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四章 舒坦的日子
    “好山好水好养人呀。”

    清晨推开房门,呼吸着轻灵干净的空气,沈若凡舒服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他在武当已经待了两天,这两天过的无疑还是挺滋润的。

    并非是得到什么了不得的特殊待遇,仅仅只是武当山不同于江南烟雨也不同于桃花岛大海波澜的特殊景色,一种与天地自然合而为一的静谧安详,他忽地晓得为什么周怀钰不喜杀戮,只因这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若真喜欢,就留下来陪我住几个月如何。”一早便已经起身在庭院当中种花的周怀钰听到沈若凡的感慨笑道。

    “那还是算了,毕竟是武当山,我住这儿始终是外人,而且如果哪天我忍不住犯罪了,可是会连累你的。”沈若凡笑道。

    “没错,这年头朋友多了,做事情顾虑也多,因为君莫惜,我不能来武当动手,因为无花,我不能去少林,至于藏剑山庄,我本来就不敢,三大圣地一个都不能试,所以当初才没办法进皇宫,现在皇帝也是朋友,我连皇宫都不能去了,估计真的快要金盆洗手了。”白如砚在一边抱怨道。

    “那最好洗手别干吧,尽快给我腾位置。”沈若凡道。

    “休想,就算我真的金盆洗手,排在你前面的还有老朱他们一堆人呢。”白如砚道。

    “盗榜前十,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前三一个档次,剩下来从四到十都差不多是一个档次,我还只是第二档次的,但如果你和墨如雪两个人走了那我还真有把握扛起我们飞盗的大旗。”沈若凡道

    “把握不是让出来的。腾位置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只有你把我给挤下去,我等你哦。”白如砚道。

    “等我呀,那貌似很有难度,你接着等吧。”沈若凡道。

    “你这小子,这时候不该是愤然追起才是,结果跟我说一句让我等?”白如砚失笑道。

    “不然呢?你以为就你没人可以偷呀?搞得我现在不是藏剑武当少林峨眉都有关系,而且现在谁都知道我和藏剑有关系,真要动手,老爷子抽我不要紧,关键是怕给藏剑丢人,这样下去我估计都要开小号了。”沈若凡无奈道。

    “说的也是,当初知道你和藏剑有关系的时候,我都以为你要金盆洗手的,没想到你竟然没有,反而是笑貔貅风盗一起用。现在武功排名还是挂在黑榜上。也亏老庄主疼你,否则早把你腿打断了。”白如砚道。

    “我人见人爱没有办法嘛。这点,你学不来的。”沈若凡道。

    “你这得了便宜又卖乖的样子真的让我很想打你一顿。”白如砚道。

    “来呀,我无所谓的呀,你的武功以轻灵为主,怀钰的武功以防御为主,只有我是以攻击为主,真打起来,虽然你们两个都不比我差,可是我就敢挑你们两个。”沈若凡得瑟道。

    “忽然有些想念一年前的你了。”周怀钰有感而发道。

    “一年前,你们两个伸伸手就能吊打我,不过可惜那时候你们没有珍惜,现在你们后悔也是没有机会的。”沈若凡依旧得瑟着,只是眼中闪过一丝缅怀之色,过了一年了呀,自己从一个默默无名的毛头小子混到了现在,也算是江湖一号人物了,回想起来忽然感觉好不容易。

    “那是当时大家都被你欺骗了过去,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白如砚道。

    “兄弟,不要搞得我欺骗你感情一样,你的感情实在没有什么是值得我欺骗,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沈若凡一脸嫌弃道。

    “说起来,墨如雪桃花债布满天下,而你和他同门,相貌半斤八,言辞谈吐涵养武功等等也都半斤八,你就没有什么桃花?”沈若凡忽然好奇道。

    “不要把我和他相提并论,而且这点你和他更像吧。”白如砚道。

    沈若凡尴尬微笑,在我未来小舅子面前讨论这个很尴尬诶,大家换个话题好吗?

    “剑南找我和他们论武,现在时间快到了,我先过去啦。”沈若凡打了个哈哈,起身秒走。

    “剑南?他最近几天在武当混得很熟吗?”白如砚好奇道。

    “他天生不就爱交朋友?这两天,剑南四个人联手组成四象剑阵和若凡切磋,彼此互相促进,而且剑南性子较稳重,所以若凡这两天的伙食基本都是剑南负责的。”周怀钰笑道。

    “那我们一起种花吧,好久没有安安静静种花了,说真的哪一天,我真退隐了,就投靠你和莫惜好了,一起种种花,喝喝茶。”白如砚道。

    “好啊。”周怀钰微微一笑。

    从院子当中走出来,沈若凡也真如他所说直接去找李剑南,和他比试切磋,自己见识了更多的武当剑法,李剑南比武经验提高,彼此互惠互利。

    又在那里蹭了一顿之后,沈若凡才施施然离开在武当山闲逛,他不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他现在所能看到的都是都是武当给他看的,否则禁地什么的都会有人把手的。

    走到练武场,见数百名武当弟子井然有序地练剑,整齐划一,架势凛然,暗暗咋舌,心道当初天子峰一众势力都被评为一流,连雁荡点苍都算,无形中拉低了这些门派的档次,若论水准,自己的桃花岛加上二贤庄雁荡点苍一堆估计都不够给武当提鞋的。

    武当少林,北斗泰山,武当如此,少林想必也不会差了,可惜因为藏剑,现在不好闹。

    算了,日后武功有成,去密宗和万象门找事吧,反正这两个门派也不会弱。

    沈若凡若有所思,离开练武场,虽说这些武功都不过是武当入门的粗浅功夫,但如果被人说偷学武当功夫就麻烦了。

    沈若凡继续走着,不知不觉地直接走离了武当建筑群,走到了后山,沈若凡也不以为意,武尊离武当的建筑很多,比现实多很多,实在是这里张三丰威名太盛,历代皇帝一次次加封,搞得建筑超多,虽说这些建筑师都是能工巧匠,建筑得巧夺天工又与自然相合,但沈若凡看的就是别扭。

    沈若凡抬头看了眼硕大的太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武当山水太好,所以安逸到他又想睡了。

    想到就做到,沈若凡一个翻身直接躺在一个大石头上,然后双手枕头,闭上眼睛冥想。

    美其名曰,感悟自然天地,听风吹树林,昆虫鸣叫,感受自然的运动。

    实际,躺着舒服呀。

    沈若凡心想着若是哪一日真的厌倦了江湖,就这么归隐山林,似乎是极好的。

    几间精致而温馨的小茅屋,屋前栽着几棵漂亮的桃树,春天在桃花树下下棋品茗,夏秋可以吃桃,屋后养个莲池,看着无穷碧叶和清纯莲花,再养几尾锦鲤,最是适宜不过了。

    想到这里,沈若凡嘴角不禁露出微笑若真如此是最好不过,只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若只是自己和眉儿尚可,可若一直让语曦这样会闷的,青瑶更是没影的事情。

    而且以后要是有了孩子也不方便,孩子总是要出去的,像张翠山夫妇,金世遗夫妇自己在荒岛住个几十年毫无问题,但孩子不行,所以纷纷放出去,只是金世遗牛批,自己徒弟儿子三个人三个时代的天下第一,而张翠山差了所以夫妇双双自刎。

    不对,想的这么远干嘛,孩子这种东西,太难养了,虽说武林这方面好很多,没那么多约束,而且自己有资本,但孩子什么的还是太恐怖玩玩就好,自己养,算了吧。

    沈若凡猛地一个激灵,忽的不想了,又琢磨着新出榜单的事情。

    天机阁最近浪了呀,之前都没注意,刀榜上竟然有任东流,以往天机阁榜单素来是不会收录朝廷中人的。

    刀榜第二,倒要试试他的刀到底多好呀,沈若凡眼里一抹战意闪过,刀榜第一的断焚阳,沈若凡暂时不想惹,因为和那家伙动手必分生死,沈若凡肯定忍不住用惊神一刀的,自我提升有限,而任东流就好欺负了,大家比武切磋,拿他当陪练,不过也不能现在来,毕竟现在朝廷忙,任东流事情多。

    不想了,接着睡,愉快地当头猪吧。

    闭目养神间,沈若凡忽的听到一阵富有韵律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打出来的,只是肯定不是乐器,不过沈若凡觉得听了很舒服,就像喝鬼谷子那杯茶一样,精神满足。

    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