灵药的药力,增强内力再贯通气血,再呆十天半月,也毫无问题,最多这药太难吃了。”白如砚道,普通人自然不能把人参这些当饭吃,不说这些不是主食,就说这么补迟早补死,但他们这些练武的不一样,功力精纯,耗得起。

    “你们两个败家子!这些都是钱呀,不,这些东西很多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沈若凡“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行啦行啦,这才多久没见,就跟个财迷一样。药就是拿来救人的,现在不就是在救人?”白如砚道。

    “然而三个馒头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们用了三根人参,心在滴血。”沈若凡深呼吸一口气,一脸的痛心疾首,不过看了看,忽然发现了个问题,停止搞怪道,“不对啊,你们的意思是你们最初来到这里,然后利用唐门的机关坑了唐门的人,最后你们又换了地方移走,也不怕什么烟熏不烟熏的,可是如果没这些药材也就罢了,慢慢和你们耗,可就是因为这些药材如此珍贵,所以不才是非要不可?就算是拿人命来填,我也一定要把你们堆死,这里这么多药材,为什么不动手啊?”

    “因为他怕我们撕书呀。”白如砚道。

    “撕书?你们两个什么书呀?”沈若凡不解道,左看看右看看,就只看到两个人,没看到什么书。

    “天工宝典外加医毒典。逃跑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全拿过来,保命了。如果他们贸然动手,那我就只好撕书了,这些机密的少了,唐门的传承,估计要断一半。”白如砚笑眯眯道。

    “你妹。”沈若凡瞪大眼睛,唐门两大至宝,也差不多是机关术和毒术的巅峰至宝,你们竟然都顺走了!而且还想撕掉,唐门最核心的机关暗器全部都记载在这两本书上,而且多数是没人会的。

    就像少林七十二绝技,说是七十二,其实历代大多只有二三十项有人会,剩下都是藏着的,但藏着不代表没用,只是不适合而已,下一代的可能就不适合现在学的,而是适合这些不适合这一批的人的呢。

    而唐门这两本也类似于此,如果失传,唐门的威慑力就大大降低。

    甚至还包括一些已经学会的,毕竟口口相传,总会带着主观意见,如果你传我我传你的,信息很可能就失真。

    所以这两货拿着人家门派的传承在威胁人,忒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