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五章 磨豆腐
    “今天怎么没有了?”

    躺在石头上,躺了许久却再没有听到近几日所听到的特殊韵律声,脸上露出诧异表情。

    这是他在武当的第七天,自从第三天开始听到那富有韵律的声音之后,沈若凡就跟听上了瘾一般,一连四天过来听,前三天都有的听,唯独今天听不到。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沈若凡朝之前发声处走去,出乎意料的一个小草棚出现在眼前,磨盘,黄豆,这是个小磨坊?

    沈若凡走到磨盘边,伸手轻轻推了下磨盘,磨盘当即发出了些不同的声音,沈若凡微微挑眉,好像和他之前听得差不多,难不成自己这些天觉得很好听的声音是这个磨盘发出来的?

    沈若凡脸色古怪,如果声音真是从磨盘发出来的,那他的音乐审美绝对会被人笑死的。

    怀着好奇的心理,沈若凡真气暗吐,推动磨盘,因为磨盘用久之故,发出声音,和自己之前听到的声音果真很相似,只不过相似也就仅仅只是相似,疯子和天才其实也只差一线之隔呢!

    天籁和魔音也只有一线之隔,虽然声音类似,而且是用同一个磨盘,但和之前的声音相比,沈若凡推出来的就是刺耳难听了。

    “公子为何,推老道磨盘。”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

    沈若凡顿时一慌,颇像是正在偷东西,主人就回来了一样,略带尴尬地转身,见着一个浑身简朴的老道站在外面,连忙道:“小子无状,一时好奇懂了前辈东西,还望道长海涵。”

    “没什么前辈道长,老道不过是武当山中的一个寻常老道,所能负责的也就只有这小小磨盘,每日给武当弟子做些豆腐。”道长温和笑道。

    “道长客气,不知道长名讳?”沈若凡好奇道。

    “老道虚一。”道长道了声,走进棚内,伸手接过沈若凡手里的横杆道,“还是让老道来吧,居士若有闲暇,不妨等老道将磨完这些豆腐,再亲手为居士做一顿全素宴。”

    “岂敢劳烦道长,道长请。”沈若凡主动离开草棚,距离道长和磨盘都有段距离,听着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果然就是磨盘声。

    拥有着一种极其自然富有生意的旋律响起。

    沈若凡侧目顿足,看着草棚当中的虚一道长,一身简朴素白,毫无半点装饰,像是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浑身上下所有的东西加在一起都不超过半两银子,穷鬼一名,这是沈若凡出于风盗的职业给的评价。

    但武者这方面的评价则截然不同,道家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越是低调,不起眼的,可能就越是强大。

    简简单单地推磨能推出如此的声音,这个老道不简单。

    再说之前站在外面,自己全然没有发现他,直到出声后,自己才发现对方,固然有可能是自己的戒备心太弱,可还有种可能,是这老人和这片山水意境完美相融,自己感应他就像是感应到一根草一块石头一样。

    沈若凡忽然发出一柄飞刀,快若电光,迅速射出直朝老者后心射去,倘若射中,老人多半要毙在这一刀下。

    但就在飞刀即将射中的时刻,老人依旧毫无反应,好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一样。

    沈若凡目光一凛,那柄即将射中老者的飞刀像是被人抓住了一样在关键时刻停下,然后自动飞了回来。

    沈若凡将刀握在手里,以气御刀,以他目前的境界还不能完美达到,只能算是摸到门槛,必须是有所准备的收回,比方说这一刀,沈若凡用了十成的内力,但只有三成是射出的,剩下来七成都是准备收回的。

    无奈地将飞刀收起来,是真的感觉不到。

    算了,接着听声音吧,沈若凡无奈地闭上眼睛,继续聆听着老人推磨推出来的声音,真的很不同。

    就像是在听武道真解一样。

    沈若凡缓缓闭上眼睛,心神随着磨盘的推动而牵引,心神联系,精神腾飞,前所未有的自由,继御兽宝典能聆听万兽声音之后,好似连花草树木的声音都能听到。

    喜怒哀乐,明显的情绪感觉。

    两人决斗比武,除却自身实力之外,还有着天时地利,这一点尤其是杀手利用最恰当,光影的一瞬变化,视觉的微妙变化,可能会成为专业杀手的一击致命的机会。

    而地级高手更渐渐开始和天地相合,追寻天人合一的极限境界,超越自我,白日飞升。

    沈若凡气息渐渐平淡,站在那里好像跟不存在一样。

    惊魔一刀杀戮破坏,与这股生机不符,但惊神一刀却不同,惊神一刀本就蕴含生意。

    形神相意,武道四境,分别对应游戏中,初窥门径,小有成就,登堂入室,融会贯通。最后返璞归真不入四境,超越意,其实已经是真正的道了。

    沈若凡如今惊神一刀和惊魔一刀都是登堂入室的水准,也就是相,距离意都还差一步。

    惊魔一刀是有意克制,怕被七杀断刃和惊魔一刀双双控制,坠入魔道,无法自控。

    惊神一刀是秘籍已经没了,下半部秘籍根本没线索,唯一一张白纸被沈若凡直接当扇面了。

    好在惊神一刀必须的内功行气都是集中在上半部,下面是升华,意境的凝练提升,达到传说中刀出,时空凝结的恐怖。

    所以理论上来说,沈若凡的基础都有了,他可以通过自己的意境不断提升飞刀,然后在最后将自己的飞刀提升到和苏晨一个境界,只不过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沈若凡现在前方一片迷雾,想要摸索出一条路来哪里容易?说不定就走偏了,直接摔死了。

    不过现在沈若凡感觉自己的刀好像有变的感觉。

    “居士,要吃碗豆腐吗?”虚一道长忽然道。

    “好啊。”沈若凡甜甜一笑,人的脸皮真的是练出来了,进武尊之前,他不喜欢和人相处,除了几个朋友之外,这种事情通常不会做,但现在,他表示蹭吃蹭喝这种东西,最好啦!

    一碗豆腐下肚,沈若凡眼神发亮,还真是香嫩滑,头一次吃这么好的豆腐。

    老道士的豆腐,真的不一样呀。

    沈若凡美滋滋地感叹了一句,只是刚刚感叹完,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尼玛,我吃老道士的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