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局已定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局已定

    坦言,沈若凡一众人中沈若凡实力最弱,但却是第一个解决对手的。

    沈若凡目光瞄向任东流和郭巨,二对一,虽然两个都带伤,但两个人围殴一个碧清莲,毫无难度,虽然一时拿不下,但也就仅仅只是拿不下而已,碧清莲想要翻盘几乎是不可能的。

    至于宫殿内其余高手也被霍春歌几人压着抬不起头来,宁侯多年来招收的高手虽然极多,可论质量能和锦衣卫四大掌镜和六扇门三大名捕使相提并论的寥寥无几。

    展忠同时被司马翼、江百川、宋青瑶围攻,更是最快被攻击拿下。

    眼见这里没有危险,沈若凡身影一纵,同样跳到殿外,目光落在攻守极致的剑惊风和周怀钰。

    一人极致进攻,一人极致防御,剑惊风的剑气布满整个空间,周怀钰的气劲随时柔和,但包裹着剑气反而扩大了范围,分金断玉的恐怖气场笼罩四周。

    剑惊风和周怀钰目光逼视,两个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凝重当中,气劲澎湃,寻常人根本无法插入其中,否则很有可能会被两个人的气劲同时夹死。

    沈若凡脸色冰冷三寸飞刀握在手中,刀气凝而不散,好似一柄刀在闪耀。

    正在进攻的剑惊风剑气忽然一颤,这种如芒在背的危险感实在太浓,浓到剑惊风根本无法忽略。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强大的两股气势之中,一抹耀眼的白光骤然迸发,穿过重重的气劲,鲜血迸发,飞刀穿喉而过,剑惊风达到巅峰的气势顿时像是破了的气球一样完全泄掉,周怀钰不客气地送上一掌,剑惊风一个踉跄,身上气息近无。

    “卑鄙,你侮辱了剑,侮辱了道。”剑惊风目光阴狠地看着一边的沈若凡。

    以二对一,以多凌寡,背后偷袭,武道不齿。

    “卑鄙?没有武德?可笑。连同叛逆作乱造反,牵连无数无辜,你心里还有德?剑,侮辱了剑,你还侮辱了天下呢?”沈若凡不屑地看着剑惊风,有些人的三观真得是让人觉得可笑。

    “你是觉得,我该敬佩你吗?将一切奉献给了剑,除剑之外再无他物,纯粹的剑客,当拿起剑的时候,就连自己的生死都忘了,如此奉献于剑的人怎能不敬佩呢?是吧?”沈若凡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说你是个小丑,真的玷污了小丑,小丑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是为了给别人带来欢乐的,他们是可敬的,而你只是愚蠢得令人发笑。”

    “自以为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低你独高,漠视人间一切礼法,不在乎自己的生死,更不在乎别人的生死,那请问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别人要尊重你的想法,然后还如此高傲地说出卑鄙,侮辱你?”

    “拿起剑的时刻,你抛却所有,抛却自我生死,那我送你一句把剑的荣誉也丢了,因为就如同别人的道理对你没半毛钱关系一样,对你来说只是可笑,所以你的荣誉对别人来说一样可笑,又或者你觉得你是正义的,被人是邪恶的?蠢货。”沈若凡不屑道。

    剑惊风面色挣扎地看着沈若凡,嘴唇蠕动好似想要说些什么一样,最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口,握着剑立在原地,再无半点声息。

    “对不起了,打扰了你的战斗。”沈若凡朝周怀钰道。

    “没事,我和他不是比武,更不是论剑,而是分生死,只有利弊,没有是非对错。”周怀钰道。

    “还好吗?这混球虽然三观不正,但武功不弱。”沈若凡道。

    “你这话若是让别的剑客知道,多半要找你拼命,尤其是欧阳前辈。”周怀钰道。

    “我没说他入魔障就不错了。”沈若凡耸了耸肩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坚持,但不代表你要尊重每一个人的坚持,为了剑舍却一切,家人、生命,美其名曰追求,这是无上的忘我放弃,然后说信仰,可人家信邪教的,还公然自焚,甚至带着一家子自焚呢,人家信仰更坚定!

    纨绔子弟好色成性,为了青楼美女,败光祖宗家业,气死父母,然后再活活把自己的身体弄垮,是不是对美色的追求达到了至高无上的忘我境界?

    你们凭什么否定它,凭什么嘲笑他,同样都是在为梦而追求,为了梦的牺牲自我。

    同时包容所有,不是因为你是圣人,而是因为和你没关系。

    “怎样还能去帮别人吗?我们不是在分胜负,而是在战斗。”沈若凡道。

    “好像不是很能,我现在就算掺和进去,也只会给他们添乱。”周怀钰道。

    “那好,冰凰去吧。”沈若凡朝一边冰凰道。

    冰凰一声凤鸣,双翅振动,寒流闪烁,空气都凝结成冰,径直冲入萧如风的狂风当中,凤爪突兀抓下,趁其不备,此刻萧如风和桑登都前所未有的精神专注,两个人内力几乎融合在一起,难以分离,莫说根本没有防备到旁边会有攻击,就算防备,以两个人如今的状态多半也是不行的。

    冰凰一爪一个,两个人全部都被狠狠抓在了手中。

    萧如风知道冰凰倒并未有多么严重的慌乱,一脸淡定神情,而桑登却是脸色大变,极力挣扎,但显然人类天生的物种属性决定了人类的力量难以跟冰凰这种神兽血统的神鸟相比。

    哪怕这个人类是天生神力,经过修炼,可这也仅仅只是保证了他不会受到伤害,至于反击,则是完全不可能的。

    实是无论是禅宗还是密宗,佛家武学始终是缺乏轻灵而重视防御的武学,追求一力破十会,大巧不工。

    被冰凰这么用力的抓住,桑登就只能自保不至于被冰凰抓死,想要反击相差太远。

    “佛祖和我说他身边缺个罗汉,我觉得你很不错,佛祖需要你。”沈若凡飞刀露出,凛然的杀气浓郁。

    桑登眼睛瞪大露出恐惧的神情,他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压力锁定,开口欲说,眼中却只见到一柄飞刀。

    飞刀直没入大脑,桑登最终也步了剑惊风的后尘,毫无声息。

    沈若凡一手按住周怀钰的肩膀:“有点失败呀,两把刀就没力气了。”

    “这才正常,这两人可都是成名多年的江湖高手,只不过现在你和我两个人都是伤兵了。”周怀钰道。

    “所以接下来看戏就好,我们都解决三个了。”沈若凡笑道,抬头朝着冰凰道,“冰凰把萧大哥放下来吧,让萧大哥接着打去。”

    冰凰松开爪子,萧如风直接坠落,当下无奈地运起内劲稳稳落在地上,朝沈若凡两人道:“你们两个就不能稍稍顾及一下我的感觉?”

    “不能。”沈若凡毫不犹豫道。

    周怀钰微微一笑,此刻几乎是大局已定了,四大地级高手,死了三个,剩下那个根本翻不起波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