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十四章 闯刑狱
    “大爷的,唐门老祖宗是谁呀,把这地方修建的这么变态,自己人住在里面就不会迷路中毒吗?”沈若凡忍不住埋怨道,他一排扫过,连续扫了九间屋子,发现七个密室,但五个密室里就是没有燕扬和白如砚。

    沈若凡都怀疑是不是唐门人的脑回路长的就和别人不一样?一群人机关设计,处处建密室,一个比一个隐蔽,功能也一个比一个齐全,藏着珍宝不说,大多都是关人的,现在还关着人的就不少,虽说多数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甚至还有密室有许多肢体不全的白骨,都不知道在里面到底做了什么。

    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喜欢修建密室折磨人,干嘛还修建刑狱,而且还在刑狱那边修建这么多的机关,也不知道金燕子能不能进得去。

    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太紧,沈若凡其实是想一起闯刑狱的,只不过就像他现在在这些破地方发现这么多密室一样,天知道他们有没有把燕扬和白如砚关在密室里面?

    心中思虑,沈若凡随手将几瓶药瓶收入怀里,这些个长老的私人珍藏还是很不错的,有几个都有千年灵药,如果不是因为比较大不好拿,他都想全部拿走。

    沈若凡皱了皱眉头,他已经将有可能的人都搜了一遍,地方什么的,几个机关严密的地方也都进去,现在除了刑狱之外,就是天工阁和唐家老太太的房间。

    唐老太太,沈若凡目光微垂,这可真的是个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但武功半点不弱,小瞧她的都已经被她用各种手段弄死,即便现在的她传言受伤,去她的房间也是在玩火,毕竟没人知道她伤得有多重,传闻从来只能信三分。而天工阁更别说,连白如砚都在里面失手。

    沉思间,忽然一阵不和谐的脚步声响起,沈若凡当下躲入一边的阴影处,见着唐门护卫脚步匆匆,面色焦急,望着这些人去的方向,顿时叫糟,那是刑房。

    沈若凡心中一急,当下顾不得其他,迅速的从背后偷袭,天星指迅疾点动,只见点点星光闪烁,一众卫士三四十人全被制住,反应最快一人也才不过将剑拔出一半。

    “金燕子的武功不低,轻功经验也不比我差,还带着百草丹,谁能逼他如此?唐门刑狱还有老怪物吗?”沈若凡微一皱眉,全力运起风影法朝刑狱赶去。

    唐门刑狱素来是最阴森恐怖的地方,莫说是武林便是朝廷中,六扇门大牢锦衣卫诏狱与之相比恐怕也差几分威力。

    沈若凡急忙赶赴,见着左右两列守门之人,目光呆滞,显然都已经被点了穴道,知晓是金燕子得手进入,只是她在里面应当是遇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对手。

    抬头望着这座刑狱,沈若凡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进这些密闭的地方,因为一旦有人用机关封了退路,他就无法离开,这是防守最大的优势,可以利用地利,甚至自己创造地利。

    只是听着里间打斗,沈若凡即便不愿也要进去,风影法踏动,沈若凡好似一道疾风飞入,一路上,守卫都已经被金燕子用各种手段弄昏弄倒,也并未见到什么厉害机关,心想这些机关该都是人为控制而非触发。

    只是沿路又见牢狱多数空着,心道唐门的人果然有病,该关人的地方不关,反倒是在自己房间里面修建密室关人。

    一路到头,也没见什么厉害人物,更没有见到金燕子,沈若凡听着打斗声好似是从下面传来,摸索一番,很快发现一个地下室入口,只是看着幽暗的洞口,沈若凡心里又一阵不踏实,可听着下方声音,沈若凡还是跳了下去。

    跳下之后,眼前所见便与上面截然不同,沈若凡也算是明白了何为炼狱。

    一个个牢房总算不是空空如也,但他却只见这一双双空洞至极的眼神,与活死人无异,而且无一正常,有些是浑身冒着绿泡,有些长着毒疮,有些手脚扭曲,有些浑身血淋淋的,还长着蛇鳞一样的东西……

    唐门毒药强大,但也是试出来的,而这些恐怕都是新式毒药的试验者。

    沈若凡总算明白为什么唐门一度沦为黑道的原因。

    而场中正在打斗的两人,不约而同地一顿,看着突然到来的沈若凡,金燕子面露喜色,对方脸色微变,手掌发绿,猛地一掌拍出,五颜六色的毒气散发,金燕子连忙屏气躲过,一击不中,对方也没有趁胜追击的想法,当即转身跑走。

    只是尚未走出几步,双脚一痛,整个人便跌倒在地。

    “在我面前,没有能逃跑的人。”沈若凡一挥袖子把毒烟扇飞,施施然地走去就要将两柄插在对方脚上的两柄飞刀拔出来,不料对方倒地之后依旧不认输,反手一掌打来,掌心青紫,显然又是一厉害毒掌。

    沈若凡七杀断刃瞬息出鞘,刀背一翻,对方吃痛,金燕子又上前补上一指,点住对方穴道,当即动弹不得。

    “也不咋地呀,你怎么会和他打这么久?”沈若凡好奇道,这人武功不弱,但也就只是不弱而已,虽算得上一流好手,可和金燕子比还是差上不少的,怎么被发现了还打这么久?

    “你当他的毒不存在吗?若非忌惮他的毒,我早拿下他了。”金燕子略带不满道。

    “也对,唐门的功夫一半在毒。”沈若凡点了点头,然后低头朝这唐门长老道,“这位长老,我们好好谈谈,告诉我白如砚被你们关在哪儿了?”

    “你们是谁?敢闯我唐门不怕死吗?”这名唐门长老怒道。

    “别总这些废话好吗?我们既然都闯了,还把你抓了,当然就是不怕你们唐门的咯。看你也是个长老的样子,怎么这么天真呀?”沈若凡一脸不屑地摇了摇头,“是不是成天呆在这阴暗的地方,就只能看到头顶那个洞所以跟青蛙一样坐井观天?”

    “你”唐门长老满脸涨红,显然怒到极致,还从来没有被哪个小辈如此教训过。

    “你什么你?还想活命就老实点否则,你这边东西这么多,我随便倒几瓶在你身上,我估计你都受不了。”沈若凡态度恶劣道。

    “你”

    同样一个字唐门长老这一次却带着些惊恐,这些药都是他研制出来的,自然最清楚这些药折磨人的恐怖

    “别你你你了。”沈若凡伸手拿过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药,打开瓶塞,直接倒在这个唐门长老脚边,流出一堆不知道是什么液体的东西,唐门长老脸色依旧不改,但眼神当中显然带着害怕,身体本能地躲闪着。

    “怂包。”沈若凡不屑地扫了一眼,他还以为研究这些毒药的都是疯子,不重视别人的命也不重视自己的命,只要研究,却没想到这唐门长老好像就只是折磨人的变态,外强中干,折磨别人时候不错,自己被折磨就怂。

    “你……”

    “你真的是出了这句话就不会说别的了吗?你们唐门的义务教育普及程度就这么差的吗?你还是个长老呢?还是说这年头阿猫阿狗都可以当长老了?”沈若凡道。

    “你……”

    唐门长老气急,双眼瞪得血红,沈若凡这无心的话其实正好扯到他的痛处。

    他虽是长老,但在唐门之中却是边缘人物,出身也很差,只是杂役弟子,常常被长老们拿去试毒过,只不过他体质特殊,故而在一次次试药当中非但没有死反而百毒不侵,并因此提升了地位,后来一步步爬高,把之前那些用他试毒的人全部毒死,之后看管地牢,也干脆把这些囚犯拿来炼毒,唐门的人知道后,见他的毒不错,也由着他,甚至干脆就把这下一层变成了试毒的地方。

    心中愤怒,眼睛瞪大却正好对上沈若凡的眼睛,他自幼受尽毒害,对女人的眼睛也没有什么心思,反倒是对折磨女人有心思,自然更谈不上对男人的眼睛有感觉,只是当目光接触到沈若凡双眼的时刻,就像是掉进了个漩涡一样,脑子都停止了思想。

    沈若凡嘴角当即露出一丝微笑,朱来有句话,说的果然不错,技多不压身,和心妍学得摄魂术,倒是派上了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