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两百零一章 镇压太后,太子登基

第两百零一章 镇压太后,太子登基

    “禀告太子,叛逆慈航静斋斋主碧青莲已经擒获,请太子发落。”任东流和郭巨一同押着被封了穴道的碧青莲来到朱怡睿面前。

    “无需赘言,杀无赦。”一拳轰杀了宁侯的朱怡睿转过头冷冰冰道。

    “是。”任东流拔刀就要斩落。

    “且慢。”

    一声冷喝传来,众人围拥下,一衣着富贵堂皇的老妇走来,行走之间,自有一番贵气逼人。

    当朝太后,当然如果朱怡睿登基的话,她就是太皇太后了。

    她本端坐在自己宫殿当中,对这些事情都不想管,因为她自觉已经胜券在握,正在向她死去的父亲上香祷告——过往这些是不准设立的。

    却不曾想听着打斗声远远传来,心下不安,带着人从宫殿当中走出,才一走出就见着朱怡睿这个预想中本该是死了的人,还有自己委以重任的国师碧青莲竟然被任东流这已经下了狱的前锦衣卫指挥使押着,当场出言道。

    听到太后的声音,朱怡睿目光微冷,从小他对这太后就没有什么太深感情,只不过他自幼读圣贤书,而且自己父亲尊敬她,所以即便心里有所不满,但还是一直没有表露,只是更加尊敬,礼仪更加周到,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就是眼前此人伙同宁侯毒害了自己父皇。

    甚至父皇多年来的疾病都是她暗中动手导致的。

    该杀,该死!

    只是皇家内部丑闻,不得外传,兄弟相残也就罢了,如果被天下人知道此事还有当今太后参与,那皇室的颜面就荡然无存,而且此刻太后还是太后,而他只是太子,百善孝为先,还要给些颜面,待登基后,再一一清算。

    当下冷着脸道:“皇祖母今日怎么出来了?还是为这些叛逆说话?”

    “怡睿你洪福齐天,能从江南归来,想是先皇保佑,不过先皇临终前觉你是在顽劣,不尊礼教,故而已经让你皇叔宁侯继位。”太后端着些架子,她没有想到朱怡睿竟然真的进来了,但她还想一搏,仗着自己太后的身份还有司礼监的人一搏。

    “皇叔?皇祖母,怕是说笑了,朱和林,乱臣贼子,毒害父皇,加害本宫,染指大宝,罪该万死,本宫已经将他就地正法,送他下去向父皇赎罪。”朱怡睿目光陡然变冷。

    太后身体猛地一震,难以置信地看向一边的趴着的尸体,方才走来没有细看,如果认真了,母子骨肉相连,哪里还认不出这便是自己的亲儿?

    愤怒之下,就朝朱怡睿一巴掌呼去,怒声道:“混账。”

    太后这一巴掌可谓是用尽全力,若是以往,纵然朱怡睿身怀内力也是不敢有丝毫反抗,只敢硬生生受了这一巴掌,但如今心中对太后已经没有半分敬意,哪里还会受这一巴掌?身上一层淡淡金光涌动,太后顿时感觉右手无比生痛,像是断了一般。

    不过朱怡睿运功防御却并未攻击,故而这反弹之力是对方用了多少力气,就回弹多少,所以可想而知,太后到底用了多少力。

    “你竟敢忤逆哀家?”太后怒道,不敢相信朱怡睿竟然敢还手。

    “皇祖母要教训孙儿,自可在后宫,然此地乃是文武百官之前,乃是商议天下政事!后宫不得干政。”朱怡睿淡淡道。

    “你好胆,我问你宁侯乃是一侯之尊,就算要杀他,也要经过宗人府,最后有皇上谕旨才能裁定,如今先皇驾崩,你有什么资格正法他?”太后气得浑身颤抖。

    “就凭他忤逆造反,就凭他毒害父皇,加害本宫,更凭本宫是父皇嫡亲长子,国家东宫太子!本宫杀他理所当然,具体事宜还是等孙儿处理好这一切,回去再向皇祖母细细禀报。”朱睿道。

    “你可有证据吗?”太后道。

    “孙儿说过,等一会儿会有,现在请皇祖母回去,来人送皇祖母回宫。”朱怡睿喝道,身后几名锦衣卫走出。

    “尔等敢?”司礼监掌印太监感觉到几人不友善的目光怒喝道。

    “不敢?”柳心妍长剑出鞘,白光闪过,长剑入鞘,掌印太监喉间却不知何时多了道血痕,直接倒下。

    废了东厂,司礼监的太监威慑就小多了,尤其是这个武侠世界。

    说杀就杀,绝无犹豫。

    “你~”朱怡睿的果决无情超出太后的预料,震惊地看着朱怡睿。

    柳心妍走过去推开宫女,一把扶住太后,暗自点了太后穴道,太后直接晕倒过去,柳心妍忙道:“太后悲哀先皇驾崩,心情难以平复,今日又经历此等悲伤之事,可否由下官带其回宫吧。”

    “好。”朱怡睿一点头,对柳心妍的反应很满意,太后必死,但绝对不能是在大庭广众下死在他手里。

    甚至在天下人耳中也不是被人杀害或者惩罚,而是病死一类的说法。

    “皇兄手刃奸贼,匡扶正义,为父皇报仇,为天下锄奸,本为父皇嫡长子,如今奸佞已除,恳请皇兄登位。”朱怡哲忽然屈膝跪下道。

    “恳请太子殿下登位。”首辅谢显章也当仁不让地屈膝跪下。

    “恳请太子殿下登位。”寿王和首辅带头,剩下文武百官无不跪下请命。

    朱怡睿瞬息间成为众望所归,目光环视四周,一股皇者尊贵之气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好似天空明日。

    如沈若凡所想与宁侯交手,的确是莽撞举动,一旦失败便有极大风险,但倘若成功,这用强大武力所带来的强大震慑,足以慑服百官。

    一众人此刻都可说是诚心让朱怡睿登基。

    朱怡睿也毫不客气迟疑,率百官走向正常议事大殿,戴上十二旒珠冠冕,穿上龙袍,站在高台之上,龙椅之前,磅礴的皇者之气从身上发出,帝王的气息配合天子皇拳的霸道武功,此刻的朱怡睿身上的威势竟不比御极多年的先皇差多少。

    沈若凡站在大殿之外,看着高台之上的朱怡睿,颜色复杂,既有感伤更有一股欣慰,他总算是踏出了他预想中的第一步。

    他再也不是那个一直缠着自己要自己收他当徒弟的懵懂太子,也不会是那个无法无天却又天天甩锅,一旦出事就着自己背锅的师弟朱睿了。

    而是大明皇帝,这万里疆域的新主人,亿万黎民的主宰——朱怡睿。

    “走吧。”沈若凡转身朝周怀钰几人道,这里的事情已经和他们没有关系,大局既定,他们这些江湖人自然也该回归江湖,而不是继续在这朝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