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您不该坐着

第一百九十四章 您不该坐着

    “眉儿。”沈若凡转头看见周若眉急匆匆赶来的身影,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她来正好。”

    看见沈若凡安然无恙地站在秋老爷子面前,周若眉脸上也露出一丝迷人微笑,和沈若凡目光对视,没有多说,却什么都懂了。

    “爷爷。”周若眉先朝秋老爷子道,长辈礼数不可忘却。

    “没事,不用理会我这老头子,还是你们好好说些话吧。”秋老爷子道。

    周若眉略带羞涩一笑,看着沈若凡道:“还好来得及看你走。”她不说你回来了这样的话,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就又要走了。

    “我是不知道情况已经严重如此,如果知道就不会让人通知你了,而是直接走了。”沈若凡道。

    “幸好,你和我运气都不错,我还能见到你,你也不会扑个空,怀钰他们若是到京城的话十有八九是住在不二庄的一处隐秘分庄,那地方对外并非是我们不二庄的地方,最是隐秘。你去了后,若有盘问什么,只需拿出我以前给你的令牌。”周若眉脸色郑重道。

    “和你在一起,我的运气不会差。”沈若凡笑道,“不过还要你为我完成一个重任,免得太想我。”

    “什么?”

    “替我治好爷爷的腿。”沈若凡道。

    “爷爷的腿?”周若眉没有不礼貌地去看秋老爷子的腿,但心中也有迟疑,残疾了几十年,还能恢复?

    “若凡,我这腿早已废了,还有什么可能?”沈若凡道。

    “常理来说不可能,但如果有回生塑骨膏呢?”沈若凡笑道。

    “回生塑骨膏?传说中可以让任何外伤治愈,无论筋骨有何受损?也无论是否受了何等毒药和气劲伤害的损伤都能恢复。”周若眉惊讶道。

    “早已近乎传说,丹方都已经失传,怎么可能还存在?”秋老爷子也是一脸不信的模样,但素来处变不惊的他此刻双手却紧紧地攥住了椅子把手。

    没有人能明白一个曾经统领整个江湖,无论是武功还是威望都让同一个时代的所有天才甚至老一辈的人黯然无光的英雄少年,在最放肆猖狂的年纪断了双腿,永远只能生活在一个山庄之中,变成甚至连自己的衣食起居都要别人照顾的人的时候,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

    也没有人能明白一个过往的英雄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比剑落败最后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

    从痛苦到习惯最后麻木,秋老爷子这一生对这双腿都不抱什么希望,因为他怕有希望之后绝望更悲哀。

    回生塑骨膏,他也听过,更找过,可最后的结果就是早已失传。

    “爷爷,你忘了我进的是天子峰?所谓失传在鬼谷子这边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他就是源头。他是实实在在的独孤求败,各种意义上的求败,医卜星相,文韬武略等等,都是玩腻了才走。”沈若凡笑道,从怀里拿出回生塑骨膏,“具体如何用,朱襄医典有说过,眉儿应该知道。”

    周若眉将药剂拿来,轻轻闻了闻,面露喜色道:“是回生塑骨膏,那爷爷便能站起来了。”

    “站起来。”连谋逆造反这样的事情都不能让他动容分毫的秋老爷子说这三个字的时候,话语却是带着颤音的。

    “没错,可惜不能为爷爷亲手治了,但爷爷,您能站起来的。您不该永远坐在这轮椅上的。”沈若凡道。

    “一切小心,倘若危险及时抽身即可,天下叛逆将会见到何为临天一剑。而你也会有一把始终庇护你的剑。”秋老爷子看着沈若凡道。

    “那等回来之后,我就安心混吃等死了。”沈若凡微微一笑,吹了声口哨,顿时一声清冷的凤鸣响起,一道黑影落下,鸟头亲近地蹭着沈若凡。

    “乖啦。”沈若凡摸了下冰凰的头。

    “接下来要麻烦你了。”沈若凡摸着冰凰的头。

    “是,主人。”冰凰叫了声,沈若凡也听出来,亲昵的摸着头,“乖啦,知道。”

    冰凰眼里闪过懵懂的表情,我主人怎么听得懂我说话啦?

    沈若凡自是不会解答冰凰的疑惑,一个翻身骑上冰凰,拍了下冰凰脖子,“走,去京城。”

    冰凰双翅一振,登时凌空飞起,直升到高空之中,然后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丫头不用担心,若凡这孩子没那么容易出事,他不是一般人,况且他现在还是异人之身,就算出事,也最多功力受损,还会回来见你。”秋老爷子看着望向天空出神的周若眉。

    “爷爷,不要取笑眉儿了,眉儿这就替你治疗腿伤。”周若眉道。

    “不急,我这腿已经残疾了很多年了,骨头都长好了,现在要治,得先把这些骨头都弄碎了。”秋老爷子手掌一捏,将这些骨头打散。

    “爷爷如果真能治好的话,过程之中痛苦不少,您要忍耐些。”周若眉道。

    “没事,你也太瞧不起老头子,你若能让我感觉到痛楚倒也好,起码这双腿还是我的。”秋老爷子道。

    周若眉闻言也定下心神,权当忘了沈若凡一般,专心为秋老爷子治病。

    秋老爷子感觉到腿上疼痛的感觉,心里却涌现一阵开心,只要能再站起来,什么都是小事。

    所有的荣耀都随着这双腿的残废而终结,连武功也是。

    无论成败,今次若真是宁侯这叛逆登基,君临剑便真试试弑君吧。

    沈若凡骑着冰凰一路朝京城飞去,心中暗道,鬼谷子留下来的设定也太克制了,现在京城处于变革的巨大漩涡当中,所有到那里的人都必须正常行走,无法使用瞬移马车。

    宁侯布置如此精密,司礼监、内阁、六部、锦衣卫、六扇门都已经重重布置,那江湖上必然不会少了,上一次密宗、万象门、慈航静斋的到底是偶然,还是早有准备。

    寒枫、萧大哥虽然都是地级高手,怀钰也差不多是准地级,但前路难料,那一路绝对不安全。

    心中担忧,可偏偏现在京城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竟然连语音通讯都不行,如今真的是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若凡骑着冰凰一路往偏僻无人烟的地方和崇山峻岭飞行,能避免些人,最好还是避免些人好,而且按理来说,他们也该是走这种路的。

    沈若凡飞了段时间后,寻了个地方停下,让冰凰休息休息,自己顺便去找人问些消息,上一次九爷给的丐帮权限还一直没怎么使用呢。

    易容换了副面孔,沈若凡找到城内一个丐帮分舵,询问一些消息,一停一问,问了四个丐帮分舵之后,沈若凡才总算是得到了些消息,说是有七男二女九个人曾经古古怪怪地来过,而且好像还发生过打斗。

    沈若凡风影法运转,一口气跑了三四里路到了他们说的那个地方。

    扫视四周,沈若凡眉头皱紧,这里真的发生过一场打斗,而且激烈十分,四周都布满了血迹,还有些黑色的物质。

    沈若凡走过去闻了闻,眉头皱的更紧,毒,并且不只是一种,像是好几十种蛇毒,难道有人驭蛇攻击?

    面色凝重地观察四周,走到一颗被砍断成两半的树,用手摸着被一剑两断的平面,沈若凡面色更加凝重:“好惊人的剑气,而且不是寒枫的。”

    沈若凡看着四周剑气所留下来的剑痕,脸色表情越发严峻,很显然这时有两名强大的剑客在这里比剑,一个是寒枫,另一个尚且不知,但实力不但不在秋寒枫之下,甚至还犹有过之,剑气凌厉的可怕。

    沈若凡感受着树上犹存的剑气,心中惊讶,到底是哪个成名剑客,能和秋寒枫相争,寒枫也不知道如何。

    沈若凡观察四周,目光忽然停在不远处土地上的半截断剑上。

    沈若凡连忙走去,右手微微有些发颤地将半截断剑拿起,这是寒枫的锋影剑,作为一名剑客,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连剑都断成两截,那寒枫……

    沈若凡拳头握紧,他不敢想下去了,如果再想的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藏剑山庄里的那个老人交代了,让他在承受丧子之痛的同时再承受一次丧孙之痛吗?

    冷静,沈若凡你冷静,没有见到尸体,什么都不算数。

    那些个主角一个个不都是坠落万丈悬崖,每次都必死无疑,结果不都活蹦乱跳赚奇遇的吗?别慌。现在就进京城。

    寒枫不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