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花丛飞盗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自己的轻功

第一百九十二章 自己的轻功

    “网盗惜花恋红尘。嗯,这怎么感觉说的就是我呀。”沈若凡看着七个字自言自语。

    七个字,五十七笔,也就是五十七招吗?

    沈若凡缓缓闭上眼睛,只感觉七个字都在在脑海当中漂浮,然后一笔一划的都变作一个个小人。

    在之后,万里绝尘、提纵术、随风逐流三大轻功的文字也全部都飞了出来,彼此组合,彼此碰撞融合。

    沈若凡闭着双眼,无意识地运转起三大轻功的运劲法门,双腿发力,犹如狂风忽起。

    腾转挪移,竟是一口气跨越群山。

    以沈若凡目前轻功,本是绝无这般造诣的,但此刻他陷入前所未有的奇异状态,就如佛家所说的顿悟。

    陷入一种天地与我合二为一,天地非我,我却是天地的奇妙境界,心中只有那七字,五十七笔,无我无他,唯有武学,唯有轻功。

    便如孔子所说三月不知肉味一般,在他心中,这七字五十七笔就是真理。

    凌空腾起,好似龙卷旋风,在空中留下一个残影,人已经在十丈之外。

    沈若凡一遍遍地走着,将万里绝尘、提纵术、随风逐流,三套轻功一一施展,然后一一凝练,再然后删减,去芜存菁。

    沈若凡嘴角微微扬起,置身天地之中,与风为伴,感觉前所未有的自由,肆意而猖狂。

    他有三套轻功,但三套轻功彼此之间可谓毫无联系,不在意系统之内,只是三套武功,沈若凡平日使用,虽并无关系,但终究有些许妨碍。

    万里绝尘、提纵术倒还好,可随风逐流却渐渐有些不和他的战斗作风了。

    随风逐流随着对手姿态顺势而动,以最小付出实现最大收获,类似太极的借力打力,后发先至,但这渐渐不符合沈若凡先发制人的风格,初时还显现不出来,如今沈若凡武功越来越高,弊端也就渐渐暴露,如今恰是最好的机会。

    沈若凡深吸一口,身影暴进,当真好似一阵风啸而过。

    直线的速度,上下的提纵,平面的挪动,沈若凡都一一用风的形式表现出来,将三种武功的精髓提炼在风中。

    沈若凡自名风盗,他在沈家之名,也名傲风,风才是他最喜欢的。

    我名风盗,我自翱翔。

    沈若凡双眼睁开,一口气直越数丈之隔,此地虽山高峰险,却是个修炼轻功的绝佳好地方。

    鬼谷子特意虚构出一个如此的空间,未尝没有留下来给沈若凡练功之意,沈若凡心中感激鬼谷子,更觉自己不能对不起他这番好意,更加认真方是。

    此间,不曾有日夜之分,沈若凡也不会饥饿,故而,如获至宝的沈若凡便像是个毫不不疲惫的机器一样一遍又一遍地修炼轻功,若非自己满意,决不罢休。

    蔡琰、卫仲道两人感觉鬼谷子的消失,两人目光对视,凌空踏步,通知消失在原地。

    一直在外等候的武林各大门派均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地动山摇,面色具带诧异惊慌,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情况之下,整座天子峰忽然全部沉入地下,最后消失,一众武林高手心中震撼,面面相觑。

    长达数百年的天子峰,就这么消失了。

    虚叶道长和通玄方丈两人目光对视,均有思量商榷之意,藏剑不在,武林以他们武当少林为尊,如今天子峰骤然沉没,那进入其中的弟子如何?

    众人正担心着忽见着之前进入山峰中的众人纷纷出现,心中方才大大松了口气。

    朱睿朱哲两兄弟也总算团圆,两人具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显然都各有收获。

    只是两人扫了眼四周,却露出奇怪的表情,怎么才十五天时间,任东流几个就消失了?

    这就不管事啦?

    两兄弟对视一眼,默默缩着脖子,低着身子,开溜。

    只不过才走了几步,面前就多了座大山一样的东西,两兄弟抬起头,朱睿露出一个微笑道:“阿山,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抓你们,连我都骗过去了,你们两个。”周若眉走过来道。

    “嫂子,在里面凡哥都揍我一顿了,你要罚,罚阿哲,他还没被教训过。”朱睿毫不犹豫地出卖自家弟弟,弟弟不用来出卖,白养吗?

    “哥?”朱哲瞪大眼睛,你怎么能这么无耻呢?

    “向师长学习。”朱睿好似看穿了朱哲的内心活动,淡淡道。

    “哥,我会把这话告诉师兄的。”朱哲看着朱睿道。

    “嫂子,我和你说说关于师兄在里面的事情吧。”朱睿忽然笑眯眯道,斜着看了朱哲一眼,小样儿和我斗,有嫂子在,害怕师兄什么的,不存在的,绝对不存在的。

    周若眉看着朱睿两兄弟斗法心中亦是好笑,目光向人群中看去,见着了自家弟弟略微宽心,但本也不如何担心,以周怀钰的武功,武林之中能伤他的人太少,只是目光扫视竟未发现沈若凡踪迹,心中隐忧,关切问道:“若凡呢。”

    “师兄?对啊,师兄呢?”朱睿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

    周若眉越过两人,去问消息,她不信沈若凡有关系,这几日她丝毫没有心神不宁的感觉,沧海月明珠将她和沈若凡两个人连在了一处,平日倒罢,生死之间却有感受,这几日她感觉沈若凡有崩溃,但更玩得嗨。

    “这就出来了,人家还想和寒枫多闯一些关的。”月姬妩媚如妖地看着秋寒枫。

    “正邪不两立,出了天子峰,你我再见,便是敌人。”秋寒枫脸色淡漠道。

    “既然不两立,你为什么在里面救我?”月姬眼神戏谑地看着秋寒枫。

    “见死不救,非正道所为。”秋寒枫道。

    “所以人家下次出事,你还会救我咯?”月姬笑意盈盈道。

    秋寒枫眼神冷淡地看了眼月姬,拿着剑就朝冯九歌几人走去。

    月姬见状不但没有被拒绝的冷淡,反而吃吃发笑,像是偷了东西的小狐狸,眼睛笑得好似弯弯月牙,看着一边的萧如风道:“萧大哥,谢谢你了。”

    萧如风起初一脸诧异,随即脸色发黑,他懂了,但其实并不想懂。

    无外乎感谢他娶了秦婉容,搅黄了秦婉容和秋寒枫的婚事,然后让秋寒枫还单着。

    “李剑南,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血影门血妖女一脸杀气地看着李剑南、梁书航、段立人、郭惜香四个人,显然在里面吃了不小的亏。

    “恭候大驾。”李剑南随意道。

    “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郭惜香也不屑道。

    一众武林门派在天子峰内都有不少恩怨,若是死绝了倒也罢了,但却有不少都是两败俱伤但没同归于尽的一起出来了,梁子算是结下了,而且估计还会越结越大。

    与此同时,风云阁中,墨如雪和白如砚两个人都沉沉地松了口气,但面色依旧凝重。